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中国的孔繁森,家里家外

时间:1983年10月

  ——“争地案”问询杨美笔录
  好我的警察叔叔哩吧,我还敢哄你?我二哥今天真没在家,那天我二哥也真没打他,是发新叔他自己往后退绊到碌碡上磕昏啦!
  ——我是谁?叫啥?我是杨文杨武妹,叫杨美呀!
  ——多大?啥文化?说十七,十六周岁啦!小学三年级没念完,我妈生病躺在炕上,家里就不让我上学啦!当时连我二哥杨武一起停学啦。就我大哥杨文费劲吧啦才考上大学走了快半个月啦!
  ——啥?只说我二哥打人的事?好我的警察叔叔哩吧,你这不是说的犯法吗?我怎么咋说你都不相信哪,我二哥真没有打他,是发新叔他自己——让我说细一点?那好吧。
  是这样。十年前分单干我家和发新叔家不是一个组嘛,他是组长。听我奶说那时他就老欺负我家。我爸他人忒老实,发新叔就老让他多干活。像割草喂牲口,照看牛厦,本来是组里几家轮着的活,发新叔就老派给我爸。这些还不说,火车路东那块全队最好的水浇地,这都分到每家快十年啦,前一段我大哥竟测出来我家少一口人的地呀,可发新叔家地多了一口人的,你说这气人不气人啊!
  我大哥回到家就问我爸,那地当时咋分的,咋会少了一口人的地呀?我爸说,那地脚头不是还有个“渣堰”(整块地边不规则的微小地块)嘛,那算一口人的!我大哥又问我爸,整块地就够够的,为啥给咱家搭配个“渣堰”算一口人的呀?我爸也拗得不再说话。
  躺在炕上的我妈听了就催我爸快去向发新叔把地要过来,说这不马上就要收秋耕种呀,不然就又亏一年啦!我爸还是不说一句话,后来不耐烦了才攮了一句:过两天见了他再说吧!三天过去我爸也没有告我妈个说法。我妈又问我爸找发新叔问了没?问的结果咋样?我爸死横横说:问啦!还是那样!我妈一听就要让我扶她起来,让我扶她去找发新叔讨个说法。我大哥听见从小北窑赶紧过来告诉我妈,说他去找发新叔,一定在今年种麦前把一口人的地争回来。
  我大哥专门找了发新叔三次。最后一次在全队场院,当时他刚拉回一平车收割的豆萁,正在堆积整理。当时几乎家家都有人在场院忙着晾晒豆萁准备碾打,或在晾晒着棉花疙瘩。谁想我大哥刚一说出地的事,发新叔就恶狠狠地训损了我大哥一通:你吃撑的呀,竟管我家地多不多?你家地少吗?我家地多那是队里分时照顾的,你管得着吗?你小子多喝了几年墨水,会测地了哈!高考都考两年了考不上,你还有脸出你那家门?不是我说你,你今年还考不上的,你家这几辈了哪有那枸须根?警察叔叔呀,你们说,这说的是人话吗?你不知道把我大哥那个气的呀,回到家嚎啕大哭呀!直到高考分下来知道自己达线考上了,才慢慢地敢出家门走走了。
