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Simon夫,众神自个儿

杜阿感到浑身虚弱、冰冷。自从那次被奥登发现以后,她就不再去旷野之中吸收阳光了。而她又不能随时去长老们的电池那里进食。她不敢长时间暴露自己,只有岩石中才真正安全,所以她每次只敢出来吃一小点儿,根本不够。
她一直处于饥饿之中,心烦意乱,在岩石中几乎待不下去了。这好像是一种报应。在以前自由的日子里,她总是在日暮时分出来游荡,总是不肯好好吃东西。
要不是为了现在的信念,她一定忍受不了这种疲劳和饥饿。有时候她甚至期望长老们抓到她,消灭她——不过要在她达成目的之后。
只要待在石头里,长老们就拿她没办法。有时候她能感觉到他们就在石头外面。他们非常惶恐。有时候她会以为他们害怕她。没道理啊,她有什么可害怕的。难道是害怕她饿死?害怕她在岩石中耗尽精力,悄然逝去吗?即使要害怕,也只能是因为她这台机器失去了控制,不再按照他们的设计运行了。这个奇迹让他们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
她一直小心躲避他们。她随时都能感觉到他们的位置,所以谁都抓不到她。
他们不可能处处都监视到。她想,他们的感应力实在太差了。
她曾浮出岩石,仔细研究那些通讯记录的副本,研究另一个宇宙中人类的符号。他们不知道她要找的是什么。不管他们把这些东西藏在哪儿,她总能找到。就算他们都销毁掉也没什么关系,她已经全都印在脑子里了。
开始的时候,她一点都看不懂。不过在岩石中待得久了,她的感官越来越敏锐,即使看不懂,她也能感觉到一些。不用看懂那些符号的含义,只要看到,就会引发她内心的一些感受。
她捡出一些标记来,放在发送装置上面。这些标记是:恐惧.她并不知道这几个标记的含义,不过它们的形状让她心生恐惧,于是她就尽可能地用这些标记,把自己的恐惧表达出来。或许那个宇宙中的生物看到这些标记的时候,也会有恐惧的感觉吧。
收到回复的时候,她读到了其中蕴涵的激动情绪。
她并不是每次都能自己收到回复,有时候那些回复会先落到长老手中。可以肯定,长老们已经发现了她的行为,不过他们一定看不懂那些信息的含义,甚至连其中蕴涵的情绪都读不到。
所以她不怕。他们无法制止她,直到她最后达成目标为止——管他们发现什么。
她一直在等一个能反映她情绪的信息。后来,她等到了:通道、坏。
这个标记完全可以反映她心中的恐惧和仇恨。她将其扩大几倍发了回去——恐惧更强,仇恨更深——那边的人现在应该能懂了吧。现在他们会关掉通道了吧。长老们可能会想出别的办法,找出其他能源。他们本不应该为了自己的生存,就将另外宇宙中的千万生灵毁于一旦。
她已经在岩石中待了太久,身体越来越虚弱,神智也近乎昏迷。现在她非常渴望进食,也一直在等待机会浮出岩石。不过,虽然她近乎疯狂地需要那些储能电池,但她更希望把那些电池永远毁掉。到那时,她将会贪婪地吮吸最后一丝残存的能量,直到它彻底耗尽。那时她的使命就最后完成了。
最后她还是浮出了岩石,不顾危险,伏到一个电池跟前不顾一切地吸食。她想把它吸干,吸到完全黯淡——可惜它的能量无穷无尽,无穷——无尽。
她惊惧地后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电子通道还在运行。难道她的信息没有发送过去吗?要是那些生物已经收到,为什么没有关闭通道?难道他们没有体会到其中的警示吗?她必须再试一次。她必须使信息尽可能浅显易懂。
她会用上所有标记,所有她能感到危险和恐惧的标记,所有能让人联想到“停止”的标记。
她拼尽全力,把零散的标记组合起来,任凭身体的能量快速流失,自己比刚才更虚弱不堪。通道不停不停我们不停通道你们停请停你们停所以我们停请你们停危险危险危险停停你们停通道。
她已经竭尽所能。现在她只感到痛苦难当。她把信息放到发送位置上,她已经等不及长老们发送。尽管浑身难受,几乎无法自抑,她还是努力回忆长老们操纵通道的样子,找到能量来源,打开了这个机器。
那些信息马上消失了,整个洞穴弥漫着一阵令人目眩的紫色光芒。她正在逝去——失去意识——油枯灯尽。
奥登——崔——

