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故事,原创小说

土拨鼠在站岗,有人要侵略他的家园。他的家在地下3米之处,有两个出口,里面有绵软的草絮供他们休息,但是这一切都无用了,已经有四五家土拨鼠的家被洗劫一空。

二十六

一个闷热的夏天,在湖北省西南面一座山岭上,一只黑色的大野猪,冒着白天的酷热,钻出草丛,朝山岭下跑去。

土拨鼠又名旱獭,他的皮毛很珍贵,能为人类换大钱,他的油能让马笼头和马缰绳坚固如钢铁。这些土拨鼠自己也知道。因此土拨鼠的妈妈让土拨鼠无论如何要守住自己的家园。

他们躲在地里,看着远处村子里炊烟缭绕,很是羡慕。两个人早已经是饥肠辘辘了,连续两天没有好好吃一口东西,已经是饿坏了。

  这是只体重100 来公斤的母猪。它长得粗壮,但看得出体质虚弱,因为,
它在半个月前生了一胎五个孩子,又做爹又当娘的,日夜操劳,连一个安稳觉都没睡过,身子怎能不虚弱呢?孩子的父亲,可算个十足的“二流子”,它什么也不管。自从“妻子”生产以后,它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这样,整个家庭的重担,都落到了野猪妈妈的肩上。

土拨鼠站岗已经3天了,3天里他目睹了不少同类进入了那队人马的皮囊。他们死得都很惨,有的才出生就被连窝端了。土拨鼠躲在一块岩石的草窠里把这一切看得很真切,看得自己毛骨悚然,但是为了家,为了家族长久的延续,他就是付出生命也不在乎。

天终于黑下来了,走出来,就直奔昨天的那家小商店。他们知道小商店老板出去打工了,不在家,偷东西相对要省事一些。在一个僻静处,停住了脚步。小狐狸仔细观察四周情况。小商店的灯还亮着,他们只有等待。

  天底下,所有的母亲都是疼爱子女的。野猪妈妈为了养活孩子,吃什么样的苦,冒什么样的脸,都心甘情愿。

又有一支队伍过来了,他们牵着马,扛着长杆,长杆上面有缝制的空空的丝织袋,那是用来捕捉土拨鼠用的,他们把这袋子罩在洞口,只要土拨鼠出来,就无一漏网。

“哥,咱们没有钱,也买不来东西呀!”土拨鼠脸上满是疑惑。

  这会儿,它是去给孩子们找吃的。对小猪仔来说,最鲜美的当然是蛇肉啰。

土拨鼠站立的地方很隐蔽,是一块岩石,岩石四周有蒿草,土拨鼠只要精心瞭望就会看到那队人马的一举一动。那队人马中有一个人最让土拨鼠痛恨,他的计谋很多,总是在别人放弃追杀时又想出一个主意,而且他的主意没有一个落空的,总能让那个丝织袋里盛满土拨鼠的同类。

“买不了,咱们不好去偷么。”小狐狸面容冷峻。

  山野中到处是蛇:树枝上缠绕的,躺在岩石上的,盘卷在草丛中的..

这个人30岁左右,正是人类的青年,对付土拨鼠他既有经验又耐得住兴致,他先把土拨鼠家的另一个洞口堵住,然后守住这一个洞口,又不是只守不攻,他会把一挂人类庆贺节日的鞭炮,拴在一只事先逮住的小土拨鼠的尾巴上,然后燃着爆竹,放开他,小土拨鼠受了惊吓,就会直奔洞里找妈妈,那么家里有多少土拨鼠都会在呛眼的煙雾下窜出洞口,一个家族就这样毁灭了。

“偷,能行么?”土拨鼠有些害怕,“这可是犯法的事情。”

  可是,要抓住它们却不容易。况且猪的动作似乎又不灵活,它能抓得住行动敏捷而又凶狠的蛇吗?

