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永存心间,谁陪父亲看电视

引导语:在父爱面前,我们的孝心显得如此苍白。

图片 1

这曾是我酝酿已久的第一篇博文,此文章献给我最敬爱的父亲!也真诚祝福天下所有的父亲幸福安康!

大哥从城里抱回一台黑白电视机,高兴地对父亲说:以后,您可以看自己喜欢的京剧了。

都说母爱是伟大的,从有生命迹象的时候就一直赖以母亲体内生存,后而出生又以母亲的母乳滋养生命,所以,母亲的爱是伟大的,那么你们觉得父爱伟大吗?

今天,我选择把这篇文章整理后,发表在我的《简书》文章里。这样做,有对父亲发自内心的思念与敬重,也希望永存心间的父爱可以继续在寒风里带给我温暖,在失意时给予我激励,如一盏明灯,在我探索的暗夜里为我照亮前程。

父亲退休不久,母亲离开人世。父亲没有打牌、泡茶馆的爱好,只喜欢成天抱着收音机听京剧。

“我认为父爱同样也是伟大的。”

记得大约在2000年的父亲节前后,当时正在北京广播学院读书的我曾于《焦作日报》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父爱无边》的文章,那篇文章以及我此前于2008年发表的一篇描述母爱的文章《生命的负重》都被父亲剪报珍藏,连同我在大学读书期间写给父母的那些信件,一直被父亲锁在他自己的抽屉里。

大哥把电视机放在父亲的房里,每天提前看节目预告,然后全家人挤在一起看京剧。10年过去了,大哥大姐先后结婚,家里就剩我和父亲。我常常把电视机调好台,让父亲一个人看。渐渐的,我发现电视机常常关了。父亲含混地说:电视机自己关的。我以为电视机出了问题,便又为父亲买了台大彩电。但不到一星期,又出现同样的情况。(感人爱情故事
)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她说的。

2016年的父亲节,也是我最敬爱的父亲离去后的第6个父亲节。常常觉得,父亲没有离开,就在天空的某处关注着我,父爱永远伴我身边!(看到照片,亲切如昨,是父亲在世时恰好有个机会与妈妈补拍的婚纱照,那时二十多岁的我也参与拍了张照片)。事死者,如事生。爸爸,您在天堂还好吧?

一次,我给父亲调好京剧节目频道,坐在外屋,一会儿,听到父亲调台的声音,然后啪的一声关了。我走进去,父亲有些惊慌。

那天跟朋友聚会,刚好中途她有事先走了,留下她的朋友和我。可能是因为她是一个自来熟的阳光女孩,我是一个话唠,后来我们聊了很多。聊生活聊梦想聊情感。

图片 2

我忽然注意到父亲浑浊的眼睛,说:爸,刚买电视机时,您看不看得清,听不听得见?他点点头,又摇摇头,有些吃力地说:看不清楚。

后来她突然沉默,拿出手机看了看,又把手机放进衣服,我无意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咬着好看的嘴唇,双手紧紧握住拳头,似乎在忍着什么。暖暖的春光照在她那乌黑好看的发上,显得金光闪闪,生气许多,似一条长长瀑布。

图片 3

我的心突然一痛:您为什么不说呢?我们可以把电视机放近一点,可以把声音开大一点。父亲没说话,只是摇摇头。

我试探性问了一句:“怎么了。”

Father always wants me to be healthy and happy, so I must be healthy and
happy. Father always wants me to be brave, and I want to be a good
daughter, so I must be brave.
(父亲总是希望我健康快乐,所以我必须健康快乐。父亲总是希望我坚强,而我也希望做一个好女儿,所以我必须坚强。)

10年来,父亲一直看不清画面,也听不清声音,他硬撑着,只是不想拂了儿女们的心意。我们也一直以为自己尽了孝心,还沾沾自喜。在父爱面前,我们的孝心显得如此苍白。

她突然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猛得趴在桌上哭泣。身边陌生人投来似箭的目光,活生生的把我当做欺负她的肇事者,我很无辜,好想逃走。无奈同情心和好奇心太过泛滥。

