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乐师方成的卡通人生,敢为人先的百岁漫美术师方成一命呜呼

图片 1

  原标题:敢为人先,幽生活一默的百岁漫画家方成辞世

图片 2

文中提及:“抗战之后在上海,方成曾是储安平的《观察》杂志的美编,既为《观察》画漫画,也负责编辑刊物的漫画。如今,与《观察》有关的人,编者或作者,健在者已寥若晨星。”

  两个月前刚刚度过百年寿庆的知名漫画家方成昨日上午9点54分因病在北京友谊医院去世,方成之子孙继红在接受记者釆访时证实了这一消息。

2018年8月22日上午9时54分,著名漫画家方成因病在北京友谊医院逝世,享年100岁。在八十余年的艺术生涯里,方成一直以自己独有的敏锐的观察力、透彻的眼光以及幽默讽刺的绘画方式,表现中国特定历史时期的政治变化与百姓生活。

如今,“百岁方成每天都写一幅大字,这也是防止老年痴呆的一个好办法。每天看到方成儿子发出的大字,真为他高兴。”

  方成先生一直被誉为中国漫画界的常青树,他与丁聪和华君武一向并称中国漫画界的三老。方成先生创作的《武大郎开店》等文人漫画,直指时弊,引发了很大的社会反响。从此,方成这个名字也在中国家喻户晓了。

他不仅拿起笔做刀枪,而且坚持用作品说话,以反映大众的愿望和心声为使命,关注国家和人民命运。他犀利的目光好比时代的多棱镜,精妙的笔触好比社会的解剖刀,他的作品洗尽铅华,折射出一部充满个性而又引人共鸣的中国现当代历史。如今百岁老人逝世,留给我们的是幽默讽刺的漫画以及他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

生于一九一八年六月十日的方成,今年迎来百岁诞辰。可喜可贺!

图片 3方成 (1918—2018)

▲ 方成的百岁生日照片

说来也巧,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搬到报社大院,就一直与方成是邻居。先在南区宿舍,我的楼与他相邻,一住就是十多年。二〇〇三年,我们一起搬到三十六号楼,又是邻居。我住二十二层,他住十层,不是电梯里见,就是到他家里见。

  他的忘年好友李辉谈及方成先生时对记者说,“早上9点多听到方老去世的消息,十分悲痛。这是中国漫画界的一大损失。我与方老从上世纪80年代就认识了,当时我是《北京晚报》的记者,那时的美术界的活动比较频繁,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认识了。更为巧合的是,后来我被调到《人民日报》,我们居然住在同一小区、同一栋楼。所以,我一有时间就去拜访他。今天老人的去世,我们的心是十分沉重的,但我今天并不是以悲伤的心情来谈这件事情,对于老人自己来说,也可以说不是一件悲伤的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老人从上世纪40、50年代到80年代所创作的讽刺漫画,比如《武大郎开店》,乃至近年来的一些作品,都对社会、人性起到了针砭时弊、意味深长的作用。而且从这些讽刺漫画里,让我们不断地去欣赏他及他的人格,不断地看出他笔下所表现的当下的社会现状,引发我们的思考。因此,我说方老是不悲伤的,他的作品与精神长青。”

2018年8月22日上午9时54分,著名漫画家方成因病在北京友谊医院逝世,享年100岁。

方成是个幽默风趣的人。住在南区宿舍时,一天早上,刚刚起床,电话铃就响了。拿起话筒,便听到一个声音,说找某某,一个我很陌生的名字。我忙说不是。对方执著地问:“那么,您是谁?”于是,自报家门。对方不由大笑起来,并赶紧说:“我是方成。哎,你怎么在这里?”

图片 4

在八十余年的艺术生涯里,方成一直以自己独有的敏锐的观察力、透彻的眼光以及幽默讽刺的绘画方式,表现中国特定历史时期的政治变化与百姓生活。他不仅拿起笔做刀枪,而且坚持用作品说话,以反映大众的愿望和心声为使命,关注国家和人民命运。他犀利的目光好比时代的多棱镜,精妙的笔触好比社会的解剖刀,他的作品洗尽铅华,折射出一部充满个性而又引人共鸣的中国现当代历史。

漫画家方成与同事在人民日报社干校劳动时留影

  方成 《武大郎开店》1979年

▲ 百岁老人方成的新年祝贺

1979年文代会期间,华君武与方成在做掰手腕游戏,中间是画家亚明当裁判

图片 5方成 《相马》

方成生前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讽刺与幽默》编委,并曾经担任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会长。他的多幅作品为中国美术馆收藏,作品《武大郎开店》获《人民日报》1980年优秀作品二等奖,在当时火遍全国。

方成这老头真是挺有意思,自己打错了电话,反倒觉得我走错了地方。想必又在构思什么漫画走了神。对于他,发生类似的事情一点儿也不奇怪。他已经不止一次在院子里碰到我便热情地大喊另一个名字,让我无所适从后便是两人开怀大笑一番。在这之前他也曾将电话错拨到我家里,是我妻子接的,他上来就自报家门,弄得妻子忙忍住笑说打错了。

图片 6


《武大郎开店》,此漫画经华君武建议,门旁对联改为人不在高有权则灵,店虽不大唯我独尊。加横批:王伦遗风

不过,这一次他打错电话,我正好有话对他说。头一天,我刚从上海回到北京。在上海时,与贾植芳先生聊天,他谈到四十年代内战时期,在上海时曾与方成等人在一个小弄堂里住过不少日子,但自那之后再也没有机会重逢。他听说我与方成同在一个报社,便让我转告他的问候。