土拨鼠看到这儿哭了,他浑身颤抖着,他不知道他的家族会不会也是同样的命运。那伙人满载而归,土拨鼠回到家里把这事对妈妈说了,他当然也说了自己的惧怕和担心。

“犯法!”小狐狸不屑一笑,“咱们盗墓已经就是犯法了,也不在乎这一回了。”

  此刻,野猪妈妈已经来到岭下。它悄无声息地走着,眼睛骨碌碌地朝四处扫视搜索。这时,它听到了一阵“沙沙沙——沙沙沙!”的响声。这响声是从离它不远的草丛里发出的。野猪立刻停下,竖起耳朵细听,并作好争斗准备。

土拨鼠的妈妈身体很虚弱,刚为他生下3个小弟弟,因为奶水不太多,已经有两个小弟弟饿死了。妈妈听土拨鼠把这些说完,撑起身子对他说,人类在自讨苦吃,没了我们,就无法保持生态的平衡。

土拨鼠一想也是,就不言语了。

  草丛中正在慢慢游动的是一条蕲蛇,它来到这个世界至少有十年了。瞧!

土拨鼠明白了妈妈的话,他又去站岗了,但是这一次他有些心事重重,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他一下子长大了许多。

他们等了很久,看小商店的灯灭了,才长出一口气。又等了一会儿,想这家人睡着了,这才敢靠近。他们知道院子里面有狗,就被倍加小心。他们先去了前门,但一看门是铁门,里面插着门栓。窗户有铁栏,很难打开。还是去后门容易一些。可是,后门院里有狗。但还是瞒不过小狗的耳朵,它叫了起来。狗一叫,屋子灯就亮了,他们忙藏起来。主人拉着灯,“怎么回事?出去看看。”

  它的身筒有一个成年汉子的胳膊那么粗,昂着头,嘴里吐出紫黑色的信子。

这一天清晨,阳光很柔和,四周青草葳蕤一片祥和,是个让土拨鼠忘记灾难的美好时刻。就是在这样的时刻,那伙人又来了,他们采取灌水的方法,灌水当然不如放爆竹了。土拨鼠躲在岩石后面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狐狸忙学了两声猫叫。

  细长的尾巴一摇一晃。它游游停停,也许正在寻找食物。然而,它无论怎么也没想到,等待自己的不是鲜嫩的山鸡、野兔,却是冤家对头,一只龇牙咧嘴的野猪!

忽然他看到一只瘦弱的小土拨鼠拱出洞口,这让土拨鼠大吃一惊,他知道如果这只小土拨鼠也被在尾巴上拴上爆竹,那他的整个家族瞬间就会遭遇灭顶之灾。

“是猫,没事的。”屋子里女人说道。

  野猪,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么愚蠢。它知道正面进攻不稳妥,就跑到另一侧去了。

土拨鼠按捺不住了,他必须在这一刻力挽狂澜。如果可能他想和人类谈判,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换得和平也在所不辞。

小狐狸听了,胆就大了,站起身了。他嘴里依旧学着狗叫。狗一见认识他,就不叫了。上回就是这两只狗救了他们,让他们有机会逃跑。他们悄悄地靠近。狗靠近他们,嗅了嗅,很。打开门,从里面取了两根香肠,扔给小狗。狗有吃的了,就不叫了。

  这时,蕲蛇也发现了敌情。它并不掉头逃跑,而是摆出一付决斗的架势。

就在那几个少年往小土拨鼠的尾巴上拴长长一串红色爆竹时,土拨鼠箭一样窜了出去,他直奔那双绑爆竹的手,用他好看的两颗小门牙死死地将它咬住。少年松开了小土拨鼠,小土拨鼠连滚带爬回到洞中。

他们在屋里,看见吃的,就迫不及待地拿过来吃。土拨鼠因为吃得猛了,噎着了。小狐狸赶紧给找来一瓶饮料,让他喝下。土拨鼠喝了饮料,这才缓过来。刚要打嗝,就被小狐狸捂住了嘴,低声警告道:“知道这是哪么?你是不是想被抓住呀!”