我知道父亲的爱,从未离去,永远在我心间!希望父亲的在天之灵能够感知儿女们对他的深切怀念与真心感恩,也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能够引起情感上的共鸣,更加珍惜身边的亲人、朋友,善待他人,善待自己,善待生命里的每一天。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没事吧,怎么哭了。”我倒了一杯水放在她的面前。

父爱永存心间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起头,这时,本就生的好看的眼睛有了刚刚泪水的洗礼,变得更加明亮,更加好看。

2011年于我而言,将是永生难忘的一年,这一年的年初,我的父亲因病离世,而就像是对他外公生命的延续,我的孩子随后不久来到世间,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相信,依照爸爸对我的关爱与理解,他一定愿意我这样来诠释。

真是没良心,人家都哭了,你还有心思欣赏她的眼睛,不过,眼睛真的很好看。

父爱厚重如山,怀念痛彻心扉,回顾一年来的经历,本着新闻工作者尊重真实性的基本原则,我无法略过父女情感来记录2011。自从父亲离开后,我常常觉得生命恍若隔世,有时又觉得灵魂如游丝一般飘忽没有着落,文字的记录是一种释放忧伤的方式,带给我片刻的安宁,让我能在安宁中吸气、呼气,这样,将父亲给予我的生命,好好延续!

“你觉得这个世界上父爱伟大吗?”她盯着我的脸,一眨不眨,好像要把我那圆形脸看出点什么,幸好我没化妆,也没长痘。

我读中学二年级的时候,曾经碰触过一次生命的死亡线,那是在和同学们去帮一位老师回农村收玉米的路上,被侧面驶来的长途汽车撞出十三米远,脑颅骨骨折,脑大面积渗血。我那闻讯赶来的父亲斩钉截铁地对医生说:“这是我的女儿,不要追问肇事司机是谁,花三万、五万元都由我负责,请一定救救我的女儿!”父亲还以他平时喜欢读一些医学书籍的经验,建议医生尽量不手术而采取保守治疗,并从大医院请来医生会诊,是父母半年多的无私关爱和悉心呵护,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后来,一想到我这脆弱的生命曾在生死关头被父母力挽狂澜般保护过,我就会在感动之余,从不向困难与挫折低头,我那本性脆弱的心灵也常常无法不坚强。

“他们都说母爱很伟大,我认为父爱同样也很伟大。”她双手紧紧握着装满水的玻璃杯,好像想扯出点什么。

父亲心地善良为人好,他因病离世后,以前单位里的不少同事好友深感痛心难过,自发地组织在一起为他悼念;老家医院的院长也对我说,他觉得我父亲乐观和善,是个非常让人怀念的老人。而我的世界,更仿佛一下子坍塌了,从中学二年级那次车祸以来,我就把回报父母作为自己的心灵寄托,努力上进也好,挖掘自身潜力做最好的自己也好,都是为了让关爱我的亲人因我而骄傲,因我而更好。而今,那么关爱我的父亲竟然去了,让我如何不难过,不纠结,不怀念,不肝肠寸断?

“怎么了,可以跟我说说?”我惊讶,

一年来,伤心的泪水和暗夜里尚可呼吸的心,痛,一次次冲刷,一次次侵袭,竟多了白发,使我记起一九八九年我车祸后父母在照顾我的半年中一下子多了的白发。我常常追忆,从童年的一幕幕,到成长的一步步,在脑海中回放有生之年的经历。当然,父亲的关爱贯穿我的生命,我也知道,这份沉甸甸、厚重如山的父爱永存我心间,在寒风里带给我温暖,在失意时给予我激励,如一盏明灯,在我探索的暗夜里为我照亮前程。

之后她开始跟我聊了起来。

最让我感激的是,这份厚重的父爱留给我一把开启心智的钥匙,让我把生命看清楚,让我更懂得珍惜与回报,让我更有悲悯之情怀,从而更善待生活和生命。让我在百转千回的心灵历练中,终于重新把握去伪存真、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是的,我之所以痛不欲生,有时会在自责中耗费心力地纠结怎么没能保护好爸爸呢,这是因为我对父亲的孝心和对父亲由衷的敬爱,而最好的爱,有一种普遍认同的说法是珍惜和成全,当然也包括理解和信任。如果说理解、信任、珍惜是不同的表达方式,那么成全心意就是爱的目的———让你所爱的人过得更好、好好活着,舒展他或她的生命。从这个意义上讲,上有年迈母亲,下有单纯幼儿,我真正履行善待自我、舒展生命地好好活着,继续踏实努力工作,照顾好老人孩子,团结好兄姐亲友,才是对父爱最好的回报,也是对父亲临终前对我的牵挂与关心最好的成全。