  大哥嚎啕大哭我妈她揪心呀!说什么也让我扶着她找发新叔——哎,呸!我们白叫他叔了,几代以前还是亲亲的一家呢,竟把我家欺负成这样!我扶着我妈找到发新家,没见人。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又到他家去堵他。见了面,我妈上去就责问他,为啥把我家杨文训损得那么狠?你还让我家娃活不活啦?再说我家娃几年考不上也挨不着你说啊?你这不也是多管闲事吗?我家娃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发新一听我妈来说这个事,不断地道歉赔不是。警察叔叔你说说,那有什么用啊!他再赔情道歉能保证我大哥不受伤害吗?我大哥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怨谁啊?后来说到我家少地他家多地的问题,发新一再给我妈说,大嫂子呀,你不要管我家地多不多啦,你家不少就行了嘛!我家多那是分的时候我从队里日弄下的。总不能说我日弄下的地给了你家吧?那我是傻子呀!我有毛病呀!
  他话说到这份上,我妈还给发新说,那整块地就够分了,为啥不给我家分够?而是补了一口人的“渣堰”,浇不上水,施不上肥。不如把我家那“渣堰”给你,在你家大块地给我家拨一口人的。哪知我妈刚一说,发新就表现出很生气,说话很不客气:那凭什么?你不愿要我就愿要啦?你家浇不上水施不上肥我家就行啦?说完他肥胖的身体踱向屋内,一副让我妈和我走出他家去的架势。
  回到家里,我妈肯定是连走路带生气,心脏病犯了三次,每次都是我掐住人中一会儿才苏醒过来。
  后来有二十多天吧,我二哥就从镇上饭店回来啦。他顺带从未婚媳妇家牵了一头牛准备犁耙秋地。在家大门口我正好碰见我二哥,就把发新家多地我家少地的事,把我爸、我大哥还有我妈费劲吧啦去要地不但没要着还受屈受气的事,一股脑儿地给我二哥倒豆子般全说了去。两个警察叔叔呀,这下可不得了啦,捅了马蜂窝啦!我二哥二话没说,把牛牵到家院里拴在槐树上,气呼呼地就奔出大门去啦。警察叔叔呀,我那二哥你们可能都知道吧?前几年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在村里临村常常打架,那可是出了名的呀!要不是这两年找了个媳妇,人家女方家资助他和未婚媳妇在镇上开个饭店的话,我妈说他恐怕早就被抓起来坐监了呀!
  半个小数左右我二哥回来了。神色有点慌张。我问他怎么啦,找见发新了吗?他说,找见啦。先到他家,人不在。找到场院,他正和小女儿摊开豆萁晾晒准备下午碾打。我二哥说,他二话没说上去就指着发新的额头大骂。发新害怕挨打吓得一直往后退,并不断答应着三两天就把他家一口人的地拨给咱家。真没想到发新退得那么快,绊到碌碡上摔倒了。整个人向后一翻,头磕在碌碡上,登时就流血昏过去啦!我二哥想是有点害怕,也顾不上发新小女儿哭叫起来,转过身就返回了家。进到中窑我二哥语气平静地告诉我妈,发新答应啦三两天把一口人的地拨给咱家。
  警察叔叔呀,没想到我二哥找他一下还真管事啊!昨天中午大热天的,发新打发小女儿来叫我爸,他俩大人一起到火车路东的地里把一口人的地拨给了我家。你们当警察,你们说说,这是啥世道呀!你老实,你和他讲道理,他不操理你,还斥骂你!你横道,责骂他,他竟乖乖地把地拨给你!
  ——妈呀,还要在上面摁手印呀?你们不会抓我走吧?我妈在中窑躺着还得有人照顾呀!
  ——怎么,警察叔叔呀,你们这就要走呀?你们能不能给我家做做主,让发新那不要脸的赔我家一口人的地十年的收成呀!
  
