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2015华夏曲艺,仍在边缘

图片 1

处于“边缘”位置的曲艺,尽管时不时地会在娱乐话题中露露脸,却多半又与真正的曲艺无关。2017年的曲艺,有声有色亦有喜有忧,曲艺发展“不平衡”与“不充分”的矛盾依然突出,亟待曲艺人躬身自省奋发图强,也期盼全社会的支持与关注。

图片 2

相声剧《子曰》

作为排头兵的相声

姜昆“说”相声专场演出

长子鼓书《腊月天儿》

图片 3

鼓书《古城暗战》

相声《新虎口遐想》

相声剧《子曰》供图/田耘社

苏州弹词《徐悲鸿》

2017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意见》从建设社会主义强国、增强国家软实力,进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高度,阐述了保护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性。
10月份在北京隆重召开的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坚定文化自信成为文化建设内容中的关键词,十九大报告提出了新时代文化建设的基本方略。

曲艺的所有曲种当中,相声始终当仁不让算是“排头兵”,以至于一般人常有“曲艺即相声”的误读。相声人,相声事,电视里网络上时常照面,无非是娱乐大潮中溅起的浪花点点,唯独关于相声本身,众人皆怀“恨铁不成钢”之心态。

曲艺是一个品类庞杂的艺术门类。全国56个民族,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国土,分布着包含说书、唱曲和谐趣等至少500个以上的各类曲种。在信息掌握难以周全、资讯占有极为有限的情况下,要对2016年度中国曲艺的整体发展作出总结与研判,实在非常困难。但窥斑见豹,根据所能了解到的资料,对包括创作表演和交流传播在内的主要状况,进行扫描和梳理,并参照以往发展的基础和应当具备的要素,尽可能客观地进行评价,对于总结经验、砥砺前行,推动走向更加健康的持续发展,也有一定的价值与意义。

艺艺术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之一,自然也是此传承发展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本年度中国曲艺整体的创演活动,在贯彻落实政府层面的相关政策、主管部门的大力扶持和广大曲艺从业者的积极实践中,开展得有声有色,丰富多彩。

2017年年初,老将出马演绎的两段相声引起关注——《新虎口遐想》(姜昆、戴志诚,央视春晚)和《躲不开》(刘俊杰、张尧,天津台春晚),可以说,这是两段并不新潮的传统相声,是对当前众多脱口秀式的、主题涣散、毫无章法的“伪相声”以及不痛不痒的电视相声的一次拨乱反正。重拾讽刺的利器,藉由凡人琐事引发关于生活世相、人情世故的多重思考,“沉沦”已久的相声终于为自己挽回了些许颜面。也因此,业内外就如何坚守相声创演的艺术规律、保持曲艺艺术的说唱传统等议题展开了讨论。“关注社会生活,回应大众呼声”,有着“饱满的精气神和喜剧性幽默”,成为各方共识。

赛事评奖较为集中,活动成色有待提升

相声仍是曲艺的“排头兵”

不过真正想出段好相声却并不容易。相声队伍逐渐壮大,各方也为此搭建了诸多平台。这一年,青年相声人才的频频亮相令曲艺舞台青春洋溢。“马季杯”首届全国大学生相声展演、第八届天津相声节、第八届北京青年相声节等活动集中展示了青年相声队伍的进步与风采;非京津地区举办的如第九届“西岗杯”全国相声新人新作推选活动,“笑动魔都”大世界全国中青年相声文化艺术节等活动,亦各有亮点。相声《假如没有这条路》《名扬天下》《梦想清单》《微微一信》等本年度出现的作品立意新颖、表演清新,是当代年轻人在相声传承与创新方面的努力与探索。

2016年是中国曲艺界具有品牌效应的重大比赛与评奖活动较为集中的年份。由中央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和全国性行业组织举办的专业赛事与评奖,包括文化部主办的第十七届全国“群星奖”曲艺类节目评比,和中国文联与中国曲协主办的第九届中国曲艺“牡丹奖”评选,是本年度最为重要的比赛与评奖活动,也是观察本年度曲艺创演成就和发展状况的主要窗口。