  方成 《敢为人先》书法  方成之子孙继红提供

方成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办漫画个展的艺术家,他的个展呈现了中国独有的水墨漫画,笔下下的钟馗、济公、鲁智深、布袋和尚等等侠义之士皆栩栩如生。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评价说,方成在中国水墨漫画艺术探索方面属于领军人物之一。他的漫画是地地道道的中国水墨漫画,中国漫画界很多后来者都以他的漫画作为蓝本进行临摹和效仿。

方成很高兴听到了贾先生的消息,但随即就说:“我还要问他要账呢!”原来,当年贾先生刚拿到方成的一部书稿准备推荐给朋友的出版社出版,谁知,贾先生很快被国民党当局逮捕,书稿从此也就杳无踪影了。我们在电话里讲了好久。没有想到,一次错打的电话,倒引出了颇有意思的这一番对话。

图片 7

▲ 方成的水墨漫画

方成漫画之一

  方成先生的百岁生日

方成与华君武、丁聪并称为漫画三老,丁聪于2009年5月26日病逝,华君武于2010年6月因病在北京逝世,如今方成的病逝,漫画三老也全都淡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属于中国讽刺漫画的时代也随之消逝。

方成漫画之二

  方成
(1918—2018)原名孙顺潮,杂文笔名张化。祖籍广东中山,生于北京。漫画家、杂文家、幽默理论的研究专家。1942年武汉大学化学系毕业,入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任助理研究员。1946年在上海从事漫画工作,1947年夏被聘为《观察》周刊漫画版主编及特约撰稿人。1949年任《新民晚报》美术编辑。1951年起任人民日报社美术编辑,专画国际时事漫画。1979年,代表作《武大郎开店》问世,获《人民日报》新闻优秀作品奖,这是漫画作品首次获得该项荣誉。1980年,《方成漫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这是新中国第一个漫画个展,题材多为中国民间传说和古代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如钟馗、济公、鲁智深、布袋和尚等。1982年,开始致力于幽默理论研究,至今已出版数十部著作。1986年离休后,任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会长,出版有《方成漫画选》、《幽默·讽刺·漫画》、《滑稽与幽默》、《方成连环漫画集》、《笑的艺术》、《报刊漫画》、《漫画艺术欣赏》、《方成谈漫画艺术》等。1988年,获我国漫画界最高奖——首届“中国漫画金猴奖荣誉奖”。2009年,荣获“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曾任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讽刺与幽默》编委等职。

▲ 从左至右:漫画家方成、华君武、丁聪

方成漫画之三

图片 8

方成的漫画人生:尽人事,知天命

我和方成同住南区宿舍大院,两楼相邻,直接距离不过二十米样子,我们的阳台相对,我在五楼,他在三楼。有时开玩笑说,如果有急事找他,根本不用下楼,牵一根绳,荡秋千似的就可以一下子荡到他家。

  1979年文代会期间,华君武(左)与方成在做掰手腕游戏,中间是画家亚明当裁判

说起中国的漫画,最为让人印象深刻的要数漫画家张乐平先生的漫画名作《三毛流浪记》,这部漫画还被拍成真人电影和动画连续剧,成为80、90后一代人童年的纯真回忆。

我没有写字间,封上阳台,放上电脑,这里就成了我的一个小天地。每当写作时,如果我往窗外张望,常常第一眼看到的便会是方成的阳台。他的阳台上放着书架,很少有人影闪动,这时我就会想,此时此刻这老头保不定又在家里画出一幅佳作来了。

图片 9

▲三毛是个穷孩子。他在农村长大,从小就没有了爸爸,也没有了妈妈。三毛长得又瘦又小,只有脑袋大大的,上边就有三根稀稀拉拉的头发,人们就管他叫三毛

九十年代,到了夏天,我们见面最频繁的地方是游泳池。当时他年逾古稀,可是他几乎每天都要游上七八百米,有时甚至上千米。我每次总是急匆匆地游几百米就走人,顶多不过半个多小时,而他则不同。他不是按照泳道方向来回游,而是围着泳池顺边转,不管周围年轻人游得多快,他总是慢悠悠地划动手臂。一圈又一圈,大概总得游一个多小时,方才算罢。

  方成漫画

▲又穷又苦的三毛,没有家,没有一个亲人。他来到一片绿草地上,
羊妈妈带着小羊羔。
羊妈妈吃青草,小羊羔吃羊妈妈的奶。羊妈妈亲亲小羊羔,伸出舌头舔小羊羔的绒毛。三毛看了,想起自个儿的妈妈,难过地低下了头。

尽管他的速度很慢,我还是为他的体力如此之好而惊叹。最令人佩服的还是骑自行车。别看他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出门却还是以自行车为交通工具。几年前,他到二十多公里之遥的海淀中关村一带去,都还骑车前往,令人叹服。我问他需要多少时间,他说总得一个多小时,反正慢慢骑,可以多看看。

图片 10

▲树上有个老鸹窝, 窝里有一只大黑老鸹,
还有几只小黑老鸹。它们亲亲热热挤在树枝编的温暖的窝里玩。三毛看见了,又想起了妈妈。妈妈呀你在哪儿呐。三毛没人亲,没人疼,没人爱他,保护他。三毛止不住地痛哭起来,泪水哗哗地往下流三毛好伤心啊

方成自画骑车图

  百岁老人方成的新年祝贺

方成在其著作《漫画在中国》中则追溯了中国漫画发展的百年源流,诉说着中国漫画经历封建王朝、辛亥革命、国共抗日、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十年文革再到改革开放的坎坷之路:

他曾画过一幅自画像,画的正是他骑自行车的“雄姿”,说不上威风凛凛,倒也优哉游哉。他骑在上面,颇显得轻车熟路。他没有往前看,而是脸侧向一旁,厚厚的嘴唇紧抿着,眼睛注视着某一个吸引他的场面。