她是他父亲的独生女外加掌上明珠,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说过,他是她的骑士,她是他的公主,她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走了,所以,从小到大只有父亲在她身边。

听我妈妈和我大姐说,父亲在病重的时候还很牵挂关心我和即将出世的宝宝,而我也曾多么心痛父亲的病情和突然离去。一个同事安慰我说,我其实是幸运的,因为我有这么好的父亲和充满爱的亲子关系,所以我应该化悲伤为力量,好好生活,用实际行动把这种爱传承下去,传递出去……我真想对父亲说,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当父女,生活在这个充满关爱的家庭我很知足,来生还要在这样的家,还有这么好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

她小时候听年迈的奶奶说,她母亲在医院生她的时候,父亲一直在临床陪伴,一方面想能更好地照顾她的母亲,另一方面是想她来到世界上睁开的第一眼看到的人是他,当她的哭闹发出已经来到这个世界的信号时,她的父亲用颤巍巍的双手接住她,眼泪啪的一声掉在她那粉嫩的小脸上,她笑开了花。

从我出车祸时力挽狂澜般挽救给予我第二次生命,到生活中无私奉献父爱的点点滴滴,父亲总是想为孩子们为家人多付出他的关爱。所以我应该用心诠释、理解父亲的心意让父亲放心,要更好地爱自己,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爱自己本身就是一种孝顺。爱自己的人才有能力爱别人,才有能力为自己所挚爱的工作事业倾心奋斗。生老病死,也许人人都不能避免,但我愿意执着地相信,精神不灭,真爱久远,爱和希望永远承载着温暖和力量,让生命在艰辛中磨砺出亮色,带给生活难能可贵的平和宁静,提醒我们善待众生,提醒我们好好活着,父爱,永远留存在我心间!

护士称了她的体重,笑道:“刚好七斤,很健康。”

从故乡电视台的一名新闻主播,到后来的不断学习深造,赴英国攻读硕士学位,以至来到央视继续我一直挚爱的媒体工作,这期间所有的经历都离不开父亲对我的支持、关注与鼓励。父亲一直希望我勤学奋斗,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告别2011,迎来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我将事死者,如事生,牢记父亲对我的厚望与鼓励,牢记父亲勤劳朴实、踏实进取的精神和凡事为他人着想的美德,在工作和生活中更加用心用力踏实进取,不断学习做更好的自己,切实履行我对父亲的孝心与敬爱,努力成全父亲对我的期望与关爱!

身边奶奶和几个姑姑们笑得很开心,可是她的父亲却用双手揉搓着眼睛。

     

奶奶问父亲怎么了,

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竟然没忍住哭了:“妈,那孩子七斤重,她生的时候一定很疼啊,”

是的,他那伟岸的父亲第一次在人前哭了,旁边的护士和医生看了很是欣慰。

后来她的生活一直有父亲负责,别人笑话他瞎操心,这些事让女人来做就行,父亲只是淡淡道:“她很不容易,我应该为孩子做点什么。”

后来,朋友的父亲被街坊邻居起了一个称号,叫居家好男人。大家都很羡慕她的母亲。

可惜,她的母亲在她三岁那年不幸得病身亡。为此,她的父亲一天一夜没吃饭,一直在发呆。朋友的奶奶终于看不下去了,把正在一边玩耍的她抱到她父亲面前吼道:“你媳妇走了我也伤心,但是你是这个家的顶梁柱,看看你那女儿,你别忘了你还有女儿要照顾。”

她的父亲像是被什么惊醒一样,抬头看向她
,发现她正在对他笑。从此以后他的父亲越发爱护她,教她说话,陪她玩,伴她成长,似乎要把对母亲的爱一并也给了她,但是却不会溺爱她。