2017年的央视春晚中姜昆以花甲之年再登春晚舞台,与戴志诚合说了一段《新虎口遐想》,反响格外强烈。这段相声既承袭了30年前的经典相声《虎口遐想》的讽刺批判精神,又具有较强的时代气息,反映出创作者对“相声与时代”这一命题的深度挖掘和艺术创作的自觉。同样是荒诞的前提,但关涉现实的力度和深度则有所深入。与此同时,由刘俊杰、张尧在天津电视台春晚节目中表演的相声《躲不开》,由凡人琐事引发人们关于生活世象人情世故的多重思考,亦受到观众和专家的一致好评。两段相声的共同点是:以严谨的创作态度,遵循相声独有的创作手法,讲究起承转合,注重情绪节奏,有人物的心理进程和性格脉络,不随意堆砌网络语汇,不任意游离于主题之外。换句话说,这是并不“新潮”的“传统”相声,是对当前众多脱口秀式的、主题涣散、毫无章法的“伪相声”的一次拨乱反正。

历经市场的淘洗,各地的相声小剧场在本年度呈现出新的态势,除了日常性的业务演出,还纷纷排演相声剧,如上海田耘社的《子曰》,天津谦祥益文苑的《后台之何去何从》等。嘻哈包袱铺和德云社分别拍摄大电影《兄弟,别闹》和《我要幸福》。

“群星奖”虽然范畴属于群众文艺且性质为业余创演,但在许多曲艺表演团体因改革转制而实际走向解散的氛围下,一些转入各地文化馆系统而被储存起来并主要开展公共文化服务的专业曲艺创演人才,事实上充实和拉升了基层群文曲艺创演的专业水平。再加上政府近年来对于公共文化服务工作和群众文艺创演活动的强力投入,使得原本属业余性质的群文曲艺创演,实际上具有很强的专业水准。特别是本届“群星奖”的评选,属于中央巡视和文艺评奖制度改革后举行的第一次评奖,奖项数量较之以往被大幅度压缩,入围节目的甄选标准因而更加严格。经过半年多时间初赛和复赛的层层筛选,拿到10月份赴西安参加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的门票即入围本届“群星奖”曲艺门类决赛的节目,全国只剩下21个。最终有5个节目即京韵大鼓《丰碑》、淮河琴书《“轧”狗风波》、快板书《羊续悬鱼》、谐剧《一分不能少》和故事《军婚药方》获奖。

因此,春晚之后,结合这两段新相声所引起的轰动效应,业内外就如何坚守相声创演的艺术规律、保持曲艺艺术的说唱传统等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人们欢迎《新虎口遐想》这样的讽刺相声,关注社会生活,回应大众呼声,不避锋芒,敢说敢讲,有着饱满的精气神和喜剧性幽默,令人捧腹之余还有所回味。而针对当前一种将传统经典作品碎片化处理的趋势,有学者直言:“相声从哪来的,必须还要回到哪去。”“经典的传统相声段子也是传统文化的精髓所在。我们不能将它们遗弃或者推到边缘化,令其逐步消失在舞台上”。

冷热不均的曲艺

第九届中国曲艺“牡丹奖”也是严格落实全国性文艺评奖改革要求之后的第一次评奖。奖项设置从原有的6个缩减为4个。评奖活动历时半年,最终评出节目奖5个:中篇苏州弹词《牵手》、山东快书小品《都是“考”官惹的祸》、杭州摊簧《美丽的红马甲》、四川盘子《心如莲》、中篇苏州弹词《徐悲鸿》;表演奖6人:马伟、郭玉麟、吴文、刘引红、陈春兰、陈梅生;新人奖5人:师亚峰、李国靖、王声、程露影、陈祥平;文学奖4个:数来宝《第三者》、锦歌《凌波情》、四川清音《莲花开》、小品《一碗长寿面》。同时,为褒扬老一辈曲艺家为曲艺事业作出的突出贡献,在取消原有“终身成就奖”的同时,特别授予了北京相声艺术家陈涌泉和温州鼓词艺术家阮世池二位老曲艺家“中国文联终身成就曲艺艺术家”荣誉称号。

2017年5月24日,举世瞩目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隆重召开,就在论坛开幕式的致辞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到在北京能够欣赏到“中国传统的京剧和相声”。这是“相声”两个字头一次出现在如此高规格的正式国际场合,令所有曲艺人欢欣鼓舞群情振奋。首都曲艺界的部分代表随即召开了以“传播正能量,说好新相声”为主题的座谈会,并结合当前曲艺艺术尤其是相声的发展现状,建言献策。