  方成先生一直被誉为中国漫画界的常青树,他与丁聪和华君武一向并称中国漫画界的三老。他以独有中国特色的水墨漫画,将中国民间传说和古代文学作品中的人物绘形纸上,比如钟馗、济公、鲁智深、布袋和尚等等侠义之士皆栩栩如生。

漫画开始出现并流行于18世纪初年的英国,二百年之后才传到中国。在此之前是传不来的,那时中国还在封建王朝统治之下,公开评议是非常危险的。

从不显出衰老这一点上,在我认识的人中只有方成可以和丁聪相媲美。丁聪已是八十高龄,可是出门却很少坐出租车,而常常是坐公共汽车。每有聚会,为了准时赶到,他会早早离开家去乘公共汽车。

  而且方成是“文革”后在中国开办漫画展览的第一人。方成先生创作的《武大郎开店》等文人漫画,具有直指时弊、寓教于乐的功能。随着方成个人漫画展的成功和漫画《武大郎开店》产生的巨大影响力,方成这个名字也在中国家喻户晓了。

直到辛亥革命推翻封建王朝,建立民国,漫画才传进来,中国的漫画家何剑士、张聿光、马星驰等开始在报刊上发表作品

我相信,丁聪也好,万成也好,对于他们,坐公共汽车或者骑自行车,也是观察生活的一种方式。各色人等,生活万象,有意无意之间,可以进入他们的视野,感受着人与事一日日新的变化,从而使自己的笔触变得更加充满生活气息和幽默感。他们的作品,不正是以始终保持着敏锐、奇妙而深受读者喜爱吗?

  方成是一位非常多产的艺术大家。自1986年离休至今,每天早起,天天仍如上班,除了画点漫画,还写点杂文、相声、小品和打油诗等等。他仍然每天书写,年均出版两到三本专业书。

后来,蒋介石实行专制,作时事评议的漫画又不见了到了国共联合抗日期间,报刊上又见到表现抗日的讽刺画漫画在中国流行百年之久,历程一直颇为坎坷。

“百家丛书”的《挤出集》

  方成漫画作品精选

新中国成立后,报刊一开始就发表漫画,抗美援朝期间,大批漫画问世

1996年方成题赠《挤出集》

图片 11

1957年以后,特别是十年动乱时期,报刊上又见不到漫画了。改革开放以后,漫画才又出现在各地报刊上

《中国漫画书系》方成卷书影

  《家教》

▲方成《不要叫老爷》

1996年方成签赠《方成卷》

图片 12

▲方成《官商》

《方成幽默画中画》书影

  《孔明同志,您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方成《家教》

2005年方成签赠《方成幽默画中画》

图片 13

▲方成《孔明同志,您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幽默的水墨》书影

  《猪八戒懒睡处售票》

从1935年初次涉水到1946年小试牛刀,从1949年以画为业到1980年首办个展,从1982年著书立说至今,方成用六个字总结自己与漫画的情缘:尽人事,知天命。其漫画经历也成为了中国现当代漫画发展的缩影。

2005年方成签赠《幽默的水墨》

图片 14

▲方成《一是精打细算,一是送礼吃饭》1980年

做邻居的好处,就是可以很早收到方成签赠的书。《挤出集》、中国漫画书系《方成卷》等,都早早入我手中。

  方成画自己

▲方成《六个和尚》1980年

方成其实不姓方,他姓孙,本名孙顺潮。他的家乡在广州香山县,一个叫做翠享村的村庄,诞生了孙中山,故香山县改为中山县。方成的村庄据翠享村很近,叫左埗头村,如今简称为左步村。村里三大姓,欧、孙、阮。其中三十年代最有名的,是自杀的影星阮玲玉、抗战期间,东江纵队一个支队的支队长,就是左步村的欧初,后来担任广州市委书记,也是著名的收藏家。三大姓,都有赫赫有名的人物,也是左步村名声在外的原因。

图片 15

▲ 方成《冤假错案》

方成大学本科,学的是化工专业,抗战期间在四川毕业后,在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任助理研究员。可是,他却酷爱漫画,在学校办壁报开始学习漫画,抗战结束,他离开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前往上海,漫画事业由此开始。笔名方成,由此诞生,他的漫画一生,已有悠悠七十余年。

  方成画自己

▲方成自画像,1987年

《方成自述》书影

图片 16

▲方成《纪实:1994年1月31日中年方成访老年方成》

方成在《方成自述》题跋

  《不要叫老爷》

方成的自述 :

为自述一书,方成写了一批签名供选用

图片 17

小时候,我从乡下来到北京(那时称北平)插班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才看到报上刊登的漫画。记得那时只有《小实报》和《实事白话报》有漫画。画的是连载四格的《毛三爷》谐趣漫画,多年后才知道是漫画家席与承的作品。

十几年前,我为大象出版社策划一套“大象人物自述文丛”,方成怎能不写一本回忆录?找到他,说服他用了一年多时间,写下一本《方成自述》,该书于二〇〇三年出版。老头子对这本书颇为满意。在扉页上写了一大段题跋:

  《官商》

上中学时,又看到上海出版的杂志《上海漫画》里刊登的各种漫画,其中有时事讽刺画。其他地方的刊物和报纸上,平时是见不到这种漫画的。除了在抗日战争的几年里,到处都可以看到表现抗日的讽刺画之外,只有1946到1947这两年,在上海报刊上可以看到时事讽刺画。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全国报刊上才有各种漫画。

李辉兄存正。方成 二〇〇六年十二月廿五日

图片 18

▲漫画家方成与同事在人民日报社干校劳动时留影

你编的这一套自述文丛,除这本外,我还看过两本,都挺好。这本是我出版的几十本书中我最满意的一本,从开本、编排、印刷封面设计各方面都出色。

  《六个和尚》
(漫画作品图片均方成之子孙继红提供)