崔特很开心。这次交合简直太棒了。跟这次相比,以前那些次简直不值一提。自己的行动成效明显,他心里非常得意。不过其中的秘密他还是守口如瓶。这个还是不说出去的好。
奥登和杜阿也非常开心。崔特看得出来。连孩子们看上去都闪闪发光。
不过最高兴的还是崔特——理应如此。
他每次都在听着奥登和杜阿谈话。虽然一点都听不懂,不过没关系。他不在乎那两人看上去有多亲密。他也有自己的乐趣,所以一直耐心地听着,等待着。
杜阿有一次问道:“那些人真的想跟我们沟通吗?”
(崔特其实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他觉得“沟通”这个词好像跟“说话”是一个意思。可他们为什么不说“说话”呢?有时候他也想插句话。可只要他一问问题,奥登只会说;“行了,崔特。”而杜阿只会在一旁不耐烦地晃来晃去。)“对,是的。”奥登说,“长老们非常肯定。他们在传送过来的物体上找到了人为标记,他们说,通过这样的标记,我们就可以顺利交流。事实上,早在很久以前,长老们就已经在发送的物体上做标记,回答那些人了。我们就是通过这些标记,告诉他们如何在那一端建立电子通道。”
“我很好奇,不知道那些人长什么样子。你觉得呢?他们像什么?”
“通过基本的自然规律,我们可以推导出他们那边恒星的样子,这个还比较简单。不过怎么可能猜出他们的外形呢?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他们会在交流中描述自己的样子吗?”
“要是我们能看懂他们那些标记,或许能猜出一点。可惜我们看不懂。”
杜阿看上去颇为苦恼:“长老们也不懂?”
“我不知道。也许他们懂,不过从来没跟我说过。
罗斯腾曾说,其实他们长什么样并不重要,只要电子通道一直畅通,规模逐步扩大,这就够了。”
“说不定他是嫌你烦,懒得跟你说呢。” 奥登有点生气,“我才不会烦他呢。”
“噢,你知道我的意思。可能他只是不想谈论琐碎的细节问题。”
这时候崔特已经听不下去了。他们开始争论长老们是不是该让杜阿也看看那些标记。杜阿还说,她或许能看懂里面的内容。
崔特听了有点冒火。不管怎么说,杜阿只是个情者,连理者都不是。他开始怀疑,奥登到底该不该什么都给她讲。这样下去,杜阿的思维只会越来越可笑……
杜阿也看出奥登有点不乐意了。开始时他还笑了几声,接着就说情者做不了这么复杂的事。再后来他谈都不愿意谈了。杜阿不得不对他百般温柔,过了好些天才打消了他的怒气。
还有一次,生气的换成了杜阿——她几乎气疯了。
那天一开始还算平静。当时,他们跟两个孩子在一起。奥登正和孩子玩,他们家的小抚育者托伦一直使劲拉扯他的身体。他完全丧失了平时端正的仪表,身体被拉得不成样子。他情绪看上去相当不错。崔特正待在一个角落里,身体放松,对眼前的场景十分满意。
杜阿指着奥登扭曲的身体笑个不停,还挑逗似的轻轻碰触奥登。她非常清楚,崔特也知道——理者的身体如果扭曲到不是卵形的地步,皮肤会变得非常敏感。
杜阿说道:“我一直在想,奥登……要是通过电子通道,那个宇宙的一些规律可以影响到我们,那我们宇宙的规律会不会影响到他们呢?”
奥登正一边叫喊着,一边躲避杜阿的碰触,还不敢把孩子们甩脱。他气喘吁吁地说:“你要一直这么整我,我就不说。”
她随即停住,他便说:“你这个想法非常对路,杜阿。你简直太神奇了。你说得对,完全正确。两个宇宙的交叠是双向的……崔特,你把孩子们弄走,好吗?”