图片 4

可以肯定的是,上述两个全国性的权威比赛和评奖,极大地调动了业界的创演热情,也推出了一批较为优秀的人才与作品。特别是奖项的压缩和标准的提升,对于矫正一个时期以来比较浮躁的创演心态,强化德艺双馨的发展导向,发挥了明显的引领作用。比如“群星奖”的评选,无论在曲种的多样性与题材的丰富性,还是艺术的专业性和思想的导向性方面,都有较大的推进。反映出基层群文曲艺工作者在创演实践中的文化自觉和艺术自信都在不断增强,能够较好地把握曲艺的本体特征并正确运用曲艺的创演规律。同时善于将地域文化、时代色彩与当代审美较好地统一起来,从而为群众曲艺创演和公共文化服务提供示范也作出贡献;又如“牡丹奖”的评选,不仅通过分赛区的同台竞技增强了业界的专业交流,而且通过对于评选标准的艺德引入强化了行业发展的伦理导向。从获奖情况去看,表演奖尤其是新人奖的杠杆作用发挥得较为明显,相当一批年轻演员藉此趋于成熟也获得业界认可,极大充盈了专业曲艺创演的人才队伍。

可以说,由相声创演的得失进而引发的关于曲艺艺术如何更好地传承与发展的议题这些年一直不曾中断过,而青年相声人才的频频亮相则为此议题提供了生动的注脚。

吴新伯表演苏州评话摄影/祖忠人

但也必须承认,即便是这些较为权威的赛事与评奖,也存在并暴露出一些遗憾及不足。比如“群星奖”的部分参评节目,存在着宣传痕迹较重的标语口号式倾向,有些节目在编排上过于倚重电声配器的音乐伴奏,个别节目甚至有着“歌舞化”和“戏剧化”的痕迹,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曲艺作为“演员以本色身份采用口头语言‘说唱’叙述”式表演的本质特征;又如“牡丹奖”继续将不属曲艺的“小品”纳入了评选范围,重视短小节目的投注而忽视长篇节目的参与,且在压缩奖项时取消了“理论奖”的设置,显然是对曲艺本体的不够重视和理论工作的相对忽视,不利于曲艺事业全面健康的持续发展,需要在未来的工作实践中继续加以改进和完善。

“马季杯”首届全国大学生相声展演9月在天津宝坻成功举办,为打造校园文化,推进曲艺艺术进入高等教育体系营造了浓厚氛围;始终以“传承与创新”为核心主题的第八届天津相声节于9月20日至25日在天津谦祥益文苑如期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民营相声团队联合部分国有大型院团共百余名相声演员欢聚一堂,交流展演,集中展示了青年相声队伍一年来的进步与风采;已经成功举办了八届的北京青年相声节11月汇聚了来自12个省区市的34对相声演员,通过比赛、展演、培训、下基层慰问演出等多种形式,大家相互交流切磋相声创演的心得体会,聆听专家评委的现场指导,名师高徒专场演出、网络现场直播以及相声小剧场负责人研讨会等活动令本届相声节更为引人关注。此外,非京津地区举办的如9月大连的第九届“西岗杯”全国相声新人新作推选活动、10月—12月上海的“笑动魔都”大世界全国中青年相声文化艺术节等活动,亦在青年观众群体中引起热议,促进了南北曲艺的交流与交融,为青年相声人才提供了更多展示的舞台。相声《假如没有这条路》《名扬天下》《梦想清单》《微微一信》等本年度涌现出的优秀作品立意新颖、表演清新,体现出当代青年在相声传承与创新方面的努力与探索。

2017年曲艺展演活动频繁,据不完全统计,由中国曲协主办或由各地曲协与文化主管部门联合主办的演出林林总总约有数十项之多,综合性的、跨地区的、主题性的,从中既可管窥当前曲艺发展现状,亦可发现长期存在的一些误区和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改善。比如有的节目语言过于直白,只是简单地图解政治,堆砌标语口号,虽然起到了一定的宣传教育作用,但缺乏艺术性表达;有的节目则存在过度创新的倾向,歌舞化、戏剧化、舞美化的痕迹较重,这种脱离曲艺本体特征的盲目创新,从本质上说也是缺乏文化自信、艺术自信的表现。