  野猪没有立刻发动进攻。它耸起蓬松的颈毛,“咕噜噜”叫了一声,便向旁边一跃,紧跟着又九十度转弯,跑到另一边去了。

但是土拨鼠无疑被捉了,尾巴上拴爆竹的事也不能幸免了。

土拨鼠一听,立即压住了。好半天才缓过来。

  蕲蛇以为野猪扑过去了,张开血盆大口,“呼”地腾空蹿起,谁知扑了个空。

土拨鼠没有反抗,他很驯服,爆竹像风筝的尾巴一样牢牢地固定在他的尾巴上,这时候土拨鼠抬头看了看天,他很希望这时的天空真出现一只风筝,他好和它媲美一下,看谁飞得更高。

小狐狸摸黑找了个袋子,装了一些吃的喝的,像是火腿肠、烧鸡、咸蛋、面包、饼干,又拿了几瓶酒,几盒烟。商店里面没有太多东西,只能有多少算多少了。土拨鼠还想要吃,被小狐狸打了一下,“急什么急,有点出息,出去再说。”

  就这样,双方扑过去跃过来的,谁也没咬着谁,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爆竹点燃了,一阵震耳的鸣响如同打雷,土拨鼠没有跑,更没有回洞,他镇定了自己,任那爆竹一点点接近自己的身体,然后奋力一跃,跳上了那些惊慌失措的人们高高的肩头。

他把袋子交给土拨鼠,自己又摸到里屋,看炕上有两件皮袄,就穿在身上,又拿出来一件,交给土拨鼠,让他也穿上。

  其实,形势对野猪是有利的。因为,它和蛇相比,可以称之为庞然大物,自然,体力也比蛇不知大多少倍。现在,野猪的体力基本没什么消耗,而蕲蛇却已累坏了。

土拨鼠还有些犹豫,“拿这个干啥?还不如多拿点吃的呢。”

  双方都想休息一会儿。于是,它们各自呆在原地,虎视眈眈地对峙着。

小狐狸低声骂道:“你还想冻死呀!”

  足足五分钟里,它们就像木雕一样,谁也没有动弹过。此刻,空气好像凝固了。

土拨鼠一听,立即不言语了,立即穿上了。

  忽然,野猪开窍了。它毕竟是哺乳动物,比属于爬行类的蛇进化的程度高得多。其智慧也相对要高一些。它终于想出一个办法,要让蛇上当,然后置它于死地。

他们不敢多耽搁,背着东西,悄悄地离开了。出来的时候,小狐狸把吃过的东西的垃圾都拿走了,仍在院外。他不想给公安部门留下蛛丝马迹。

  于是,野猪就在蕲蛇面前忽左忽右地移动,其速度越来越快。

两个人跑到远处,找个僻静的地方,吃喝起来。两天没吃饭,真是饿极了,两个人狼吞虎咽,好不爽快。这真是饿了吃糠甜如蜜,饱了吃蜜也不甜。

  蕲蛇当然知道自己斗不过野猪,见对方不来进攻,也就不再主动出击。

吃了一会儿,土拨鼠还想再吃,被小狐狸拦住了,“就这些东西,咱们得省着点,知道吗。”

  它以防御为主,头颈扭来扭去。两只绿豆小眼盯住对方,密切地注视着事态的发展,以决定自己该怎么办。就这样,蕲蛇中了野猪的计了!

土拨鼠一听也是,就停手了。

  就像蛇的骨骼经不住抖动一样,它的颈骨也忍受不住忽左忽右地快速扭动。没几分钟的工夫,蕲蛇就觉得头颈僵硬,有点不听使唤。它的头再也不能高高昂起,而是一点一点地垂下去,这样,便意味着丧失了战斗力。

