中的爱情叙事,深耕细作在现实主义的泥土

电视剧《国民大生活》剧照

近期播出完毕的电视剧《国民大生活》,是编剧王丽萍的又一部现实题材力作。这部贴近生活的原创都市剧,以温暖欢乐的基调,展现了平凡人“大生活下的小日子”,不仅主题向上、导向积极,演绎风格更春风化雨,具有温暖人心的主旋律质感。《国民大生活》通过演绎平凡人物众生相,最终将生活的小舞台汇聚起来,组成了当下老百姓的大生活。《国民大生活》围绕王舒望和陆露的情感线索,串联起爱情、友情、亲情等人之常情,挖掘生活中的真善美,用幽默的力量转化现实中残忍的一面,温暖中让人会心一笑,在时代中体察人心,予人积极向上的力量。在《国民大生活》中,编剧以接地气、全景式的手法,塑造生活的群像,呈现当下都市人生活的日常。

电视剧《国民大生活》剧照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近期,家庭生活剧 《国民大生活》
凭借其社会接受度较高的题材、自带话题的演员、浪漫唯美的爱情和曲折离奇的剧情,在电视和网络上掀起热播和热议。家庭生活剧向来是一种观众喜闻乐见的电视剧类型,在电视剧产业飞速发展的当下,这一类型的电视剧如何利用好自身优势,赢得播放量和口碑的双丰收?
《国民大生活》 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分析样本。

龙八国际,生活;王丽萍;编剧;电视剧;国民;题材;婚姻;王舒望;陆露;媳妇

近日在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播出的现实题材大剧《国民大生活》可谓是当下舆论的话题焦点。该剧由金牌编剧王丽萍联手著名导演夏晓昀打造,实力派青年演员郑恺、袁姗姗、朱孝天等倾情演绎,讲述了北京小爷王舒望与上海编剧陆露的都市爱情故事。编剧王丽萍以细腻又不失风趣的手法向观众展示了85后年轻一代的生活图景,引发了青年一代的热烈讨论。

———编者

近期播出完毕的电视剧《国民大生活》,是编剧王丽萍的又一部现实题材力作。这部贴近生活的原创都市剧,以温暖欢乐的基调,展现了平凡人“大生活下的小日子”,不仅主题向上、导向积极,演绎风格更春风化雨,具有温暖人心的主旋律质感。

该剧的男女主角王舒望和陆露相识于泰国。两人因一连串阴差阳错的误会和意外,被与世隔绝了七天。在这七天中,两人从相识、相知到决定结婚。然而,回国之后,他们的感情却遭到了来自双方家庭和现实生活的严峻考验。面对压力,二人虽然偶有争执和不理解,但始终愿意磨合调整。王舒望和陆露的爱情是从奋不顾身开始的,但他们并不是一时兴起、贪图新鲜。为了共同的未来,他们努力地去闯、去拼,不仅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赢得了个人发展的美好前程,也在相处过程中成了亲密无间的好友、互相扶持的亲人。这和当下很多85后甚至90后的爱情观十分契合。

电视剧《国民大生活》是顶着一系列闪光点登上荧屏的。有擅长都市情感题材的编剧王丽萍操刀,有正当红的演员郑凯、袁姗姗出演男女一号,又是最有魅力的大都市的双城爱情故事,所有这一切都大大增加了人们的心理预期值。

“坚持现实主义题材永远不会错,任何时候挖掘身边普通人生活中的真善美永远不过时。”深耕现实题材创作多年的王丽萍这样表示。从《婆婆媳妇小姑》到《媳妇的美好时代》,从《保姆》到《我家的春秋冬夏》,她创作的电视剧作品从不同侧面展现了当下中国社会的人情百态,在丰盈的烟火气里触摸到生活原本的模样。

除了积极乐观的情感观念,这部电视剧还为观众展示了奋发向上的人生观、价值观。王舒望和陆露都是肯为梦想而努力奋斗的年轻人。陆露是一名编剧,她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从默默无闻的幕后枪手逐渐成长为有自己独立作品的电视人。这一路遭遇了各种挫折和艰辛,但是不论有多苦多难,她从来没想过放弃。王舒望为了爱情将陶瓷店从北京搬到上海,自己也从一个闲适的北京小爷转变成了一名瓷器设计师。他虽然向往田园式的恬淡生活,但在对待制作瓷器这件事情上却从不懈怠,始终精益求精。陆露在王舒望身上学会了什么叫作匠人精神,而王舒望也因他们这份感情迸发出了无数美妙的艺术灵感,制作出了精美的瓷器,甚至得到了国内外艺术家们的认可。不仅是男女主角,剧中出现的每一位年轻人角色都有自己的梦想,并且始终如一地为这些梦想努力拼搏着。这些人物形象心中有目标,所以生活中的每一天都令人期待。这种积极进取的氛围也感染了观众,鼓舞着人们趁着拥有大把的美好时光加倍努力、勇于拼搏。