交流传播趋向活跃,曲本创作依然贫弱

全国性展演的示范作用

由文化部、福建省政府主办的全国曲艺、木偶剧、皮影戏优秀剧(节)目展演当属本年度的重头戏。可以说,参加展演的60个曲艺节目,基本上反映了近些年曲艺创演的整体实力,例如长子鼓书《腊月天儿》,唱腔朴实,语言接地气;关中曲子《沙海情话》的浪漫主义文学创作手法,苏州弹词《一串河豚籽》《西厢·回柬》中双声部的音乐处理手法等,都令人称道。但其中仍有个别节目存在着诸如“‘音乐化’创作、‘戏剧化’创作、‘方言’的去留”等关于“曲艺本体的保留与改进”的争议。

举办各类性质的交流和展演活动,是当今曲艺界进行专业交流与艺术展示的主要方式。2016年度范围较大和层级较高的曲艺交流和展演活动,有5月在安徽合肥举行的第四届“包公杯”反腐倡廉曲艺作品征集及展演、7月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举行的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曲艺展演、7月在北京启动的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故事汇”基层巡演、8月在福建福州举行的第七届全国少儿曲艺展演和10月在河北河间举行的第三届“中国河间·西河大鼓书会”等;为庆祝一些特殊的时间节点而举办的专业展演活动,影响较大的有中国文联和中国曲协于6月间在北京民族宫大剧院举办的“向党汇报”——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优秀曲艺节目展演,以及全国各地举办的一些庆祝长征胜利80周年的曲艺展演等。

2017年11月10日-15日,由文化部、福建省人民政府主办的全国曲艺、木偶剧、皮影戏优秀剧目展演在福建晋江举办,其中经过认真遴选,有60个曲艺节目参加了展演。如此高规格的集中展演,在整个曲艺行业内亦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既是业内人士相互切磋、竞技交流的舞台,同时也为老百姓提供了集中欣赏优秀曲艺作品的难得机会,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次展演活动将会在行业内起到一定的示范作用。

创演活动的“冷热不均”主要表现在不同地区不同曲种的发展现状上。不难看到,既有相声、快板书这些易于普及的曲种在全国各地生根开花,也有一些地域性较强的濒危曲种由于鲜有人问津而几乎自生自灭。

而日常性的曲艺创演及交流活动,则以相声较为活跃,尤以体制外的民营班社积极参与。除了9月举办的第七届天津相声节、11月在北京举办的第七届北京青年相声节和2015年开始启动并在本年度也于海内外演出多场的《姜昆“说”相声》专场演出等,许多各地民营班社的曲艺创演和交流,也在本年度出现了不小的热潮且各具特色。比如第七届天津相声节继续将相声艺术作为丰富天津旅游文化的重要内涵加以强化,已然成为天津文化旅游的主要品牌。而本届天津相声节以连续四天四场、每场持续8小时计时收费的演出方式,聚拢起全国25个省、市、自治区50个演出团体的150余位演员参与,并使表演的曲种由相声扩展到了天津快板、北京评书、山东快书、四川评书、四川金钱板和双簧等等,形成了以相声为主而拉动其他曲种共同参与的联动效应。同时,其由天津谦祥益文苑出面承办的民营公助运营模式,以及兼顾公益性慰问演出的活动导向,使得交流展演的社会效益空前释放,受到了市民群众的普遍欢迎。再如北京青年相声节以青年演员的参与为主要特色,以“相声新作品比赛”为核心内容,将推出新人新作作为根本目的,立足北京,面向全国,增进了全国范围特别是民营相声班社之间的艺术交流,也推动了相声新人和新作的涌现。又如4月中旬在江苏南通举办的全国首届“通州杯”曲艺小剧场新作展演和11月由谦祥益天津相声俱乐部发起并联合各地民营相声团体推出的“相声大格局,全国皆阵地”合作演出举措,一方面昭示出民营相声团体在整个曲艺发展大格局中正发挥着越来越积极主动的重要作用,另一方面也预示着相声小剧场的发展经过近10年的优胜劣汰和大浪淘沙正逐渐走向正轨。其中的西安青曲社、上海田耘社、成都哈哈曲艺社、重庆逗乐坊等京津以外地区的相声团体,在各自呈现出本土化、市场化、偶像化经营发展特点的同时,也为整个曲艺事业在市场经济时代的发展进行了有益的探索。而像相声老将姜昆领衔的专题晚会《姜昆“说”相声》国内外巡演,至本年度不仅足迹遍布北京、上海、郑州、深圳、张家港、连云港、福州、沈阳以及温哥华、洛杉矶、拉斯维加斯、奥克兰、墨尔本等全球多个城市,而且通过讲述社会变迁、慨叹时代发展,推出了《新虎口遐想》等思考当今人生百味的新作品,引起了较强的思想共鸣,反映出姜昆对“相声与时代”审美命题的深度关切。