两个人藏好东西,就去观音娘娘庙里去取那个宝贝。他们在观音庙外面侦查了好久,见确实没有人了,这才进入大殿,见那个香盒还在,就赶紧上前去翻找,还好东西还在。心安了。小狐狸看看观音菩萨朦朦胧胧的影像,一股愧疚之感油然而生。他上去拿了檀香,点燃,然后插在香炉里。香炉还在原来的位置,这是黑老鸹让手下做的。他是信佛的,不敢冒犯佛祖。敬上三炷香,这才站好,面对观音菩萨,双手合十,闭目鞠躬,“菩萨,对不起,不是有意要破坏,是那帮坏人要抓我,我是情不得已。谢谢你大人不把小人怪,把我们的东西看护的很好,谢谢你了,等我们有了钱,一定来给你们重塑谨慎,再造庙宇。”

  野猪见时机已到,便后腿一蹬,向蕲蛇猛扑过去。蕲蛇见势不妙,刷的一蹿,向灌木丛里逃去。

就在他叨念的时候,庙门“吱嘎!”一声打开了,一个人影闪了进来。就在他们惊恐万分的时候,那个人说话了,“是小狐狸吧!”

  灌木一棵紧挨一棵,密密匝匝,把野猪挡住了。它无法可想,只得绕道去追。

小狐狸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嘎子张,“你怎么来了?”

  这时,蕲蛇早游过灌木丛,又从从容容地钻进了自己的土洞。

“我是刚逃出来的。”嘎子张说道。

  野猪赶到那里,凭它的鼻子,闻到了蛇的气味。它找到了洞口。它见洞口只有茶杯大,犯愁了。它干嚎一阵,便开始用爪子刨土。它的爪子很厉害,三下两弄,就刨了一尺多深。可是,这时候却遇到了一块坚硬的石头,爪子起不了作用,它就张嘴去咬。不错,它的牙齿确实尖利,可以咬断一般动物的骨头,可是,对石头却无可奈何。于是,它停下休息,它两眼盯着洞口,似乎在想主意。

“我正找你呢,你怎么陷害我们?”小狐狸厉声问道。

  大约过了五分钟,它的劲儿又来了。它像发疯似的,用嘴拱,使爪刨,把洞口附近的野草都清除掉,接着,把鼻子对准洞口,呼哧呼哧地朝里喷气。

“嘘~!小点声。”嘎子张神色慌张,“小心被黑老鸹那伙人听到。”见小狐狸听话了,这才说道:“先放开手,抓的疼了。”

  没一会儿,洞里就充满了一股热烘烘的腥臭味儿。

小狐狸知道他不会逃跑,就放手了。

  蕲蛇最怕这味儿。它实在憋不住,就顾不得危险,收缩着身子倒游出来。

“那天被黑老鸹抓了,我想招,可是他们揍我,看把我打得,还威胁我家人,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也知道错了,可也是事出有因呀!你也看到我受伤了的。”嘎子张解释道。

  “咔嚓!”野猪一口咬住了蕲蛇尾巴。蕲蛇疼得拼命挣扎.又朝洞里钻去。野猪哪里肯放?它咬住它,使劲儿把它往外拉。没相持多久,蕲蛇就被拉出了洞。不料,野猪用力过猛,不当心打了一个趔趄。蕲蛇趁此机会将身子像橡皮筋那样猛地一收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一声落到野猪背上,然后,飞快地缠住了它的肚子。蕲蛇对付野猪最厉害的一招就是缠。因为,野猪身体内有抗毒素,咬它一口,不会置它于死地,只有死死地缠住它。

“好吧!原谅你了。”小狐狸觉得有道理,放在自己身上,也不能挺过去那顿打,“咱们的交易怎么办?”

