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岁转向天使投资,无穷的路

俞敏洪:无穷的梦想无穷的路
正是有了一批承载梦想的人,才有了新东方的“梦想之旅”。
就这样一路走来,“梦想之旅”走过了2005年、2006年和2007年,我们走过了数以百计的城市和大学。在未来的岁月里,我们还要继续走下去,只为了世界上最有魅力的两个字:梦想!
新东方的“梦想之旅”已经进行了3年,走过的城市有100多座,参加“梦想之旅”讲座的学生达到了几十万人。“梦想之旅”已经成为很多中国大学生耳熟能详的一个词汇。
如果说“梦想之旅”是纯粹的公益活动,这多少有点美化新东方了。作为一个每年努力招生才能够生存的培训机构,“梦想之旅”毫无疑问对于新东方的品牌宣传和市场推广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但如果我们只是为了新东方的品牌和招生去穿街走巷、大呼小叫,“梦想之旅”也不会让那么多的大学生激动、感动和心动。不管“梦想之旅”是否具有商业上的意义,其理想主义色彩始终是“梦想之旅”这一活动的主色调。
如果梦想的定义是对于未来更加美好的生活的一种渴望和追求,那么梦想对于一个人、一个组织、一个民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个人没有梦想就没有了生命力,一个组织没有梦想就没有了凝聚力,一个民族没有了梦想就没有了战斗力。马丁·路德金就是用他那篇“I
have a
dream”的伟大演讲震撼了美国和全世界,终于为美国黑人喊出了自由和平等;海伦·凯勒的一篇“Three
days to
see”表达了一个盲人希望用自己的双眼看一看这个美好世界的梦想,使得多少人从此无比珍惜身边的一草一木、一丝白云和一缕阳光。中国的强国之梦,使无数的仁人志士在近一百年的时间内前赴后继,义无反顾地去奋斗,去献出自己的生命。梦想给人带来希望,梦想给人带来勇气,梦想给人带来力量。因为梦想一定和未来相连,有未来在心中的人,不管现实生活多么艰难和痛苦,都会积聚足够的勇气和力量向未来出发。
正是基于上面对于梦想的阐释,我们开始了“梦想之旅”,既为了成就新东方的梦想,也为了激发学生的梦想。新东方的人是一批有着梦想的人,他们从来没有为了做一个培训机构而做培训,他们把新东方当成自己梦想的载体,就像一只蝴蝶长出了翅膀一样。“梦想之旅”演讲团的主要成员王强、徐小平、包凡一等,无一不是梦想家。曾记得20年前我们在北大穷困潦倒之时,连下一顿饭在哪里都还没有着落,却依然高谈阔论未来成为藏书家、音乐家和哲学家的梦想。后来人生起伏跌宕,各奔东西,互相之间10年没见。我到北美去,拜访的人远远不止这3位朋友,但我发现其他的人在现实生活的艰难之中把自己的梦想消灭殆尽,惟有这3位一开口依然谈着自己的梦想,虽然他们每天都在为生计而奔忙,但梦想依旧,令人感动。王强把有限的工资几乎除了家用之外全部用来买书,因为他的梦想是成为藏书家,今天的王强,在藏书界已经小有名气,家里藏书达到了几万本。当徐小平在北美工作没有着落时,却还在抱着吉他创作自己认为必然可以传世的作品,后来来到新东方,音乐家没有做成,改行做了咨询师,但音乐还是他血液的一部分,每次演讲完毕,一定要用沙哑的嗓音给学生歇斯底里地唱一曲,才感到畅快淋漓。包凡一在现实中依然手无缚鸡之力,但其哲学功底却变得日益深厚,依然好像不是食人间烟火之人。正是嗅到了这些人的梦想依旧,我才极力说服他们回到中国,加盟新东方。自从他们回来之日起,新东方的理想主义色彩变得日益浓厚。