  (2015.7.19完稿20打传)
  
  题外话:小说怎么“说”?写小说一味地苦思冥想,不如找个角度,或说选个其中人物,让他(她)开口“说”。只要你找准了这个角度或说选对了这个人物,一切的情节内容都会铺展开来。近日又翻出1994年秋写了一节内容的小说《争地》,叙述用的第三人称全知全觉角度,读来感觉啰嗦,沉闷,如负重物。猛然想到让极次要人物或说在原来构思此篇小说时可能就没打算写入的“杨美”开口,来“说”这个故事,一下子就豁然开朗,整个故事水到渠成。因而我用了不到一天时间就全篇写完。时间过去了整整二十一年!原来写了一节内容(也许后面实在写不下去了啊)的一篇小说一天写完,这算不算忽然来了一种灵感?此段权且作为创作感言吧。

1994年11月29日,孔繁森在去新疆塔城考察边贸途中,因车祸殉职,年仅50岁。

地点:莘县县委单人宿舍

孔繁森,山东聊城市堂邑五里墩村人,1961年应征入伍,1966年9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1967年复员回到聊城,先后任聊城技工学校革委会副主任,共青团聊城地委常委,中共聊城地委宣传部副部长。1979年4月,孔繁森以党和国家的利益为重,自觉服从组织的安排,毅然放弃“高堂在,不远游”的古训,告别年逾古稀的老母、体弱多病的妻子和三个尚处幼年的孩子,首离桑梓,到海拔4700多米手西藏自治区岗巴县任县委副书记,历时三年之久。1988年,已任聊城行署副专员的孔繁森二离桑梓,任拉萨市副市长。1992年12月,二次赴藏已期满,由于工作需要,自治区党委希望他到条件更为艰苦的阿里地区任地委书记,此时,他又一次舍“小家”顾“大家”,留了下来,到被称为“世界屋脊的屋脊”的阿里地区任地委书记。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行程8万多公里,跑遍了全区106个乡中的98个,访贫问苦,调查研究,寻求阿里地区摆脱贫困,实现富裕的振兴之路。然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1994年11月29日,孔繁森在去新疆塔城考察边贸途中,因车祸殉职,年仅50岁。孔繁森同志是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培养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优秀领导干部中的杰出代表。他有着顾全大局、无私奉献的坚强党性,热爱人民、服务人民的满腔热忱,艰苦奋斗、廉洁奉公的高尚品质和开拓进取、求真务实的优良作风。

人物:孔繁森,40来岁,县委书记。

孔繁森要远赴阿里上任了。

王庆芝,40来岁,孔繁森妻,农民。

阿里地委所在地狮泉河镇远离拉萨1800公里,全地区平均海拔4000多米,是一个地广人稀的不毛之地。那里的经济发展水平还很落后,人民生活也很贫困,工作环境十分艰苦。

李建国,20来岁,县委通讯员。

孔繁森的内心也有矛盾,自己援藏多年,山东家中90岁的老母和体弱多病的妻子无人照顾,他总觉得欠家人的太多。晚上,他给妻子王庆芝打电话,听到妻子在话筒里的抽泣声,心里十分痛苦。秘书长倪德昌领来了阿里地委派来接他的藏族司机加措。第二天一大早,孔繁森领着秘书收养的两个藏族孤儿曲印和贡桑。一行人踏上了奔赴阿里的路途。一路上,阿里的壮丽山川令繁森心情热烈起来,也愈发感到了自己的使命。在路上,他们邂逅了在雪原中孤身行走的说唱艺人。阿里地委、行署为孔书记的到来开了个热烈的欢庆会。会上,达瓦专员为大家一一做了介绍。当孔繁森开门见山地问起阿里的电力情况时,大家全都沉默了,达瓦专员解释道,电力局总工为修电话病重去世了。干部中许多人想调走,孔繁森开了个对话会,请大家摆困难,可谁也不开口。曲印和贡桑这时出来添乱,两个孩子对爷爷吵嚷着要回拉萨。

小 杰:小学生,孔繁森子。

孔繁森开始了深入群众的工作。他和教委老孟来到山间的查布村小学,看见其实还是大孩子的小学教师嘎珍领着衣衫褴褛的孩子们在一起的情形,十分感动。当得知两位教师几个月没领到工资时,就掏出了自己的工资。在土屋里,两位孤寡老人生活艰难,孔繁森用自己背去的药箱为老人诊病,把老人的脚揣在怀里为老人暖脚,老人流下了眼泪。

[幕启。

孔繁森去兵站,小战士于青藏对孔繁森书记能报时的电子表很好奇,孔笑着将表送给他。入夜,在兵站营房里,孔弹着电子琴,和战士们同声唱起了《说句心里话》:“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