不用崔特动手,孩子们自己溜了下来。他们已经长大了不少,现在都开始懂事了。安尼斯很快就要上学了,而托伦已经开始表现出抚育者特有的倔强和顽固。
奥登说话的时候,崔特还在角落里,心里想着杜阿的美丽。
杜阿说:“如果来自那个宇宙的某些影响可以减慢我们太阳的聚变过程,让它冷却下来;那么我们宇宙的影响会不会加快他们恒星的聚变,造成过热呢?”
“完全正确,杜阿。你比大多数理者想得更明白。” “那他们的恒星会变得多热?”
“噢,不太热,只比以前热一点点,仅此而已。”
杜阿说:“可是我心里的不祥预感就在这个地方。”
“问题在于他们的太阳体积太大了。对于我们宇宙中微小的太阳而言,冷一点点丝毫没有关系。即使它们熄灭了,只要有电子通道在,我们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对于他们那些巨大无比的太阳来说,温度哪怕只是升高一点点,后果都是灾难性的。那里每一颗太阳都包含了太多物质,热核聚变只要有一点加速,都会导致爆炸。”
“爆炸!可是那些人怎么办?” “哪些人?” “就是生活在那个宇宙里的人。”
奥登面无表情,沉默良久,终于回答:“我不知道。”
“那么,要是我们的太阳爆炸了,会有什么后果呢?” “它不会爆炸。”
(崔特待在一旁,很奇怪为什么他俩都那么激动。
太阳怎么会爆炸?杜阿看上去更生气了,而奥登的脸色也很差。)杜阿说:“假如呢?它不会变得很热很热吗?”
“我想有可能。” “它要是爆炸,我们会不会全死掉?”
奥登踌躇一阵,口气冰冷地反问:“这有什么意义吗?杜阿。我们的太阳不会爆炸,别再问这么蠢的问题了。”
“是你让我提问的,奥登。这个问题当然有意义,因为电子通道的作用是双向的。他们的存在对我们意义重大。”
奥登直直地盯着她:“我从来没这么说过。” “我自己能想到。”
奥登说:“你想得太多了,杜阿——”
此时杜阿已经开始咆哮了。她完全发疯了。崔特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她叫道:“奥登,别转移话题。别想蒙混过去,你以为我是白痴吗?我是别的情者吗?你说过我的思维更像理者,我的头脑足以想到,电子通道的运行依赖于对方的操作。要是那些人都灭绝了,电子通道就会停滞,我们的太阳就会更加冷却,我们都会饿死。难道这个还不重要吗?”
奥登也开始咆哮了。“你知道的也只有这些。我们需要他们的协助,是因为那里能量密度太低,必须有个转换装置。要是他们的太阳爆炸了,能量流就会非常巨大,几百世内川流不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需要任何人为转换,直接吸收那些能量。所以我们并不需要他们,不管发生什么都无所谓——”
他们现在几乎都脸对着脸了。崔特吓坏了,他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分开他俩,跟他俩好好谈谈。可是他不知道如何开口。不过转眼间,他已经没必要挺身而出了。
洞穴外站着一个长老。不,是三个。他们开口说话,可是没引起屋里的注意。
崔特尖声叫道:“奥登!杜阿!”
然后他沉默了,身体瑟瑟发抖。他心里害怕,不知道长老们来干什么。他想逃走。
一个长老伸出他坚固而不透明的附肢,挡住了他:“站住。”
这话听起来非常刺耳,毫不客气。崔特被吓坏了。