正是有了一批承载梦想的人,才有了“梦想之旅”。一个没有梦想的人,如何去和学生谈伟大的梦想呢?在20多年艰苦卓绝的奋斗之后,我们深知梦想的力量。新东方一开始只是一个只有15个学生的小小培训班,是梦想的力量使它成为了中国教育培训界的一个奇迹。我希望用我们的切身体会告诉学生,即使你处于再卑微的状态,只要你有了梦想就能够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在我沿着大街小巷刷招生广告时,我就梦想着新东方有一天会有一栋栋学生书声朗朗的大楼。今天的新东方,在全国已经有了几十栋很漂亮的教学楼。我常常和学生说,一个人如果只是因为懒惰或者无所作为而乞讨,那是卑贱的,但一个人如果为了成为全世界最伟大的旅行家而一路要饭前进,那就是崇高的乞讨。
当我们面对学生无数双迷茫的眼睛,当我们一次次收到学生的来信,表达他们对于生活的痛苦和绝望时,我们知道我们应该上路了。尽管我们对于人生的感悟也很有限,但我们毕竟经历过迷茫、痛苦、绝望,毕竟从迷茫、痛苦和绝望中走出来过,也许我们能够用自身的经历和体会带给学生点什么。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们可以点燃学生梦想的火种,让那些梦想之火快要熄灭的学生重新燃烧起梦想的火焰。当我们坐在北京的办公室里时,我们内心有着不断和学生见面的渴望。既然这样,就让我们走出去吧,就像穆罕穆德所说的那样,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于是,在2005年初的一次酒酣耳热之际,大家豪言壮语要走遍中国的大学,把我们那点对于人生、对于学习、对于梦想的浅薄思想传授给学生。3月的一天,春寒料峭的日子,我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开始了“梦想之旅”,从北京走向保定、走向邯郸、走向洛阳、走向南阳,又从唐山走向沧州、走向济南、走向曲阜、走向烟台,再从上海走向苏州、走向南通、走向滁州。一路走了40多个城市,从穿棉衣开始到穿T-Shirt。学生们一双双渴望的眼睛让我们感动,学生们热情的掌声让我们激动,学生们一次次拥抱让我们心动。到最后我们已经忘记了劳累,多少次把嗓子讲哑了,又把嗓子讲好了;多少次讲完后累得躺在床上再也不想动弹,但第二天又奔波几百公里走进另一个掌声四起的礼堂。
不知道我们究竟带给了学生什么。学生们对于我们太宽厚了,一点点的思想和幽默就能报以热烈的掌声和笑声;中国的学生真是太好了,好学、勤奋、礼貌,尽管迷茫但是不失坚强。当几千学生冒雨打伞来听讲座,所有的雨伞在黑色的天空下像盛开的鲜花;当那些残疾的学生推着轮椅一步步走进礼堂,他们的身体变成了坚定的磐石一样;当学生挤不进礼堂站在窗户外面,他们的轮廓在灯光的剪影下变得如此的美丽。我们一次次地被感动得泪流满面,于是我们决定:每一年都要走下去,带着梦想、带着信念、带着坚强。为此,我们自己不得不变得更加有梦想、有信念、有坚强,我们不得不使自己不断地进步。
就这样一路走来,我们走过了2005年、2006年和2007年,我们走过了数以百计的城市和大学。在未来的岁月里,我们还要继续走下去,只为了世界上最有魅力的两个字:梦想!