[县委单人宿舍,王庆芝焦急地看着桌上的马蹄钟表。

早晨起来,天下雪了,加措为孔书记捧来了母亲打的酥油茶。雪愈下愈大。阿里地区遭受了五十年不遇的雪灾,各县都有牲畜冻死,许多百姓已经断粮。地委办公室里一片忙碌,孔繁森紧急布置干部分头救灾。风雪大坂,战士于青藏爬在话杆上查这当口,领着女儿孔玲到拉萨来看望丈夫的王庆芝吐血住进了拉萨医院。孔玲给父亲打电话,要他马上回拉萨陪母亲做手术。

[儿子小杰坐在桌边做作业。

孔繁森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坚持到抗灾第一线指挥。在牧民帐蓬中,看到死去的遍地牲畜,孔说服老乡们把病弱的牛羊杀掉,保人要紧。牧民们不肯杀羊,加措与牧民们发生了争执。

王庆芝 今天是星期六,下班时间早过了,怎么还不回来?

孔繁森与司机加措被困在了风雪途中,这一夜,孔繁森觉得自己不行了,他写了遗言。天亮,达瓦专员一行人的马队在远处的山坡上出现,孔繁森得救了,加措兴奋地叫喊起来。

小 杰 我爸每次回来都晚。

一车车的救灾物资送到了牧民们手中,查布村小学的房顶上,五星红旗依然飘扬,孩子们朗的读书声传来。阿里地区在雪灾中挺了过来。小战士于青藏牺牲了。

王庆芝 为啥?

孔繁森满面憔悴地赶回拉萨,见到了病床上的妻子。王庆芝吞着孔在路上买来的饺子,难以下咽,夫妻百感交集,有一刻,都不禁失声哭了。孔繁森送走了妻女,就和倪德昌、加措坐上了去北京的航班。他们是去中央要救灾款的。孔在北京住在小旅店里,日夜奔走,款项终于批下来了。三个人欣喜万分。回到阿里,孔繁森和干部们商量起了阿里的未来。他说,我们共产党人,就是要领着群众,干出一个今生今世的幸福来。在“发展阿里,寻找优势战略研讨会”上,孔给干部群众列举了阿里的多项优势,干群受到了鼓舞,对阿里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小 杰
听叔叔阿姨们讲,我爸上班最早,下班最晚。不是擦地板,提开水,就是打扫走廓,整理办公室。他还是县里一把手呢,干那些杂活。

王庆芝 你爸把你带来县城上学,他顾不上你,你怎么吃饭?

小 杰 用开水冲方便面就是吃饭,定时闹钟一响就是催我上学。

王庆芝 你还不如在老家读书。

小 杰 我爸说这是叫我锻炼。

王庆芝 小杰,去问一问你爸什么时候回来,中不中?

小 杰
不中吧,我爸平时就不叫我随便去县委办公室。再说我的作业还没完成,等爸回来了,他要检查呢。

[有人在外说笑。

[小杰侧耳细听。

小 杰 妈,准是我爸回来了,他回来都是先给隔壁的高爷爷提水。

[起身把门堵上。

[孔繁森上。

孔繁森 小杰,门怎么不开?

小 杰 嘻嘻,爸,你猜谁来了?

孔繁森
总不是学校方老师又辅导你功课了?你从家转校到这里来,人家为你补课费了多少心血?

小 杰 不是方老师,他爱人病了,上午送的医院。

孔繁森 得的什么病?

小 杰 不知道。

孔繁森 送哪个医院了?

小 杰 不知道。

孔繁森 好小杰,你先在家,我去打个电话问问校长。

[王庆芝把门拉开。

王庆芝 繁森。

孔繁森 庆芝,你什么时候来了?

王庆芝 我

[孔繁森进屋把门关上。

孔繁森 我不知道你要来啊。

小 杰 我妈早就来了,让人好等。

孔繁森 吃饭了吗?

