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八国际:蔡元培给教授,蔡元培眼中的大事

蔡元培担任北京大学校长时,他从不让教授们去总务处领取薪酬,而是由他一一登门亲自“请安”。每月到了发薪的日子,蔡元培都穿着一身一尘不染的西装,再带两个助手,与他一起坐着马车前往。到了某位教授的宅府前,先由助手上前轻拍门环,蔡元培则站立一边静候,稍等片刻教授开门迎接后,他已在门口躬身作揖。又一起和教授进了厅堂,坐下后,蔡元培两手手指交叉放在膝上,微笑着褒扬教授新近发表的某篇论文,又不经意间转换了话题,亲切询问教授的饮食起居和家人的情况。不到十分钟的雅叙后,蔡元培起身再躬身作揖,然后离去。而就在双方短暂的叙谈中,薪酬已由助手悄悄交给了教授的家人,蔡元培直到离去,口中也绝不提及薪酬一事。

1916年12月26日,时年49岁的蔡元培担任北京大学校长。他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整顿教师队伍。他认为,教师群体的学术水平是一所大学学术水平的标志,“应从聘请积学而热心的教员着手”,坚持“学诣为主”的聘任宗旨,对于具有真才实学,教学热心,有研究学问的兴趣和能力的学者,不管他的国籍、资格、年龄、思想倾向,都应加以聘任。根据这一宗旨,蔡元培对北大教师队伍进行了充实和整顿,一方面辞掉了一些不称职的中外教师,一方面邀请学有所成、富有声誉的专家学者来北京大学任教。
对于聘任的这些着名教授,蔡元培都给予了不菲的薪酬,而在每月到了发薪的日子时,他从不让教授们去总务处领取,而是由他一一登门亲自“请安”。每次去,他都穿着一身一尘不染的西装,再带两个助手,与他一起坐着马车前往。到了某位教授的宅府前,先由助手上前轻拍门环,蔡元培则站立一边静候,稍等片刻教授开门迎接后,他已在门口躬身作揖。又一起和教授进了厅堂,坐下后,蔡元培两手手指交叉放在膝上,微笑地褒扬教授新近发表的某篇论文,又不经意间转换了话题,亲切询问教授的饮食起居和家人的情况。不到十分钟的雅叙后,蔡元培起身再躬身作揖,然后离去。而就在双方短暂的叙谈中,薪酬已由助手悄悄交给了教授的家人,蔡元培直到离去,口中也绝不提及薪酬一事。
“蔡校长对教授出乎意料的恭敬,将中华民族礼貌文雅的美德嘉行,应用到了极限。”说这话的是梁漱溟。当年梁漱溟投考北大落选,但他在《东方杂志》上发表的《究元决疑论》对佛学有着独到的见解,不仅引起学术界的关注,更为蔡元培所赏识,遂被蔡元培聘为北大的印度哲学教席。
梁漱溟说,蔡校长给教授“请安”送薪酬的礼仪,在他任北大校长的期间,一个月都没有落下,不仅使教授们深深感到蔡校长对自己的尊重,而且也展示了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摇篮的北大依然延续着传统文化中的美德嘉行,使教师队伍产生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和踏实感。

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跪射俑令人惊叹:虽经两千多年的岁月磨蚀,依然完整坚固、栩栩如生。何故?专家解读,重要原因是跪射俑的姿势低,其右膝、右足、左足三个支点,构成稳定性极强的三角形支撑上体。这种姿势使跪射俑在坑顶塌陷时,也能经受住考验。观跪射俑,引人联想深思:为人治校之道,当持这种低姿势的负重品格。