一段时期以来,曲艺创演活动中存在的一些误区和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善。比如有的节目语言过于直白,只是简单地图解政治,堆砌标语口号,虽然起到了一定的宣传教育作用,但缺乏艺术性的表达;有的节目则存在着过度创新的倾向,歌舞化、戏剧化、舞美化的痕迹较重,这些所谓的“创新”,不仅没有展示出曲艺艺术所具有的特点和魅力,而且很大程度上造成了资源浪费,观众也并不认同。这种脱离曲艺本体特征的盲目创新,从本质上说就是缺乏文化自信、艺术自信的表现。

仅以评书为例,固然有北京评书日渐受到关注,影响日广的喜人局面,9月纪念“北京评书·宣南书馆”成立十周年暨首届“宣南书荟”系列活动的举办,年末“北京评书大会”正式登陆北京电视台,收视率不亚于电视剧或综艺节目。但同时也应留意到湖北评书、杭州评话等地方曲种的举步维艰。

一些曲艺团体与组织经年开展的公益性“下基层”、“进社区”、“送欢乐”演出,以及中国曲艺的海外交流活动,本年度也呈活跃与上升趋势。特别是旨在向海外推介中国曲艺的各种品牌交流活动,如第九届巴黎中国曲艺节、第四届德国中国曲艺周、第六届海峡两岸曲艺欢乐汇、中国曲艺海外行与“笑留人间——2016年国际相声艺术交流大汇演”等,对展示中国曲艺独特风采、服务当地华人友好社团、增进中外艺术文化交流,均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经过严格筛选,优中选优,这次参加展演的60多个节目总体来说反映了近些年曲艺创演的整体实力,尽管其中仍有个别节目存在着诸如“音乐化”创作、“戏剧化”创作、“方言”的去留这些关于“曲艺本体的保留与改进”的争议问题,但大部分节目还是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准,形式多样,各具特点,具有一定代表性的。例如长子鼓书《腊月天儿》,接地气的语言,朴实的唱腔,虽然唱的只是民俗民情,传递的却是国泰民安、吉祥和谐的时代主题;而像乐亭大鼓《双锁山》、弹词开篇《闻鸡起舞》,都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又有所创新;再有如关中曲子《沙海情话》的浪漫主义文学创作手法,苏州弹词《一串河豚籽》《西厢·回柬》双声部的艺术处理手法,等等,都相当值得称道。希望通过这次展演传递给广大曲艺从业者一种明确的信息,那就是:什么才是老百姓需要的真正的优秀曲艺作品,怎样才能明确思路,找准方向,不茫然,不盲从,坚持做到“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

5月,由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中国说唱文艺学会和浙江省文化厅联合主办的“中国浙江(杭州)全国曲艺大书(评书评话)传承发展论坛及观摩交流展演”活动,便聚焦当下较少受到关注的曲艺大书(评书评话),以专场演出的形式,荟萃了北京评书、湖北评书、四川评书、苏州评话、扬州评话、福州评话、杭州评话、宁波评话、绍兴评话和闽南讲古等多个曲种的代表性演员及其演绎的经典书目,观摩和研讨并举,学术与艺术互动。

同时,许多地方曲艺表演团体的创演热情在本年度有所提高,对于原创节目的推出也比较努力。如北京曲艺团以京韵大鼓、梅花大鼓、单弦牌子曲、河南坠子、北京琴书和铁片大鼓六个曲种共同演绎一个连贯故事的“章回鼓书”节目《古城暗战》、江苏无锡以众筹方式投资打造的中篇苏州弹词《徐悲鸿》、上海市评弹团推出的中篇苏州弹词《林徽因》等,都属这些主流专业曲艺团体新出的原创性节目。这说明,一个时期以来原创节目比较缺乏的局面正在开始改变,曲艺节目的创新发展正在迎来新的改观。