  这时,野猪力气再大,也没法子了!它嚎叫着,蹦跳着,想甩掉蕲蛇,哪知,蕲蛇却把它勒得更紧了。它急了,就咬住蕲蛇使劲拉,可是,它力气使得太大,只听“咔嚓”一声,它将蛇尾巴咬断了。

“这里不安全,咱们躲到外面去说吧!”嘎子张有一些担心。

  蕲蛇被咬断了尾巴,痛得发了狂。它使出像人类的气功一样的功夫,将身子变细拉长,一圈一圈,死死箍住野猪,还慢慢向它的颈部缠过去。眼看野猪快憋不过气来了。这蠢猪却还要贪嘴。在这紧急关头它竟津津有味地嚼起蛇尾巴来。

小狐狸一想也是,就跟着他走。

  蛇反败为胜,变得更加凶恶。它摇动着脑袋,左一口,右一口,把野猪的两只耳朵咬得鲜血淋淋。

他们刚出来外庙门,就听见有人向这边追来了,是黑老鸹一伙人。他们发现了嘎子张逃跑了。这个方向只有这个观音娘娘庙,就追过来了。

  野猪无法招架,痛得乱叫乱跳,接着便把头一扎.拼命朝山坡上跑去。

三个人赶紧逃跑,慌不择路,好在小庙四周就是庄稼地,他们钻进去,就不见人影了。黑老鸹这伙人追过来,一看没人了,只得悻悻而归。

  它想去讨“救兵”。然而,它忘了自己同类的生活习性。野猪喜欢夜间活动的,白天躲在山洞或草丛里睡觉。而只有当上了神圣的母亲时,才会出来觅食。这头母野猪像一股黑色的旋风,向山坡上冲去。山坡越来越陡,它跑得越来越慢。

不过黑老鸹并不扫兴,他在嘎子张身上也装了跟踪器。这次放跑嘎子张也是他的计策,故意放跑的,追人也是虚张声势。连日来抓不到小狐狸,他很着急,生怕他先去交易了。要想找到小狐狸,就得依靠嘎子张。这样也可以知道刘泉义一伙人的动向。

  此刻,蕲蛇已处于优势。它把野猪咬得遍休鳞伤,还牢牢地缠住了它的头颈。

三个人跑出老远,一看没人追来了,才停下脚步。这一路跑,脸蛋被庄稼叶子划得生疼,嘴巴也不停地喘气。三个人瘫坐在地上。

  野猪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它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连脚步都快迈不开了。

“这伙人是从哪里来的?这么强悍。”土拨鼠是心惊肉跳。

  要是没有对付蕲蛇的其他招数,不用多久,它就会窒息而死的。

“他们也是专门贩卖文物的团伙,这伙人没有钱,就靠抢,什么来钱快就做什么。”嘎子张说道。

  蕲蛇胜利在望。尽管这胜利对它来说没有什么大收获——它无法吞吃野猪。然而,它毕竟能死里逃生了。

“这不就是土匪么。”土拨鼠说道。

  野猪踉踉跄跄地向坡顶爬去。每迈出一步,它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它已经快迈不动四只蹄子了。它随时有可能塌倒在地。它倒下了,窝里五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就得饿死。此刻,它为了自己,为了孩子,它屏住气,艰难地一步步往上爬。它终于爬到了坡顶。一登上坡顶,野猪顿时有了力量。只见它身子一蜷,四足收缩,然后猛地拌倒下来,就像一段被烧焦的木头,骨碌碌地翻滚着,直往坡下落去。

“是啊!他们不讲道义。”嘎子张摇摇头,说道,“贩卖文物来钱最快,他们就做这个。陆家庄出现文物,他们就随风而至了。”

  坡上的小草被压倒了,野花被碾烂了,小灌木被砸断了。坡上凸起的岩石,又似一把把锋利的刀,戳破野猪的皮肉..

“那刘泉义这伙人怎么有外国人,是怎么回事?”小狐狸问道。

  野猪足足滚了两分多钟,终于跌进了坡下的一个小水沟里。它痛得哼哼乱吼。它马上看到,它这番疼痛是值得的。因为缠在身上的蕲蛇已被摔得皮开肉绽,它的肚子被石尖划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连肠子也掉出来了。那三角形的脑袋也开了花。蕲蛇已死了。