一天,蔡元培去给梁漱溟送薪酬,助手上前正准备拍门,蔡元培挥手阻止了他,说:“梁教授今天有事,我们改天再来吧。”说完,蔡元培就率先走了。

姿势,作为一种肢体语言,乃是一种态度表征,折射内心的观念。有什么样的修养、素质、品行,就有什么样的姿势。居高临下、盛气凌人、自负傲物者,其姿势低不了;修身克己、内敛谦逊、持重坚忍者,那姿势高不了。蔡元培先生当北大校长时,从不让大教授去总务处领薪水,都是他代领后,穿着一尘不染的西装,亲自登门请安。助手上前轻拍门环,蔡先生站立静候。教授开门,蔡先生已在门口躬身作揖。10分钟雅叙后,蔡先生作揖离去,薪酬已由助手悄悄交给教授的家人。这样的低姿势不是低三下四的卑躬屈膝,也不是低人一等的卑贱人格,更不是点头哈腰的虚伪做作,而是一种人生修养和境界操守。

回来的路上,助手不解地问道:“校长,我看梁教授今天也没什么事,你为什么不让我拍门呢?”蔡元培看了助手一眼,说:“难道你没有听见吗?梁教授正在教育他的儿子,那是大事,我们不能去打扰他!”

对于校长而言,低姿势能让学校走稳走好。

助手一听笑了,说:“校长,教育孩子不很正常吗?能算什么大事啊?”

校长低姿势,才能扎根校园。现今一些有了些名气的校长,常被邀请到各种论坛或学校传授成功之道,或被委以重任、付以重金在异地挂牌搞合作办学等。资源共享,无可厚非,但有的人却把自己的学校撂了荒,用很多时间和精力周旋于外面的各种会:有的成了空中飞人,蜻蜓点水一般讲座,有时又像极了歌星、影星,被人拥着签字、照相、留念试想,如果校长长时间脱离学校一线,精力不在学校,又怎能在关键时刻为学校发展做出正确决断?同时,校长和班子成员、师生之间的关系也会越来越疏离。因此,即便学校之前有再好的基础,也经不起如此折腾。再看这些校长奔波在各个论坛上的讲话内容,也因离学校现实越来越远,而多了些不着边际的论述和言之无物的大道理。其实校长本该是校园里的一棵树,只有把根扎在校园,接学校之地气,与师生共呼吸,才能枝繁叶茂。

蔡元培严肃地说:“在商人眼中,赚钱是大事!在政客眼中,晋升是大事!可在我眼中,教育孩子才是大事。”

校长低姿势,才能理好校园。很多校长抱怨学校不好管,其实管理的要义不是管,而是理。一位名校长之所以成名,决不是把学校管得好,而在于把学校理得好。成功的校长必有其独特的人格魅力:体恤师生,大爱无边,身先他人,严以律已这些与管大致无涉。然而,有了个人魅力还未必就能成为名校长,因为名校长必定有自己的一套办学理念。办学理念从何而来?研究教育,研究学校,研究学生,研究基于特定学校的办学之策这便是理。因此,作为校长必须放低姿势,勤于学习,敏于思考,勇于探索。只要校长能够低姿势,重视理,学校管理就会出现很多新质:比如调查研究若成为学校管理的一种基本手段,凡事便不再以下命令了事;学校自身的特点或校情成为校长首先关注的对象,办学特色自然就会呼之欲出;校长以极大热情去研究教材、研究学生、研究教学改革,因材施教就不再是一种可望不可及的理想,等等。

后来梁漱溟得知了蔡元培眼中的大事,不禁又对蔡元培多了一份敬仰。

校长低姿势,才能融入校园。常见有的校长背着双手走在校园,老师、学生遇见纷纷打招呼,校长微微颔首,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像巡视疆土的国王。不知道这样的校长看到了什么?而旁观者看到的是:他虽然走在校园里,却并没有融入校园。校长要保持低姿势,把自己当作普通教师中的一员,不仅走到教师身边,而且走进教师的心中,诚心诚意做教师的朋友。校长心理上要自觉低姿势,放下身段,蹲下身子,真正为师生服务。校长低姿势,比老师们踮起脚要容易、顺畅得多,也温暖得多。一万次价值观的说教,抵不上一个真实的行动。校长低姿势为老师着想、为老师服务了,老师也会低姿势为学生着想、为学生服务,从而实现低姿势的最终目标。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为之下,放下身段低姿势的校长,为之下的校长,也就是步入专业化的校长。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古典文学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