据不完全统计,本年度,由中国曲协主办的全国性曲艺展演活动大致还有:5月深圳的第四届“南山杯”全国曲艺新人新作展演,7月平顶山的第二届河南坠子大会,9月蒙城的第八届中部六省曲艺展演,9月北京的2017全国曲艺相声新作展演和“说唱中国梦
喜迎十九大”全国优秀曲艺节目展演,12月北京的第五届全国相声小品优秀节目展演等,
“中华曲艺海外行”系列演出活动——巴黎中国曲艺节十周年纪念展演、德国中国曲艺周五周年纪念演出等,充分彰显了曲艺用“地道中国味”自信讲述中国故事的艺术特长与久远魅力。

此外,由北京集贤弘艺文化中心策划组织的非遗项目全堂八角鼓专场演出分别在5月和12月上演,一票难求的火爆场面令人深思。可见,相对处于弱势的鼓曲艺术在群众中依然有着很深的影响力,像天津举办的首届“京津冀家庭戏曲曲艺大赛”、第三届“和平杯”曲艺票友邀请赛的热闹,以及岭南地区私伙局的普及等,都说明植根于民间土壤的曲艺艺术,从哪儿来还是得到哪儿去,曲艺创演的目标如果仅仅只是盯着评奖、晚会或电视栏目,势必会走向“此路不通”的死胡同。

随着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日益推进,曲艺的知识普及和现代传播,也在2016年度趋向活跃。各地文化馆、图书馆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单位等,都不同程度地开展了大量公益性的曲艺讲习活动,如四川的巴蜀大讲堂、天津的海河文化大讲堂等,就在本年度分别举办了不同主题的曲艺讲座。“曲艺进校园”也很流行。一些曲艺的从业者及班社,还纷纷借助微信公众号、微博与网络直播平台等媒介方式,进行曲艺文化的普及推广与传播交流,大大增加了传播曲艺的途径和方式,对曲艺的知识普及、文化传播与艺术传承,尤其是对年轻一代接受传统的曲艺文化,起到了积极而良好的作用。而如4月18日在江苏泰州开馆的“中国评书评话博物馆”,则使曲艺文化的博览式传播,多了一个专题化的窗口。

曲种发展依然“冷热不均”

人才怎么办

但毋庸讳言,无论是前述的各类展演,活跃的相声社团,频繁的公益演出,积极的海外交流,还是可贵的原创追求,以及多样的传播努力,都在不同程度上存在一些问题乃至偏向。重要如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曲艺展演,就有许多节目存在着严重的“歌舞化”倾向;可贵如第七届全国少儿曲艺展演,也有着儿童节目成人化的不足;活跃如各地的民营相声社团,尽管异军突起,风生水起,但从演出阵容与节目质量看,也存在着年轻演员基本功普遍欠缺和缺乏原创新节目的问题。而疲于应付频繁演出的日常状况,又使演出的节目多为主题散漫的老活翻新或不切合相声规律的网络笑话拼凑。有些节目甚至哗众取宠且格调不高,虚火较旺却浑然不知,不利于自身艺术的健康持续发展;包括一些演出红火的新创节目如中篇苏州弹词《林徽因》等,因在艺术的呈现上具有明显的“戏剧化”因素和倾向,而被业界议论乃至诟病;至于动机不乏崇高的一些公益性演出,如“下基层”、“进社区”和“送欢乐”活动,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局限与弊端:形式主义的意味和止于宣传的偏向较为明显,一味地“白送”演出也在某种程度上不利于培育正常健康的文化市场,客观上存在着破坏普通群众自行买票看演出的文化消费习惯与审美鉴赏意识。凡此均使2016年度的曲艺创演与交流传播,总体上呈现出成果较多但佳作偏少的状况。这也反映出,长期以来困扰曲艺界的曲本创作问题和本体认识问题,依然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能够让人记住,从而真正叫得响、立得住、传得开、留得下的精品力作,还不是很多;重形式技巧、轻思想内容,实用主义盛行、艺术理想欠缺,包括投入上重包装、轻内涵,多声光电,少精气神的偏颇倾向,未能根本扭转;致使形式大于内容、技术大于艺术、题材决定动机、宣传色彩太浓等等弊端,仍未得到消解。这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对于曲艺本体特征的认识和艺术规律的把握,尚未在业界得到普遍的贯彻。认真学习自身艺术,深刻继承自身传统,依然是繁荣发展曲艺的根本。