我1938年考入武汉大学化学系。当年的武汉大学有朱光潜、叶圣陶等一大批知名学者,学风自由。为支持抗战,我和同学们在学校办起了壁报,一办就是3年,我专门负责画漫画,每周一幅。当时,我比照上海一些漫画杂志的作品创作,《三毛流浪记》的孙叔平、丁聪都成为我的模仿对象。毕业后,我分到四川乐山黄海化工研究社,但却一直想着画漫画。

这套丛书的策划真不一般,好写,人也想看。

  ————————————

▲丁聪在1946年绘制的最出色的讽刺漫画《良民塑像》

读自述,才知道,抗战之后在上海,方成曾是储安平的《观察》杂志的美编,既为《观察》画漫画,也负责编辑刊物的漫画。两人共事,颇为融洽。

  延伸阅读
先生们之方成:这位漫画家,今天百岁了

1943年,主张抗日的将领冯玉祥到四川为抗战募捐,他刚好来到我们研究社参观我趁机仔细观察了一下,然后画了一张冯玉祥的速写。同事们都说我画得很像,晚上我们一起送到了冯玉祥的住处。他当时正在灯下看书,看了我的画以后他挺开心,连说画得很像。然后他拿出纸笔,沉思了一会儿,挥笔给我回赠了一张彩色水墨。这幅画特别有趣,他画了3个鲜艳的大辣椒送给我。

现代史上,《观察》是颇有影响的杂志,储安平的才华与遭际,更为它增添了传奇色彩。如今,与《观察》有关的人,编者或作者,健在者已寥若晨星。于是,在我眼里,方成尤显得珍贵了。二〇〇四年,我参与吉林卫视的“回家”栏目,特地陪方成去上海旧地重游,请他寻访《观察》编辑部旧址,漫忆储安平,漫忆远去的往事。

  文 | 李辉(发表时间:2017年)

画完辣椒后,冯玉祥又问了我的姓名,稍加思考题上一首打油诗:红辣椒,绿辣椒/吃起来味最好/大家多吃些/定把倭寇打跑。

方成在《观察》上题跋之一

  生于一九一八年六月十日的方成,今年迎来百岁诞辰。可喜可贺!

我估摸着当时冯玉祥为了抗日四处募捐,也就要四处送些字画打点人情,没想到他也送我一张。我觉得挺意外,就向冯玉祥连连道谢,他却说:互有往来嘛。

方成在《观察》上题跋之二

  说来也巧,从九十年代初我搬到报社大院,就一直与方成是邻居。先在南区宿舍,我的楼与他相邻,一住就是十多年。二〇〇三年,我们一起搬到三十六号楼,又是邻居。我住二十二层,他住十层,不是电梯里见,就是到他家里见。

1946年9月,储安平创办《观察》,那是一份知识分子刊物,有全国第一流学者教授专家六十余人执笔,成为当时最有名的杂志。给美国人打工期间,我一直没有放弃给《观察》、《大公报》投漫画稿。令我非常意外的是,储安平竟然主动找到我,请我专门给《观察》画漫画。

正好我收藏有一九四七年的《观察》合订本,拿去请方成为我题词纪念。没想到,他从第一页的开始写,洋洋洒洒,连续写了好几页,计有两千字。回忆,留恋,为刊物,也为储安平。谨摘录部分如下:

  方成是个幽默风趣的人。住在南区宿舍时,一天早上,刚刚起床,电话铃就响了。拿起话筒,便听到一个声音,说找某某,一个我很陌生的名字。我忙说不是。对方执著地问:“那么,您是谁?”于是,自报家门。对方不由大笑起来,并赶紧说:“我是方成。哎,你怎么在这里?”

▲方成在《观察》上题跋之一

李辉要我在这上面写点回忆。那就想起什么写什么吧。

图片 19漫画家方成(右2)与同事在人民日报社干校劳动时留影。

我记得储安平当时跟我说,能够在《观察》这样的杂志给我一页,专门编《观察漫画》是非常不易的。其实,我当时也是怯生生的。因为储安平是复旦大学的教授,有名的学者啊!又是从英国留学回来,非常绅士。我跟他见面,并没有专门讨论什么政治或时事,但他劝我要专心编好《观察漫画》,不再给别家投稿。

从我现在还保存的画估计,我是一九四七年春受聘主持《观察》周刊漫画版的。我保存《观察》第二卷第二期上面印有“观察漫画”字样,这一期是一九四七年三月八日出版的,由此推算出我是在这天前来《观察》工作。

  方成这老头真是挺有意思,自己打错了电话,反倒觉得我走错了地方。想必又在构思什么漫画走了神。对于他,发生类似的事情一点儿也不奇怪。他已经不止一次在院子里碰到我便热情地大喊另一个名字,让我无所适从后便是两人开怀大笑一番。在这之前他也曾将电话错拨到我家里,是我妻子接的,他上来就自报家门,弄得妻子忙忍住笑说打错了。

▲ 方成在《观察》上题跋之二

但我没在办公室作画。都是在住所画的,编成后才送到《观察》编辑部交储安平先生。我是从大学毕业不久的青年,储先生是复旦大学教授,是一位长者,所以我们之间有如师生关系,谈话不多的。他是留学英国的,估计受英国文化影响,带有英国绅士作风、绅士风度。

  不过,这一次他打错电话,我正好有话对他说。头一天,我刚从上海回到北京。在上海时,与贾植芳先生聊天,他谈到四十年代内战时期,在上海时曾与方成等人在一个小弄堂里住过不少日子,但自那之后再也没有机会重逢。他听说我与方成同在一个报社,便让我转告他的问候。