诚然,该剧播出之后,有观众提出巧合太多,故事轻浅,表演过火,结尾处为了增加戏剧性故意让女主“作”了一番,有违生活逻辑。这些看法我都认同。但是,在我看来,该剧最可贵之处是它聚焦年轻人的爱情和成长这个永远也不会枯竭的话题,为荧屏贡献了又一个生动独特的爱情故事。从该剧的爱情叙事里,我们仿佛和剧中人一起,上了一堂生动的爱情课,并且在最终获得了爱情证书。

《国民大生活》以王舒望和陆露代表的“85后”年轻人为主人公。这部剧凝聚现实话题,贴近生活本真,与时俱进地进行角色设置和剧情演绎,让执着于享受当下、过田园生活的王舒望与执着于事业有成、渴望成功的编剧陆露形成一种对照。两种截然不同但又相当典型的生活态度,在艺术上形成一种张力,通过少数人的欢乐与哀愁,折射社会大群体的生活心态。如鲁迅所讲,“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国民大生活》通过演绎平凡人物众生相,最终将生活的小舞台汇聚起来,组成了当下老百姓的大生活。

在剧中,每一个人物都真实、鲜活、努力、热情,认真生活的姿态令人艳羡,给青年观众带来昂扬向上的精神力量,让大家在观看电视剧作品的过程中感悟生活,体味人生。正如该剧始终贯穿着的主题,认真而乐观地生活,才会被生活善待,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因此,观众们在为荧屏上他人的生活喝彩的同时,更应该为荧屏外自己的生活加倍努力。

该剧讲述的核心话题是如何在爱情中成长。爱情,原本就是一种神奇的相遇,然而爱情最终要落到实处、走向婚姻,王舒望和陆露也就从云端落到了地面。围绕这一点,剧中细腻传神地表现了王舒望和陆露从最开始的强烈吸引到逐渐了解、包容、接受双方的差异(饮食上、南北地域上、生活习惯等等)的过程,生动展示了两个人的爱情是如何从动心走向贴心,即从强烈的吸引到心心相印。爱情是最个人化的,也是独特的,这一份爱情里没有荧屏泛滥已久的霸道总裁和灰姑娘,只有两个普通却又个性十足的都市年轻人的真情实感。

王丽萍的作品往往是在平凡细碎的家长里短中体现生活的温暖与智慧。《国民大生活》围绕王舒望和陆露的情感线索,串联起爱情、友情、亲情等人之常情,挖掘生活中的真善美,用幽默的力量转化现实中残忍的一面,温暖中让人会心一笑,在时代中体察人心,予人积极向上的力量。

其次,作品的爱情叙事还生动地表现了这两个年轻人如何在爱情中经受考验、克服阻碍与困难,最终走向精神情感的高度契合。从爱情走向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结合,还是两个家庭的联结,婚姻一向是公私领域的交叉地带,婚恋故事总是或多或少地折射一个时代的社会、家庭以及人与人的关系。在剧中,这些阻碍来自于两边的家庭成员,一边是讲究多、爱挑剔的母亲大人,一边是异父异母的长姐;还有来自两人的工作、生活圈子的强烈干扰。在这方面,作品中的很多段落处理得比较火爆,有明星男演员的热烈追求,也有闺蜜的横刀夺爱。编剧为两人的爱情设置了如此高的阻碍,目的是表现超越阻碍的可贵努力,以及两人的挚爱深情。爱情是一种心甘情愿的选择,选择的同时,也暗含着另一种放弃,而放弃总是伴随着漠视甚至歧视———尽管从经济学的原理来看,这种歧视其实是中性的。但爱情的选择总是给人以信心和甜蜜,放弃、拒绝则带来的总是不可避免的伤害甚至是因爱而恨,就像剧中马丝丝表现的那样。这也是爱情叙事的魅力所在,它自带戏剧张力,也是表现情感浓度力度的需要。

鲁迅先生说,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浪漫的人生、美满的姻缘、难忘的邂逅,总是包含了无限的烦恼。王舒望与陆露的婚姻源于一次异国恋,偶然的邂逅看起来浪漫,但,再美满的婚姻也多多少少面临生活的苦痛。何况这对年轻人对现代生活有着相去甚远的理解,一个小富即安,一个野心勃勃,大到人生选择、人生理想,小到一碗豆汁儿、一顿西餐,都成为剧中男女主角的考验。这样的地域差异、人生差异,顺着爱情的藤蔓,从两个人蔓延到两个家庭,最终辐射整个社会形态。

再次,爱情不仅要克服困难,同时还是一个大课堂、是年轻人成长的催化剂。剧中,王舒望和陆露在爱情中不断成长、成熟,两人既不断体会着爱情的甘美甜蜜,也肆无忌惮地吵闹,这或许也是年轻人爱情的一种特权吧。和另一半的结合,往往决定着一个人的人生面貌、格局和命运,也在很大的程度上影响、决定着年轻人的三观,《两性哲学》是一本书,但同时更是一本生活的大书。该剧细腻地表现了两个年轻人不断地分手、又不断地和好,如此逐渐磨合、学会相处、共同成长。如第28集里,两人感情再次出现危机,王舒望在门外倾诉心声“……无论怎样,我还是要感谢你,让我的生活像烟花一样,喷射出无数的火球,在空中炸裂、散开,留下五彩斑烂的光芒。尽管一切最终都会消散,但烟花留下的滚烫的烙印,却留在了我的心里,让我知道我的血是热的,证明我来过、爱过。”