中国曲艺有着数百个品种,但不同地区不同曲种的传承发展状况却差异明显,既有相声、快板书这些易于普及的曲种在全国各地生根开花,也有一些地域性较强的濒危曲种由于鲜有人问津而几乎自生自灭。同时,业内普遍存在的重形式轻内容、重短段轻长篇、重表演轻创作、重技术轻艺术、重演员轻伴奏、重数量轻质量、重包装轻内涵、重宣传轻实干,等等,成为制约曲艺繁荣和兴盛的主要问题。

专业曲艺人才的培养一直备受关注。第三届全国高等院校曲艺教育峰会的召开,针对曲艺教育当下面临的现实困境展开了广泛研讨。与会者一致认为,作为民族的、本土的艺术形式,曲艺理应在高等教育体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少儿曲艺教育培训一直在各地较为普及,继北京戏曲职业学院正式开设曲艺系后,黑龙江省艺术职业学院、河南艺术职业学院、扬州文化艺术学校等都于2017年度开始招收曲艺表演专业的学生。但是,呼吁多年的曲艺学学科“有实无名”的尴尬始终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可见,提升曲艺人才队伍的整体素质依然会是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的要务。

凡此种种,均使本年度社会各方、尤其是曲艺业界在推动曲艺由“高原”向“高峰”迈进的道路上,虽很努力但有待提升,依然还在“爬坡”的途中。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中国说唱文艺学会和浙江省文化厅联合主办,旨在“探讨曲艺传承发展之道,激发曲艺创作表演活力”的首届“中国浙江·全国曲艺传承发展论坛及观摩曲艺交流展演”暨“中国浙江全国曲艺大书传承发展论坛及观摩交流展演”活动于5月11-16日在杭州举办。与观众相对熟悉的评书短段相比,“以长篇和说表为基本节目形态及艺术表演范式的曲艺大书,极少在当下受到应有的关注;许多对曲艺以简驭繁‘简便’特质的片面性理解和‘轻骑兵’式快捷作用的庸俗化认识,以及所带来的大量急功近利的‘短平快’式创演,使曲艺的发展存在着碎片化的偏向,亟待采取相关措施,切实加以引导和矫正。”该活动则以“名家示范”“传承中坚”“新秀展示”等专场演出的形式,荟萃了北京评书、湖北评书、四川评书、苏州评话、扬州评话、福州评话、杭州评话、宁波评话、绍兴评话和闽南讲古等多个曲种的代表性演员及经典书目,观摩和研讨并举,学术与艺术互动,堪称全国性的曲艺盛会,在业内外反响强烈。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曲艺传播手段日趋多元化和时尚化。网络直播使传统曲艺演出赢得更多层面观众群体的关注。此外,自媒体平台成为曲艺传播推广的新阵地,官方的、民间的大量微信公众号、微视频、微电影的应运而生,拓展了曲艺资讯的辐射面,当然,背后也难免存在版权意识淡漠,传播内容良莠不齐等问题,有待进一步的规范与完善。

此外,9月为纪念“北京评书·宣南书馆”成立十周年暨首届“宣南书荟”系列活动,尤以全国中青年评书评话名家会书和“北京评书·四世同堂”传承成果汇报演出最受关注;继5月30日端午节当晚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上演的全堂八角鼓专场出现一票难求的火爆场面后,同样由北京集贤弘艺文化中心策划组织的全堂八角鼓于12月10-12日在北京天桥剧场上演,全堂八角鼓这一非遗项目的传承保护成果得以全面展示;入选2016国家艺术基金跨界融合资助项目的章回鼓书《古城暗战》于本年度完成了百余场演出,而9月北京的2017京津冀北方鼓曲巡演首演、11月天津的首届“京津冀家庭戏曲曲艺大赛”、12月天津的第三届“和平杯”曲艺票友邀请赛等活动均在一定范围内增强了曲艺在群众中的影响力。