邻居大姨跟朋友说,在她六岁大的时候,因为她的父亲还很年轻,奶奶不忍家里香火断了,找她父亲商量让他再找个人结婚,他的父亲不同意,之后她奶奶就整日洗脸,奶奶知道朋友的父亲孝心重,果不其然,后来她的父亲被迫答应了。

后来有个阿姨来家里住,她说她是有印象的,那个阿姨她不喜欢,从她进门的第三天就给她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刚好被她刚下班得父亲看见,两步并一步快步到她面前,把哇哇大哭的她抱在怀里。那个阿姨刚想解释什么,却被朋友的父亲清冷的语气说一句话,气红了脸跑出去。

她说,她已经忘记她的父亲说什么了,能让那个阿姨气红脸跑出去的,应该不是什么好话吧,至少从那天起,她的家里再也没有什么阿姨出现了。

她告诉我,后来,她那年迈奶奶在她12岁那年去世了,临走前拉着她的手说了很多话,

她奶奶说:“你父亲一直不肯再婚,你知道因为什么吗?”

她想了想,摇摇头。

“那都是因为你,大家都说后妈是恶毒的,你父亲本来不信,但自从那个女人打了你之后,他就信了,他的宝贝自己都不舍得打,真的让别人欺负呢?”

她看了一眼门外正在抽烟的父亲,眼中湿润。奶奶去世后他的父亲并没有哭,只是不停的喝酒,醉酒后拉着她的手喃喃道:“你知道吗?父亲没有母亲了。”

年纪尚小不懂的她,只是点点头,她告诉我,当他长大后回想这件事,她还是不能够站在她父亲的角度,去感受失去妈妈的那种感觉,因为她没有妈妈。

她说,让她更感动的一件事是在她15岁那年,她早上去上洗手间时发生下身有血,她哭了红眼睛告诉父亲,父亲紧张地抓住她的手一直安慰着,把他带到已在医院当护士的邻居姐姐家里。

邻居姐姐把她带到屋里,父亲在外着急的等着,邻居叔叔给她父亲倒茶,安慰着没事的,可她的父亲却一直望着门口,等待结果。

过了好一会儿,她红着脸和邻居姐姐从屋里出来,她的父亲走上前问怎么样了,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最后是邻居姐姐告诉了父亲,那时候她感觉她那伟岸的父亲像是松了一口气,连忙致谢。

隔天下午,她刚放学回家的时,发现她的父亲拿着东西在弄些什么,她走上前一看,发现那是女生用的东西。

她发现她的父亲红着老脸,解释道:“我跟你邻居姐姐学的,你若是不会弄,我就可以教你,这几天你就多休息,其他的事情我来做就好。”

她说,那是她的父亲,却把母亲的那部分全包了。

后来在她十八岁的时候,她谈恋爱了,对方是一个很阳光的男孩,她跟她父亲从小到大都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她对她的父亲坦白了,那天晚上,她以为她父亲会骂她,像电视剧演的那样。

她父亲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听完她说的话,点点头:“你长大了,要好好保护自己。”说完抽了一根烟。

她突然感到害怕,余光处看到她那伟岸的父亲微卷的发丝中夹杂的几根乳白色的白发,那白色刺痛了她的眼睛,想要拔掉却迟迟没下手。什么时候,她说她感觉她的父亲老了许多。

那一夜,她和她的父亲都失眠了。

后来,她出去工作后,会常常回家陪伴她的父亲,可是,就在因为一阵子工作加班没有回家时,她的父亲因为生病住院了,她连夜赶去医院,但幸好没事,她告诉我,当时的她真的很害怕,怕失去了什么

就在昨天,她那谈了四年的男朋友在她22岁生日上跟她求婚,那耀眼的灯光下,身边朋友欢呼,她淡定从容拒绝了,因为她想到她的父亲。

就在今天,她打算跟我们说完话后,回去跟她男友商量,让她多陪她父亲几年。

送别她后,我一个人在走回家的路上深思:我不知道原来有一个那么粗心的男人竟然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如此细心,我也不知道除了母爱后还有如此深厚的父爱。我只知道以爱为名的所有爱都是伟大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故事文学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