“刘泉义就是外国一家公司驻中国的总经理,他们也贩卖文物。”嘎子张说道。

  尽管蛇蕲已死,可野猪仍是按规矩办事。它先用前脚紧紧夹住蛇的七寸,再用后足迅速把它的半截尾部挟牢。然后,这个既凶狠又慈爱的野猪妈妈,衔起鲜血淋淋的蕲蛇,欢快地朝窝跑去,喂它的儿女去了。

小狐狸听了没有言语。

  (马天宝)

“现在这到处逃跑也不是办法呀!咱们还是快一些交易吧!”土拨鼠害怕夜长梦多。

“我也是这么想的。”嘎子张说道。

“只有你与刘泉义能联系上,那你去找他,我们等着。”土拨鼠说道。

“好!”嘎子张很赞同,他也想尽快拿到钱,“咱们在哪碰头。”

“我们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土拨鼠说道,“去……。”

他刚要说去哪,就被小狐狸拦住了,“我们现在可能暴露了,黑老鸹找我们,公安部门也在找,我们要躲起来。”

“咱们有电话,那就用电话联系吧!”嘎子张说道。

“电话!不能用了。”小狐狸语气不容置疑,“现在弄不好公安部门已经监视电话了。”

“那怎么办?”嘎子张有一些为难了。

“我们对这一带熟悉,就躲在这里。”小狐狸四处看着,“你们来就得开车,在车上装一面小红旗,车在大道上,我们就能发现,就去联系你们。”

“好!”嘎子张明白他这是害怕被抓,就答应了。

说好了,三个人就分手了。

小狐狸找到藏东西的地方,带上东西,背着,就上山了。他们找到那个藏在深山的山洞,找一些石头和树枝野草,将洞口遮住,然后在里面铺上大衣,躺在上面,感觉还算舒服。这个山洞洞口不是很大,人可以轻松出入。封住洞口的石头都很方整,垒起来,从外面看与山石一个样,不知道的人,很难发现它。洞里面的空间很大,有半间房子那么大,若是在里面摆上一个小方桌,四、五个人吃饭或者打麻将,都不显得拥挤。这个山洞,还是他们小时候上山捡蘑菇、割草、放牛时候发现的呢。当时洞口非常小,看见有狐狸从里面出入,就来抓,洞口小,就用石头砸,越砸越大,能容下人进出了。进去一看,原来里面的空间很大呢,有一窝小狐狸在里面,狐狸妈妈给它们造了一个很暖和的窝。他们见小狐狸很可爱,不忍心伤害,就离开了。没想到,狐狸妈妈回来后,嗅到了生人来过的气味儿,连夜搬家了,离开了这里。自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见到那只狐狸。也不知道那些小狐狸长大没有。山洞,就成了他们进山歇息、玩耍的地方了,为了不让外人知道,他们特意把洞口封住。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们把这个山洞取名叫“三星斜月洞”,这是出自《西游记》小说里面的名称,是孙悟空的师父菩提老祖修炼的地方。

土拨鼠还要再吃东西,被小狐狸阻止了,他说不知道要在山上待几天,食物得省着吃。土拨鼠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听话了。两个人就这么睡了。

“supports_spdy”: true            },           
“img10.360buyimg.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img11.360buyimg.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img12.360buyimg.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img13.360buyimg.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img14.360buyimg.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imgx.mediav.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imp.optaim.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interactive.alitrip.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irs01.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isdspeed.qq.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item.jd.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item.taobao.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jiangsixutangsz.tmall.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jspassport.ssl.qhimg.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ju.taobao.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jx.tmall.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ke.qq.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lego.alicdn.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lingyin.tmall.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list.tmall.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log.mmstat.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login.taobao.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luckygo.ews.m.jaeapp.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luckygo.shopmodule.jaeapp.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simba.taobao.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a.m.taobao.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ail.qq.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ap.taobao.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atch.p4p.1688.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aterial-ssl.mediav.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aterial.mediav.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aterial.mtty.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detail.tmall.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dskip.taobao.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idwaymyf.tmall.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isc.360buyimg.com:443”: {             
“supports_spdy”: true            },            “msg.taobao.com:443”: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学小说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