传承与创新的课题始终伴随着曲艺的创作演出、传播交流以及理论学术等各个环节。尽管,本年度涌现的部分新节目如福州评话《风雨苍霞人》、苏州评话《战马赤兔》、单弦《母女情深》、谐剧《苦蒿妹妹》、二人转《龙蚌情》等,在保持曲种本体特色的基础上均有不同程度的创新,并在各级别的曲艺赛事中获奖,颇受好评。但不可否认的是,应景式的平庸之作或脱离曲艺本体的观念创新之作,仍屡见不鲜。

福州评话《风雨苍霞人》、苏州评话《战马赤兔》、单弦《母女情深》、谐剧《苦蒿妹妹》、二人转《龙蚌情》等新创演的节目,在保持曲种本体特色的基础上均有不同程度的创新,均在本年度各级别的曲艺赛事中获得了奖项,颇受好评。

本年度,又有几位德高望重的曲艺前辈辞世,令人扼腕之余,也更加突显曲艺传承发展所面临的严峻现实问题。这一年,纪念李润杰、蒋月泉、侯宝林、良小楼等数位曲艺大师百年诞辰的专场演出陆续在各地举办。表达崇敬缅怀之情的同时,曲艺人是否更应该反思坚守与回归对当前曲艺创演实践的重要意义。而前辈大家在处理继承与创新这对辩证关系时的游刃有余和精彩适度,不正是摆在眼前现成的宝贵财富吗?

纪念先贤引发思考

本年度,又有四川评书大家徐勍、相声名家唐杰忠、苏州评话表演艺术家金声伯、快板书表演艺术家梁厚民、单弦表演艺术家阚泽良等几位德高望重的曲艺前辈相继辞世,令人扼腕之余,也让我们更加感受到曲艺传承发展所面临的严峻现实问题。

2017年是数位曲艺大师的百年诞辰,纪念快板书大师李润杰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苏州评弹一代大师蒋月泉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诞辰100周年以及纪念著名京韵大鼓表演艺术家、教育家良小楼先生诞辰110周年等纪念活动陆续在各地举办,甚至一些民营曲艺团体亦自发举办纪念演出,充分体现了曲艺界人士对前辈大师的崇敬缅怀之情。

在上述这些纪念演出中,由大师们曾经演绎过的经典曲目被再次唱响,后学者与新老观众均沉浸在大师们曾经用心血和才华创造的高妙的艺术氛围中。可以说,正是有一代代优秀曲艺艺术家的承上启下继往开来,才有了曲艺艺术的薪火相传,生生不息。前辈的高峰固然难以逾越,但前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却不容忽视,尤其是他们处理继承与创新这对辩证关系时的游刃有余和精准适度。不过,综观这些纪念演出的整体舞台呈现,不免也有遗憾和争议,譬如纪念蒋月泉先生的专场演出中,几乎全部采用的是现场还音,过实的舞美设计,过响的电声乐队伴奏,尽管追思的情绪浓烈饱满,但最能体现“蒋调”之说、唱功力的特征却被大大削弱,无疑,这样的“纪念”与大师的艺术成就和理想相去甚远。

曲艺小剧场的新态势

历经市场的淘洗,本年度的曲艺小剧场呈现出新的态势,一些运营正常且在当地颇有影响和号召力的相声小剧场,除了日常性的业务演出,还纷纷排演相声剧,如上海田耘社的《子曰》、天津谦祥益文苑的《后台之何去何从》等,面向社会各阶层举办有针对性的曲艺培训班,参与政府公共文化配送项目,投资拍摄大电影,如嘻哈包袱铺的《兄弟,别闹》、德云社的《我要幸福》等,影响日益扩大,在文化演出领域占有的市场份额亦随之不断增长。

下半年,由中国曲协主办的首期全国曲艺自由职业者优秀人才培训班,2017年“通州杯”全国曲艺小剧场新作研讨会以及全国曲艺表演场所协作发展联盟的正式成立等一系列卓有成效、影响广泛的活动,必将会在引导鼓励曲艺创作、发掘培养曲艺新秀、推动曲艺艺术创新发展等方面起到积极的推动促进作用。

此外,本年度曲艺在学术理论、教育传播、行风建设、人才培养、深入基层服务群众等诸多方面均有较为显著的成果。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现代文学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