编剧设置了这样的矛盾,也在努力去解答这样的问题。在追求事业的时候如何兼顾爱情与家庭,双城生活是否会破坏婚姻基础,张扬个性的年轻人如何在婚姻中和谐相处……诸多看似琐碎和平凡的小细节,不仅向当下年轻人提出问题,更尝试进行正向引导。对读着爱情童话成长起来的“85后”们来说,婚姻走向“一地鸡毛”令人难以接受,创作者建设性地给出“把节奏放慢,让鸡毛飞得慢一点”的建议,努力挖掘平凡小事的温情与美好,启示观众换个角度看待生活。这部剧启示人们:小而可期待的美好,才是构筑社会大美好生活的细胞和基础。

最后,恰如马克思所说的,在对待爱情的态度上能够体现一个人的全部道德风貌。如何对待爱人是能够见一个人的性格性情、风度修养和人品人性的。剧中王舒望对爱情专一执着、为人慷慨大气,这是他们能够最终修成正果的重要因素。陆露虽然有些任性,会有所谓的“作”,毛病不少,但心地善良,闺蜜马丝丝处心积虑抢她的男朋友,死缠烂打,极为过分。但当她获知丝丝生病后,还是义务反顾地和舒望一起去照顾丝丝,这份善良和心胸是难能可贵的,也是两个年轻人彼此吸引、走到一起的人格人品基础。丝丝的作、病态,在恋爱中的疯狂行为,看似非理性、很出格,但其实正是当下年轻人中某些极端人格的表现,这是有一定的代表性的。

当然,一部优秀的艺术作品,离不开对生活群像的构筑。在《国民大生活》中,编剧以接地气、全景式的手法,塑造生活的群像,呈现当下都市人生活的日常。剧中角色不仅能在生活中找到原型,其喜怒哀乐也与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有着属于自己的美丽和哀愁。不同的是,在全剧积极向上的底色下,男女主人公无论遭遇如何,总能鼓起勇气,以不忘初心的生活态度迎接挑战,在现实与理想的碰撞中传递正能量和主流价值观,呈现一股强劲的“美好力”!

作品定名为《国民大生活》。“大”在剧中一是有大都市、大风尚之意,作品表现的是当下都市年轻人的时尚生活———去泰国冥想、禅修,烧陶瓷、编剧一族、经营时尚服装店、做动漫公司等等,这些“80后”“90后”年轻人的生活对同龄观众会更具吸引力。当然,他们是比较幸运的一群人,家里有老房子,不愁钱,可以出国旅行,打着“飞的”追心上人。同时,创作者借陆露之口,融入了自己对生活的多种感悟,无疑增加了这种小中见“大”的韵味。对于在当下大都市年青一代中局部流行的实用主义婚恋观,该剧虽然只是一笔带过,但也表明了自己鲜明的态度。

“美好力”正是王丽萍作品的一贯风格。她在采访中表示,这个世界让人感动的常常是最平凡的小事,如果每个人都能将“大时代”的“小生活”过好,那就将构筑起“国民好生活”。

另外,这个“大”也暗含着创作者努力拓展生活辐射面的意味。作品的重心虽然是表现年轻人的爱情生活,但剧作家有意识地融入了当下演艺圈的一些情形,包括不良现象,这样就使得作品的表现内容相对一般纯粹家长里短、柴米油盐的同类电视剧,具有了较多的社会信息量,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也正是在如此丰富的背景衬托之下,该剧对于年轻人爱情生活的展现,有了更实在的生活质感。

这种“美好力”,也让王丽萍的剧作在海外拥有广泛的观众缘。《媳妇的美好时代》在非洲热播,《生活启示录》在蒙古播出后打败韩剧拿下收视冠军,《大好时光》在日本播出……她的一系列现实题材电视剧在国外受到欢迎,正是因为展现了中国人真实又美好的当代生活。这对此前了解中国的外国人,是一种认知的更新;对不了解中国的外国人,是一种真实面貌的普及。《婆婆媳妇小姑》里,城乡差异明显存在;到了《媳妇的美好时代》,农村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国民大生活》里,王舒梦对农村充满了诗意的想象……小人物、平凡小事的背后反映的是中国的变化和发展。王丽萍的作品看似没有宏大叙事,却始终没有脱离这个火热的大时代。

(作者为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运与国运相牵,文脉与国脉相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新时代,如何以高度的文化自信,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是我们每一位电视工作者乃至文化工作者肩负的历史责任。期待更多优秀的中国电视剧走出去,把当代中国风貌和积极进取的价值观传播到全世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现代文学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