储安平是我的伯乐啊!因为《观察》,我有了稳定的收入,漫画上也渐渐施展开手脚。记得当时我画过一幅漫画《春暖花开》,开的花是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树根是德国法西斯符号,讽刺得淋漓尽致。

……

  方成很高兴听到了贾先生的消息,但随即就说:“我还要问他要账呢!”原来,当年贾先生刚拿到方成的一部书稿准备推荐给朋友的出版社出版,谁知,贾先生很快被国民党当局逮捕,书稿从此也就杳无踪影了。我们在电话里讲了好久。没有想到,一次错打的电话,倒引出了颇有意思的这一番对话。

上世纪50年代末,侯宝林征集相声题材,我就大胆投稿,与他相识。一天侯宝林找到我,上来就问:一些相声演员不大懂幽默,包袱不大会摔,幽默到底是什么?结果把我问懵了,幽默到底是什么?我发现一直没有人能说个所以然。就因为侯宝林这句话,我开始对幽默理论着迷,一下子就研究了几十年,由此侯宝林还和我成了好朋友。

我是在大学时为编壁报才画漫画,学会了一些漫画的基本艺术方法,只会画学生生活方面的题材,不会画单幅的政治讽刺画。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我从我工作的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里保存上海出版的英文报刊上,看到上面转载的英、美政治讽刺画,才知道这种画的画法。这些画都是在二战期间针对德、意、日三国的漫画。我在《观察》上登的漫画,画法和画的风格都从那些漫画学来。

图片 20方成漫画之一

记得1991年,杨绛80大寿时,我送给她一幅画祝寿。她给我回了一个条幅,上面非常风趣地写道:谢谢你的画,甚妙!我的字比猪儿还肥呢!为什么这么写呢?是因为我曾经送过她一幅水墨《人比黄花瘦》。她也是幽默得很啊!

一九四七年冬,我回广东家乡探亲,听说上海白色恐怖加剧,不敢回上海,避居香港去了。《观察》这时被查封,工作人员被捕入狱。储安平逃北平,听说他曾藏在徐盈家里。

图片 21方成漫画之二

好友追忆:一位爱骑自行车的幽默老头儿 “

《观察》周刊发行十万零几百份,各省都畅销,听说这是当时发行量最大的杂志。成为知识分子最爱看的读物。

  我和方成同住南区宿舍大院,两楼相邻,直接距离不过二十米样子,我们的阳台相对,我在五楼,他在三楼。有时开玩笑说,如果有急事找他,根本不用下楼,牵一根绳,荡秋千似地就可以一下子荡到他家。

我和方成同住南区宿舍大院,两楼相邻,直接距离不过二十米样子,我们的阳台相对,我在五楼,他在三楼。有时开玩笑说,如果有急事找他,根本不用下楼,牵一根绳,荡秋千似地就可以一下子荡到他家。

我到《观察》的办公室送稿时,交给储先生,那时看到这办公室不大,交了稿之后,就回去,没在办公室多逗留,认识的人少。记得只是和雷柏龄见面较多,也记得和林元见过,解放后他在《文艺研究》杂志工作。

  我没有写字间,封上阳台,放上电脑,这里就成了我的一个小天地。每当写作时,如果我往窗外张望,常常第一眼看到的便会是方成的阳台。他的阳台上放着书架,很少有人影闪动,这时我就会想,此时此刻这老头保不定又在家里画出一幅佳作来了。

▲在丁聪、程十发故乡上海枫泾,李辉与程十发、方成合影

今天四月我去上海,经人介绍,原在《观察》工作的周兴美先生,他带我去《观察》原来的办公室,现在是一位医师的家。他说,原来只有一张桌子,放在较大的一间里,较小一间只放一张沙发,当会客室。两间加起来也就有约十二平方米的面积。他介绍说,储先生一直和全体工作人员动手干活的,杂志印出来,全体人员一起动手打包,打包之后往邮局送,是日夜操劳的。

  九十年代,到了夏天,我们见面最频繁的地方是游泳池。当时他年逾古稀,可是他几乎每天都要游上七八百米,有时甚至上千米。我每次总是急匆匆地游几百米就走人,顶多不过半个多小时,而他则不同。他不是按照泳道方向来回游,而是围着泳池顺边转,不管周围年轻人游得多快,他总是慢悠悠地划动手臂。一圈又一圈,大概总得游一个多小时,方才算罢。

我没有写字间,封上阳台,放上电脑,这里就成了我的一个小天地。每当写作时,如果我往窗外张望,常常第一眼看到的便会是方成的阳台。他的阳台上放着书架,很少有人影闪动,这时我就会想,此时此刻这老头保不定又在家里画出一幅佳作来了。

他又带我去看后来租的一间办公室,比较大,只一间,大约有四十平方米。记得我来送稿时,所见的是这间办公室,也和先前那一间一样,都在二楼上。现在这间在四川北路一九八二号,已成大药房。最早那间小办公室在吴淞路东兴里四四四弄十四号。这间办公室较大,编辑人员日夜工作,晚上就睡在办公室。桌上、楼上、地板上都能睡得下。

  尽管他的速度很慢,我还是为他的体力如此之好而惊叹。最令人佩服的还是骑自行车。别看他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出门却还是以自行车为交通工具。几年前,他到二十多公里之遥的海淀中关村一带去,都还骑车前往,令人叹服。我问他需要多少时间,他说总得一个多小时,反正慢慢骑,可以多看看。

▲方成自画像

周兴美先生原在《文汇报》工作。《文汇报》被政治当局查封后,他才到《观察》来,《观察》被查封,他也被捕,关了起来。雷柏龄是卖田产支持《观察》的,听说当了股东,也被捕。解放后,《观察》改为
《新观察》出版,储先生还约我作画,那时也见过雷先生,地址在北兵马司胡同。