小 杰
招待所的赵叔叔见我妈来了叫她去吃饭,我听你说过咱家里人来找你不准吃公家饭,我没有叫妈去。我给妈泡了包方便面,妈也不吃。你给我买的方便面也快吃完了。

孔繁森 乖孩子。

[小杰又去做作业。

孔繁森 庆芝,我去弄饭来,不要饿坏了肚子。

王庆芝 不用了,弄来我也吃不下去。

孔繁森 你比上一次来瘦多了。

王庆芝 我差一点没有见阎王爷。

孔繁森 怎么了?

王庆芝 我大病一场。

孔繁森 怎不告诉我,啊?

王庆芝 同你结婚这么多年,你什么时候顾过家?

孔繁森 请你谅解我,我对不起你。我让你吃苦太多了,我欠你的也太多了。

王庆芝 咱娘八十多岁了,行动不便,时时刻刻离不了照顾。

孔繁森 我回家的次数少,多亏你在。有你在家料理着,我工作起来心里踏实啊。

王庆芝 繁森

孔繁森 嗯?

王庆芝 听说县里又有一批农转非指标?

孔繁森 听谁说的?

王庆芝 我

孔繁森
你也想农转非吗?我可给你说心里话,这一回本来有你的名额,可我考虑到咱家上有老下有小,里里外外少不了你,我想你还是等下一次吧?

王庆芝
我无所谓,城市户口农村户口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对我重要的是不拖你的后腿,让你工作起来安心。

[孔繁森不住地点头。

王庆芝 可是

孔繁森 可是什么?有话尽管说。你我结婚这么久了,讲起话来怎么吞吞吐吐的?

王庆芝 我,我怕你为难。

孔繁森 说吧。

王庆芝 我怕你不同意。

孔繁森 你说吧。

王庆芝
我可从没有求过你一回,这一回我求求你办一件事,不是为我,请你一定要给我个面子。

孔繁森 你先说说看。

王庆芝 繁森,二哥家的小峰高中毕业二年了,这一回农转非就不该有咱家一名?

孔繁森
前天二哥来给我说过,你又来说,是二哥托你的?我不是给他讲清楚了吗?咱是党员干部,咱只能以身作则,不能开这个后门。何况你的户口还没有解决呢?

王庆芝
我老了,孩子还小,他们年轻,前程还远着呢,你就不会提拔提拔?培养培养?

孔繁森 你叫我以权谋私?

王庆芝
我不叫你以权谋私,你对别人家关心的太多,对自家人要求得太严。你拍拍心问问,你当县里一把手是不是太不公平了?这一回我得病,要不是小峰往医院里拉得快,我早不行了。吃药、打针、住院,花那些钱不都是小峰干苦力挣的?再说二哥的身体也不好,二嫂供养小峰高中毕业不容易。当父母长辈的都是望子成龙,你忍心叫小峰出一辈子苦力吗?(人生哲理
)

孔繁森
咱是国家干部,政府有规章制度。不是开的杂货店,想怎么就怎么。我们不遵守谁还遵守?

王庆芝
可是,你看看人家。有的当一个小小的干部,楼房、电话、电器、地毯、小车、吃的、住的,哪样缺哪样少?咱家有什么?连你的工资也花不上。再说咱大哥吧,一个老实巴脚的庄稼人,盖计划内房子求你给买点木料你都不同意。侄子小宝要结婚,找你买辆凭票供给的自行车,你都不给办。你这样冷酷无情铁面无私,叫我们不能沾你一点点光啊。

孔繁森 我的光别人能沾,咱家的人一律不允许。咱是党员,一切都应该听党的。

[天黑下来,小杰拧亮台灯继续做作业。

孔繁森 小杰,作业还没有做好?

小 杰 做好了,你看。

[递作业本,立在一旁。

孔繁森 作业题都做对了,不过,小杰,这本子是从哪弄来的?