看了一本科幻小说

名字叫《神们自己》

一共有三个部分

【1】

刚开始一个激烈的无聊的争论

使得哈兰姆登上了科学界的顶峰

也使得和他争论的蒂尼森跌入科学界的谷底

骄傲的哈兰姆成为了电子通道之父

享受着最顶级的膜拜

电子通道是一个可以和平行宇宙的人类交换能量的一个装置

平行宇宙中的人类需要我们宇宙中那种物质的能量

而我们宇宙也恰恰需要他们的能量

但是这样的交换都是会影响双方宇宙规律的

可是人类没人去研究,也没有人想知道因为我们享受着电子通道带来的无穷无尽的能量源

我们不能没有它们

所以,当一个年轻人拉蒙特对 电子通道提出质疑时

没人相信他

尤其是高高在上的 哈兰姆

拉蒙特开始自己研究是电子通道

他终于研究出电子通道的危害

他自行给平行宇宙的人类

发信息

告诉他们:危险

他也只能自己来开启拯救宇宙计划了

【2】

平行宇宙中的生物和我们人类不一样

他们的生命分为三种形式

情者、理者、抚育者

他们三个必须结合在一起才可以组成家庭

他们的世界中还有一些叫“长老”的生物

长老在平行宇宙中非常高贵

他们什么都懂得

没有什么知识是他们不知道的

因此很受尊敬

情者的身体很柔弱

她们每天只需要出去吃阳光

喂饱肚子

然后回来和理者、情者交欢

理者非常喜欢学习

最多的时间就是学习各种知识

可是说是家庭中最聪明的一个

抚育者的使命是照顾整个家庭

负责养育孩子

他们每个人的使命都非常的明了

每个人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谁也不互相干涉

也不存在谁对谁好,谁吃醋的概念

因为他们三个如果缺少一个

都不能交欢(也为做爱)

所以,他们过的非常和谐

杜阿是一个独立独行的情者

她和其他情者不一样

她的好奇心很强

她喜欢思考

其他情者都是不会思考的

所以当杜阿和奥登和崔特生了小理者,小抚育者两个小孩之后

她就不在好好吃阳光

因为她根本不想生第三个孩子,小情者

因为她知道

生下第三个孩子之后

她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而也将慢慢逝去

或者说

她终将逝去

但是她不想

因为她好奇心很强

她来到这个世界

不是为了逝去

而是为了自己

当大家嘲笑她和岩石交欢时

她一点都不在乎

因为这样可以使她更加有灵感和预感

使她更加思维敏捷

但是最后在崔特的背后预谋下

他们三个还是生下了  小情者

这让 杜阿 更加愤怒

杜阿 在长老的洞穴里研究它们的 电子通道

发现他们那个世界的太阳正在变的冷却

也就是说他们那个世界的能量已经变得越来越少

所以才发明了“电子通道”和另一个世界的人类索取能量

当她知道这样的做法会毁灭另一个宇宙的人类时

她更加愤怒了

她发送了:危险危险关闭关闭通道危险危险通道关闭

给另一个宇宙的人类

也就是 拉蒙特

就在这个时候

奥登和崔特赶来

他们三个进行了一次最后的交欢

他们变成了 长老

他们融合成了一种思想

再也没有情者,没有理者,也没有抚育者

他们变成了一个长老

因此 电子通道  没人再去关闭

【3】

那个被 哈兰姆 永远踩脚底的科学家 蒂尼森

不在爱地球

去月球移民

其实他想在月球作研究

拯救宇宙

最后他利用月球上的,质子同步加速器

置换了又是另外一个 “巨蛋宇宙” 的能量

这个“巨蛋宇宙”就是宇宙大爆炸之前的宇宙

这样的交换

又能完美的平衡“电子通道”给这个宇宙带来的危害

就这样 蒂尼森 又走向了科学之巅

他和拉蒙特一起成为了人类膜拜的人物

但是因为月球有一个美丽

并且给他无数灵感的女人

他从此移民月球

【思考】

第一部分

是在讽刺我们这个时代那些追求权势名利欲望的人类,他们为了自己的名望,不顾对这个世界的危害。还有那些不想听取不好意见的人类,他们只想贪婪的利用着这些美好的用之不竭的能量,却从不去思考对我们的危害,甚至对整个宇宙的危害。因为他们做不到,因为这些能量太棒了,对我们来说太方便了。

第二部分

平行宇宙也是我们人类的一个缩影,一直在强调他们交欢的时刻给彼此带来的灵感与影响,他们每次交欢的时候其实都是变成长老的时候,只是他们修炼还不够,只能短暂的形成。人类有时候是一个情者,有时候是一个理者,有时候还是一个抚育者,只有很好的达成一个平衡的时候,才能达到一个超级思维,需要我们好好修炼。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们地球上也可以这样结合那多完美,可惜我们的规律不是这样的。

第三部分

月球人对地球人的歧视依旧反应着人类的自私心理,月球和地球之间的矛盾也是显而易见,月球的科技比地球先进了好多年,但是月球依旧归地球政府掌管,也因此促发了月球人的不满。但是最后依旧以共赢的方式解决了那个难题,也因此让电子通道依旧保留,依旧拥有着能量。这个世界不缺少抱怨的人,缺少的是真正去改变的人,真正去改变世界的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学小说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