  方成自画骑车图。

九十年代,到了夏天,我们见面最频繁的地方是游泳池。当时他年逾古稀,可是他几乎每天都要游上七八百米,有时甚至上千米。我每次总是急匆匆地游几百米就走人,顶多不过半个多小时,而他则不同。他不是按照泳道方向来回游,而是围着泳池顺边转,不管周围年轻人游得多快,他总是慢悠悠地划动手臂。一圈又一圈,大概总得游一个多小时,方才算罢。

一九五七年,储先生任《光明日报》总编辑时,还约我作漫画,我在《人民日报》工作很忙,分不出时间,他问我能请什么人来《光明日报》工作,我说,现在画漫画的人都有工作,不知能否调动。只有两人当时是在周扬一次讲话后当了专业漫画家,那是沈同衡和肖里,请这两位还有可能。后来知道肖里去了,为《光明日报》作漫画,终于和储安平一起被划为“右派分子”。

  他曾画过一幅自画像,画的正是他骑自行车的“雄姿”,说不上威风凛凛,倒也优哉游哉。他骑在上面,颇显得轻车熟路。他没有往前看,而是脸侧向一旁,厚厚的嘴唇紧抿着,眼睛注视着某一个吸引他的场面。

▲方成 《自画像骑车》

现在回想起来,储安平之所以想用我的画,很可能是因为我只看《大公报》和《观察》这两种报刊,接受这两报的政治观点,画又是从英国漫画家大卫·罗的漫画学来,画法和风格都和大卫·罗相近,和米谷、张文元、丁聪等画风不同。后来又知道我是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的学生,是他能寄与培养希望的画家。

  从不显出衰老这一点上,在我认识的人中只有方成可以和丁聪相媲美。丁聪已是八十高龄,可是出门却很少坐出租车,而常常是坐公共汽车。每有聚会,为了准时赶到,他会早早离开家去乘公共汽车。

尽管他的速度很慢,我还是为他的体力如此之好而惊叹。最令人佩服的还是骑自行车。别看他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出门却还是以自行车为交通工具。几年前,他到二十多公里之遥的海淀中关村一带去,都还骑车前往,令人叹服。我问他需要多少时间,他说总得一个多小时,反正慢慢骑,可以多看看。忘年好友李辉

这只是我的估计。他曾为此写一篇文章提到约我作画的原因发表在《观察》上。

  我相信,丁聪也好,万成也好,对于他们,坐公共汽车或者骑自行车,也是观察生活的一种方式。各色人等,生活万象,有意无意之间,可以进入他们的视野,感受着人与事一日日新的变化,从而使自己的笔触变得更加充满生活气息和幽默感。他们的作品,不正是以始终保持着敏锐、奇妙而深受读者喜爱吗?

方成先生是7月2日住进友谊医院的。我和朋友常来看老爷子,方先生幽默了一辈子,现在更像个老小孩,所以我们还时常逗他,他也时常来段笑话,有时还唱一段他那个年代的流行歌曲,时常还在病床上画个漫画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青年漫画家王立军

方成

图片 22“百家丛书”的《挤出集》。

他的去世,仿佛在中国漫画史上翻去了一页,这一页象征着一个时代,一个漫画大家林立的时代。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郑化改

二〇〇四年八月卅日

  
1996年方成题赠《挤出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漫画盛行,它所带来的乐趣远远超过文字,尤其是方成笔下的肖像画更是一绝,寥寥数笔、精练到家,没有人能超越。漫画家耳东东

十几年过去,重读此文,仍让人感慨万千。历史细节,留存字里行间。岁月,也就这样流过去了。

图片 23《中国漫画书系》方成卷书影

方老是一个乐观、有趣、开得起玩笑的人。当时我画《米芾拜石》,方老立刻在石头上添一青蛙,题写:米芾拜石,青蛙还礼。真是妙不可言!方老幽默、急智、达观,到哪里,哪里就笑声一片。今日人间少方成,天堂多笑声。南方日报高级编辑赵晓苏

2007年1月陪同黄苗子、方成回中山拍摄“回家”,后面是用牡蛎壳修建的墙。

图片 24《方成幽默画中画》书影

从艺术角度来说,方成的漫画作品以水墨、线描为主,笔下的中国民间传说和古代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构思奇崛,意念鲜明。方成透过熟练的线条,独特的造型,把各类典型形象汇诸笔端,在中国漫画界乃至世界漫画界独树一帜,令人印象深刻。

2007年1月方成走进孙氏祠堂

图片 25《幽默的水墨》书影。

在朋友的眼中,他是个有趣的老头儿,用现在时兴的词儿来说,就是逗逼。

2007年1月在阮氏大祠堂前留影

  做邻居的好处,就可以很早收到方成签赠的书。《挤出集》、中国漫画书系《方成卷》等,都早早入我手中。

▲1979年文代会期间,华君武与方成在做掰手腕游戏,中间是画家亚明当裁判

阮玲玉故居里的老井

  方成其实不姓方,他姓孙,本名孙顺潮。他的家乡在广州香山县,一个叫做翠享村的村庄,诞生了孙中山,故香山县改为中山县。方成的村庄距翠享村很近,叫左埗头村,如今简称为左步村。村里三大姓,欧、孙、阮。其中三十年代最有名的,是自杀的影星阮玲玉、抗战期间,东江纵队一个支队的支队长,就是左步村的欧初,后来担任广州市委书记,也是著名的收藏家。三大姓,都有赫赫有名的人物,也是左步村名声在外的原因。

方成爱听相声。他和相声大师侯宝林是相识几十年的好友。侯宝林曾将相声和漫画称为亲哥儿俩,形象地比喻:相声是立体的漫画,漫画是平面的相声;相声是有声的漫画,漫画是无声的相声。方成听后,拍手称妙。

熟悉的黄苗子先生与方成一样,也是香山人。十年前的二〇〇七年一月,为吉林卫视的“回家”栏目拍摄黄苗子回家,这一年,苗子九十四岁,方成九十岁,我陪他们二位重返故里。终于走进方成的左步村,在孙家祠堂前合影,走进阮玲玉故居。此次陪同两个九旬老人,十来天的一路拍摄,现在回想,真是后怕,万一有了闪失,怎么得了?