小 杰 是我从管理员张叔叔手里要的。

孔繁森 你会要?跟谁学的不自觉?

小 杰
我,我的本子用完了,身上又没有钱买,等你又不回来。我怕作业完成不了你批评我,我就借不,问张叔叔要了两个本子。

孔繁森 亏你还是一名少先队员,少先队员的宗旨是什么?

小 杰 我,我错了。

王庆芝 别哭孩子,明天妈回家前给你买一扎子。

孔繁森
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论什么时候公家的东西咱一分一厘也不能要。要的本子明天退回去。

王庆芝 那写了作业的还退啊?

孔繁森 退,写字的本子不退用钱补。

[有人敲门。

孔繁森 请进。

[小杰开门。

[县委通讯员李建国上。

李建国 孔书记。啊,王姨也来了?

孔繁森 这是县委通讯员小李,李建国,挺能干的一个小伙子。

王庆芝 认识,上次见过。

孔繁森 小李,有什么事?

李建国 刚才孔庆福到了办公室找您。

孔繁森
他的问题不是解决了吗?下个星期一他就可以进县委当司机,关于他爱人的工作我们也尽快安排。

李建国
不是为工作,他说明天是礼拜天,他想选个酒楼答谢你一下,希望您赴约。

孔繁森 请客送礼,我们共产党不兴这一套,你对他没有讲吗?

李建国
讲了。他说他在朝鲜就知道共产党好,真正认识共产党是从认识孔书记开始的。他情绪非常激动,眼泪都流出来了。

孔繁森
他在朝鲜出生,是移民我们莘县的华侨,没有工作,没有房子,我们作为党员干部要让他感受到祖国的温暖。他的工作没解决以前,是我们工作的忽疏,我们应该恳求他谅解才是。

李建国
我对他讲了。我说孔书记和县委领导研究决定,正式聘用他到县委工作,以后同孔书记见面的机会多的是,何必用请客方法而违犯了规章制度呢?

孔繁森 讲得对。 小雨又往办公室打电话没有?

李建国 您说您外甥?

孔繁森 是他。

李建国
打了。他说你给别人找工作办事情可卖力气,当外甥的在电厂干装卸煤的临时工,让您给调调工种比登山都难。他说你这当舅舅的真是黑脸包公,他发誓再不干扰你工作,任何事也不求你了。

[孔繁森摇了摇头,限入沉思。

李建国 孔书记,我

孔繁森 别我我他他的,有话说吧。

李建国 我不想参加高考了。

孔繁森 怎么?遇到挫折了?

李建国 我父亲刚去世,因为他欠下不少债,我才进县委当通讯员,我,我

孔繁森
噢,你是担心复习功课耽误了工作是不是?你放心,发现你是颗苗子就要培养到底。没有钱我资助,没有老师我帮你找,没有时间我给你挤,行了不?

李建国 孔书记,您真胜过我亲生父母,我考不上大学,我

[从椅子上站起欲下跪。

孔繁森
建国啊,记住,咱们都是穷孩子出身,勤务员,服务员才是咱的天职本份。不论你以后站在什么工作岗位,你要始终记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党员干部的唯一宗旨。

李建国 孔书记,我记住了,我这就回宿舍复习功课。

[李建国告辞而退。

[王庆芝目送李建国离去。

王庆芝 繁森,我理解你,原谅我给你添了麻烦。

孔繁森 方老师的爱人病了,不是急病大病不会进医院,我

王庆芝
你去打电话问问校长吧,要是知道方老师的爱人在哪个医院,你快回来,我陪你一起去看望。

孔繁森 庆芝

王庆芝 去吧,我给你做饭,回来吃饱了我们好上路。

小 杰 爸,妈,还有我呢?

孔繁森 好,我们一家人都去,一块儿度周末。

[窗外群星闪烁。

[街上灯火辉煌。

[徐徐落幕。

剧终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本文作者文集给作者留言我要投稿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故事文学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