图片 1

  1. 俞敏洪励志演讲稿
  2. 俞敏洪:你心中有没有越不过去的铁丝网
  3. 俞敏洪简介

徐小平出生于江苏泰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曾在北大任职,在海外多年,应俞敏洪邀请回国,成为新东方三驾马车之一,后来是真格基金创始人,一个天使投资人。3月20日在搜狐组织的北大未来大讲堂上,教室内涌入了超过座位一倍数量的人,每个入口处的人一直排到门外。

40岁前并不耀眼

听徐小平回忆他的成长史,人们会发现,40岁以前的他,辗转国内外,人生一直没有让人觉得耀眼的亮点。他称自己的人生奋斗艰苦而漫长。“我22岁才上大学、32岁才出国、40岁才回国创业、50岁才算成功。”

徐小平小时候读过一些唐诗宋词,上中学的时候想做文学家,后来以李大钊为偶像,“脑子里一直有东西要实现,要实现某些梦想”。

1983年,学音乐研究音乐文化的徐小平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我知道我特别需要北京大学的文史哲这样的东西。当时毕业虽然有很多分配的机会,但我自己选择了去北大。”这个决定后来影响了徐小平整个人生,尽管当时还看不出来。

“1983年的夏天,我到了北大,跟王强、俞敏洪认识,成为了朋友,后来也成为了一辈子的好朋友”。

俞敏洪后来成为新东方的创始人,上述三人也被业界称为新东方的三驾马车。

不惑之年回国创业

1987年前后,徐小平离开北大,出国留学,直到1995年,俞敏洪去看他。

“1995年底,俞敏洪来温哥华看我。当时我失业在家,俞敏洪事业有成,”正是这一年徐小平迎来了人生中的转折点,随后,他受俞敏洪的邀请回国,成为新东方创业元老之一,与俞敏洪等人共同推动新东方发展,直到2006年新东方登陆纽交所。

在这10年中,徐小平收获多多,这不仅指的是金钱上的财富,更主要的是经验。他现在布道时,经常这样说,关于创业很多人问我很多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创业有两个东西就够了,一个是idea,一个是team。我讲讲新东方的结构,这就是team的重要性。

在新东方一度是这样的结构,“老俞他是CEO管出国培训;我管学生的服务:如何申请奖学金、如何拿到签证;凡是跟英文有关、跟出国考试无关的都由王强负责。”

徐小平又说:“有人问我怎么寻找team,我总结了一下,有一个3C原则:第一个chemistry,队员之间仰慕和喜爱。第二complement,就是互补。新东方的互补是完美的,队员一定要互补,如果两个人重叠会有问题。第三compromise,学会协调。

50岁转向天使投资

后来为何会从新东方出来转向天使投资呢?对此,徐小平解释,1995年,俞敏洪到温哥华看我时,我问俞敏洪:你都这么有钱了,还追求什么?老俞沉吟半会儿说:还缺少崇高感!

2006年新东方上市了,我也像俞敏洪1995年那么有钱了。这时,我也开始感到极其缺乏崇高感。

进入天使投资领域,徐小平说是被误导进来的。“那时候有学生来找我,说老师我当年是新东方的学生,我说很棒。他说,我现在留学回来了,我说那更棒。他说我现在想创业,我说祝贺,再见!他说:NO!我需要你给我投资。我说我不懂投资。他说徐老师必须给我投资,因为我当年给新东方付过学费。这样被他误导着过来了。”

在这五六年间,徐小平成为天使投资界最天使的投资者,投资了上百个项目,这其中自然有失败的项目。“失败其实也很痛苦的。我安慰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亏了就亏了,至少创造了当年的GDP,至少为社会做了贡献。”

他调侃说,可以“以我老婆的脸色为标志,第一年是黑色,第二年是灰色,第三年是紫色,现在终于有了红色。”

建立基金专注创业项目

徐小平能够在天使投资的路上走下来,并越做越开心,无疑与他的那些成功案例有关。“期间我们投了小龙女。当年我投的五六十万美元的公司,两年后变成了2000万美元。我就意识到天使公司确实可以创造某种奇迹。所以就开始了我投资的历程。”

到2010年,徐小平称,自己和合伙人王强投的几个项目开始有上市、有并购,我们决定机构化,和著名的红杉资本成立一个3000万美元的基金。

这是在2011年底,真格基金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在北京宣布,双方合资共同成立新的真格基金,真格基金将专注于天使期的创业项目,计划在两年内投资上百家早期创业型企业。

徐小平称“我们在这个领域里每年都看到了很多人有梦想,带着激情以及对未来的展望,这样的人是不绝望的,这样的社会中的年轻人觉得未来有希望,社会也是不会有问题的,所以创业的中国代表了最积极的中国,代表了最有活力也最有希望的中国。你有剩余的精力你有一个idea,然后来找我们,来试试看,我们能不能一起来共同追求一个梦想。”

对于自己未来这两年的梦想,徐小平称:“用两三年投100家公司,创造10个新东方,如果有可能再来一个百度。这是我们的梦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励志美文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