  方成大学本科,学的是化工专业,抗战期间在四川毕业后,在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任助理研究员。可是,他却酷爱漫画,在学校办壁报开始学习漫画,抗战结束,他离开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前往上海,漫画事业由此开始。笔名方成,由此诞生,他的漫画一生,已有悠悠七十余年。

▲ 方成自画像

2009年5月丁聪先生去世后,与方成、谭文瑞一起在人民网谈我们心中的丁聪。

图片 26《方成自述》书影。

方成爱骑自行车。骑着一辆单车走在街头巷尾的方成,把各色人等、生活万象,都搜罗进自己的百宝箱,酝酿出充满生活气息和接地气的幽默感。方成爱逛市场。方成爱看曲艺表演他热爱人民大众,热爱生活里一切有趣的人和事。如今这位百岁老人逝世,我们依旧记得他留下来的漫画作品以及他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

两年过去,丁聪先生于二〇〇九年五月逝世,人民网请方成、谭文瑞与我一起,谈论我们眼中的丁聪。

图片 27方成在《方成自述》题跋。

▲ 方成自画像

谭文瑞先生是报人,也擅长写讽刺诗,他与丁聪、方成都有很好的合作。我们总是喊老谭,从不叫官位,那一代的老报人不喜欢人们叫官职,更喜欢随和的称呼,觉得自己与大家心更近,更亲切。老谭身体本来一直很好,谁料想,二〇一四年夏天,在北戴河报社疗养所休息时,下楼梯,一不小心摔倒,再也没有醒过来,享年九十二岁。

图片 28为自述一书,方成写了一批签名供选用。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012年10月6日偶遇方成骑车

  十几年前,我为大象出版社策划一套“大象人物自述文丛”,方成怎能不写一本回忆录?找到他,说服他用了一年多时间,写下一本《方成自述》,该书于二〇〇三年出版。老头子对这本书颇为满意。在扉页上写了一大段题跋:

方成活得很好。几年前,他还在院子里骑轮椅,忽然碰到,我拍下他乐滋滋的样子。

  李辉兄存正。方成  二〇〇六年十二月廿五日

方成为丁聪百年诞辰展览题字

  你编的这一套自述文丛,除这本外,我还看过两本,都挺好。这本是我出版的几十本书中我最满意的一本,从开本、编排、印刷封面设计各方面都出色。

在丁聪、程十发故乡上海枫泾,我与程十发、方成合影。

  这套丛书的策划真不一般,好写,人也想看。

去年十二月六日是丁聪百年诞辰纪念,在上海举办展览,我去找方成请他题词,他二话没说,写下大大的八个大字:丁聪百年,漫画一生。这既是展览名称,也印在请柬上。

  读自述,才知道,抗战之后在上海,方成曾是储安平的《观察》杂志的美编,既为《观察》画漫画,也负责编辑刊物的漫画。两人共事,颇为融洽。

这两年,方成身体不如从前,见到人,想不起名字。一天,在电梯里遇到他,我说认识我吗?他看看,认识。我叫什么名字?他想了又想,没有说出来。只说:“我知道,两个字。”听了,心里还是一阵酸痛。

  现代史上,《观察》是颇有影响的杂志,储安平的才华与遭际,更为它增添了传奇色彩。如今,与《观察》有关的人,编者或作者,健在者已寥若晨星。于是,在我眼里,方成尤显得珍贵了。二〇〇四年,我参与吉林卫视的“回家”栏目,特地陪方成去上海旧地重游,请他寻访《观察》编辑部旧址,漫忆储安平,漫忆远去的往事。

不过,百岁方成每天都写一幅大字,这也是防止老年痴呆的一个好办法。每天看到方成儿子发出的大字,真为他高兴。

图片 29方成在《观察》上题跋之一。

百岁华诞,匆匆草就此文,祝方成老头健康,快乐!

图片 30

九十五岁方成题写“看云斋”

  方成在《观察》上题跋之二。

我姓李,方成画一幅铁拐李相赠。

  正好我收藏有一九四七年的《观察》合订本,拿去请方成为我题词纪念。没想到,他从第一页的开始写,洋洋洒洒,连续写了好几页,计有两千字。回忆,留恋,为刊物,也为储安平。谨摘录部分如下:

完稿于二〇一七年六月九日,北京看云斋

  李辉要我在这上面写点回忆。那就想起什么写什么吧。
从我现在还保存的画估计,我是一九四七年春受聘主持《观察》周刊漫画版的。我保存《观察》第二卷第二期上面印有“观察漫画”字样,这一期是一九四七年三月八日出版的,由此推算出我是在这天前来《观察》工作。
但我没在办公室作画。都是在住所画的,编成后才送到《观察》编辑部交储安平先生。我是从大学毕业不久的青年,储先生是复旦大学教授,是一位长者,所以我们之间有如师生关系,谈话不多的。他是留学英国的,估计受英国文化影响,带有英国绅士作风、绅士风度。
……
我是在大学时为编壁报才画漫画,学会了一些漫画的基本艺术方法,只会画学生生活方面的题材,不会画单幅的政治讽刺画。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我从我工作的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里保存上海出版的英文报刊上,看到上面转载的英、美政治讽刺画,才知道这种画的画法。这些画都是在二战期间针对德、意、日三国的漫画。我在《观察》上登的漫画,画法和画的风格都从那些漫画学来。
一九四七年冬,我回广东家乡探亲,听说上海白色恐怖加剧,不敢回上海,避居香港去了。《观察》这时被查封,工作人员被捕入狱。储安平逃北平,听说他曾藏在徐盈家里。
《观察》周刊发行十万零几百份,各省都畅销,听说这是当时发行量最大的杂志。成为知识分子最爱看的读物。
我到《观察》的办公室送稿时,交给储先生,那时看到这办公室不大,交了稿之后,就回去,没在办公室多逗留,认识的人少。记得只是和雷柏龄见面较多,也记得和林元见过,解放后他在《文艺研究》杂志工作。
今天四月我去上海,经人介绍,原在《观察》工作的周兴美先生,他带我去《观察》原来的办公室,现在是一位医师的家。他说,原来只有一张桌子,放在较大的一间里,较小一间只放一张沙发,当会客室。两间加起来也就有约十二平方米的面积。他介绍说,储先生一直和全体工作人员动手干活的,杂志印出来,全体人员一起动手打包,打包之后往邮局送,是日夜操劳的。
他又带我去看后来租的一间办公室,比较大,只一间,大约有四十平方米。记得我来送稿时(四七年三月初),所见的是这间办公室,也和先前那一间一样,都在二楼上。现在这间在四川北路一九八二号,已成大药房。最早那间小办公室在吴淞路东兴里四四四弄十四号(以前门牌是十一号)。这间办公室较大,编辑人员日夜工作,晚上就睡在办公室。桌上、楼上、地板上都能睡得下。
周兴美先生原在《文汇报》工作。《文汇报》被政治当局查封后,他才到《观察》来,《观察》被查封,他也被捕,关了起来。雷柏龄是卖田产支持《观察》的,听说当了股东,也被捕。解放后,《观察》改为《新观察》出版,储先生还约我作画,那时也见过雷先生,地址在北兵马司胡同。
一九五七年,储先生任《光明日报》总编辑时,还约我作漫画,我在《人民日报》工作很忙,分不出时间,他问我能请什么人来《光明日报》工作,我说,现在画漫画的人都有工作,不知能否调动。只有两人当时是在周扬一次讲话后当了专业漫画家,那是沈同衡和肖里,请这两位还有可能。后来知道肖里去了,为《光明日报》作漫画,终于和储安平一起被划为“右派分子”。
现在回想起来,储安平之所以想用我的画,很可能是因为我只看《大公报》和《观察》这两种报刊,接受这两报的政治观点,画又是从英国漫画家大卫?罗(DAVID
LOW)的漫画学来,画法和风格都和大卫?罗相近,和米谷、张文元、丁聪等画风不同。后来又知道我是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的学生,是他能寄与培养希望的画家。
这只是我的估计。他曾为此写一篇文章提到约我作画的原因发表在《观察》上。
方成
二〇〇四年八月卅日

本文来源:六根公众号

  十几年过去,重读此文,仍让人感慨万千。历史细节,留存字里行间。岁月,也就这样流过去了。

图片 312007年1月陪同黄苗子、方成回中山拍摄“回家”,后面是用牡蛎壳修建的墙。

  熟悉的黄苗子先生与方成一样,也是香山人。十年前的二〇〇七年一月,为吉林卫视的“回家”栏目拍摄黄苗子回家,这一年,苗子九十四岁,方成九十岁,我陪他们二位重返故里。终于走进方成的左步村,在孙家祠堂前合影,走进阮玲玉故居。此次陪同两个九旬老人,十来天的一路拍摄,现在回想,真是后怕,万一有了闪失,怎么得了?

图片 32

  2009年5月丁聪先生去世后,与方成、谭文瑞(池北偶)一起在人民网(微博)谈我们心中的丁聪。

  两年过去,丁聪先生于二〇〇九年五月逝世,人民网请方成、谭文瑞(笔名池北偶,原人民日报总编辑)与我一起,谈论我们眼中的丁聪。

  谭文瑞先生是报人,也擅长写讽刺诗,他与丁聪、方成都有很好的合作。我们总是喊老谭,从不叫官位,那一代的老报人不喜欢人们叫官职,更喜欢随和的称呼,觉得自己与大家心更近,更亲切。老谭身体本来一直很好,谁料想,二〇一四年夏天,在北戴河报社疗养所休息时,下楼梯,一不小心摔倒,再也没有醒过来,享年九十二岁。

图片 332012年10月6日偶遇方成骑车。

图片 34

  方成 《自画像——骑车》

  方成活得很好。几年前,他还在院子里骑轮椅,忽然碰到,我拍下他乐滋滋的样子。

图片 35方成为丁聪百年诞辰展览题字。

图片 36在丁聪、程十发故乡上海枫泾,李辉与程十发、方成合影。

  去年十二月六日是丁聪百年诞辰纪念,在上海举办展览,我去找方成请他题词,他二话没说,写下大大的八个大字:丁聪百年,漫画一生。这既是展览名称,也印在请柬上。

  这两年,方成身体不如从前,见到人,想不起名字。一天,在电梯里遇到他,我说认识我吗?他看看,认识。我叫什么名字?他想了又想,没有说出来。只说:“我知道,两个字。”听了,心里还是一阵酸痛。

  不过,百岁方成每天都写一幅大字,这也是防止老年痴呆的一个好办法。每天看到方成儿子发出的大字,真为他高兴。

  百岁华诞,匆匆草就此文,祝方成老头健康,快乐!

图片 37九十五岁方成题写“看云斋”。

图片 38方成画赠作者的一幅铁拐李图

  完稿于二〇一七年六月九日,北京看云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现代文学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