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等不到被打劫的孙女,小编爱你那件事和你至于

内容来源:小小说选刊

图片 1

图片 2

当医生告诉我没多长时间时,我只想知道还有什么必须做又没有做的。

“我说我要做你的女朋友,期限是一辈子。”

最痛苦,唯有生离死别

我跟村长说了扎西、梅朵和嘎玛。

“一辈子还没到头,我信守承诺,你也别放弃好不好?”

我请假回老家,已经两年半没回去了,奶奶打电话,说想我了让我回家待几天。我走到村口的时候,一个老婆婆,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问我:你见到我们甜甜了吗?我没答话。老婆婆接着问,你看到我们甜甜了吗?我摇摇头,她就又坐回石头上,手里握着一张照片。我赶紧回家了。

我跟校长说了诗歌和吉他。

一、

奶奶把准备的好吃的,都给我拿了过来,天气有些热,奶奶从冰箱抱来抱半个西瓜和勺子,我捧着西瓜边吃边听奶奶讲村里的故事,无非就是谁家的老人去世了、谁谁家的闺女嫁到隔壁村了,给我讲着这些家长里短,我突然想起那个老婆婆,我打断奶奶,问奶奶村口那个老婆婆是谁?奶奶神情暗淡下来,告诉我,那是贵刚娘。

我发微信给她。相忘吧!

7月16日,星期天。

“贵刚娘在村口干嘛?”也顾不得吃西瓜,我赶忙问奶奶。

太猝然了!我倒在支教的讲台上。从县城转院到拉萨,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拽紧吊在胸口的怀表,一波波痛楚迎面扑来。

农历6月13,宜嫁娶。

“哎,作孽啊”奶奶神情突然有些严肃和悲伤。贵刚和她媳妇儿,孝顺父母是出了名的,村里都拿他们当楷模。

此刻,手机震动,屏幕上颤抖着娘的号码。

苏湘昨天一晚上没有睡好,紧张得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奶奶,是贵刚不准备养他娘了吗?我记得贵刚和他媳妇不是挺孝顺的吗?”我晃着奶奶的胳膊,急切想知道答案。

我还没想好说啥。

睁眼闭眼了无数次,最后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时间已经3点多了,索性不再逼着自己去睡。

“好好好,我告诉你”我看到奶奶眼睛湿润了。

娘在那头呜咽:奶奶病危,快回来吧。

6点多的时候之前约好的跟妆师发来了微信:

贵刚和他媳妇儿,是卖菜的,自家种点菜,再去别的地方批发点,每天都去菜市场卖菜,贵刚每天早上三点半就出门,他要去别的县城,批发菜。媳妇则是四点,她去家里菜地收点菜,每天去地里之前,贵刚娘就去他们屋看着孙女甜甜,贵刚媳妇儿心里很是对婆婆感激,而且由于自己身体虚弱,就给贵刚他们家,生了一个孩子。贵刚和她今年都已经三十二、三了,婆婆从没埋怨过,每天帮他们带孩子,贵刚媳妇儿觉得婆婆年纪这么大,每天都帮他们带孩子,时不时给婆婆买件衣服,买些好吃的,平常婆媳关系很是融洽。贵刚他们一般五点半就赶到菜市场集合,然后卖到下午七点左右,尽管很累,妻子回家就想办法给女儿,做一些电视里,把饭做成各种卡通造型,贵刚陪女儿玩游戏。

我还是三年前见的奶奶。临别,奶奶让娘搀着,踉踉跄跄爬上村口的山头,在一棵苍老的苦楝树下,塞给我一块表,说:你要去远方,不知是多久?表里有奶奶的相片。想奶奶了,就打开看看。

“苏湘,不好意思啊,路上有点堵车可能会晚点到,你可以先把婚纱换上,我到了直接给你化妆节省时间。”

有天早上,贵刚和她媳妇儿在菜市场,生意正是好的时候,村里有人给他打电话,让他快回来,有人把甜甜抢走了。贵刚听到甜甜不见了,脑子一下懵了,拉着媳妇开车就往家赶,菜摊都顾不上让别人看着点。

奶奶病危如霹雳雷电,手机跌落,打翻怀表,奶奶的相片徐徐飘零,一行字印在相片的背面:宝孙,奶奶走的时候,一定回来送我。

“这个点也会堵车啊?”

回到家的时候,院里院外都围着人,支书过来和贵刚说,村里人已经开车去追去找了,来不及解释了,赶紧开车去高速入口,路上边走边说。开车的是邻居家一个小伙子,哪儿敢让贵刚开车。支书告诉他,你们刚走不久,孩子就哭醒了,一摸头,很烫,贵刚娘赶紧背着去诊所,在诊所打针,也吃了药,待了会儿,烧退了,才背着甜甜回家,回家的路上,前面一辆面包车,下来两个人,一个人抢甜甜,一个人拉着贵刚娘,贵刚娘摔倒在地上,头还磕到邻居门口台阶上,他们抱着甜甜坐进车里开走了,贵刚娘顾不得满脸血,一边哭喊,一边追,人往往在着急的时候,声音倒喊不大了,贵刚娘就倒在路中间,刚巧有过路的人,那人过来扶她。贵刚娘拉着那人的衣服,指着前面的车说有人抢孩子,然后晕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原来,奶奶的愿望每天都贴在我的胸前,我却一无所知。顿时,止不住的眼泪哗啦直流。

“好像是出了什么交通事故,我看到很多警察。”

一路上,贵刚和她媳妇儿什么都没说,贵刚一直打电话让朋友帮忙找人,贵刚媳妇儿呆呆的流眼泪,贵刚不知道怎么劝妻子,只是握了握妻子的手,其实他心里也很怕,邻居、朋友都在找,可是还没找到。火车站有人去找,汽车站也有人去找,邻村邻县都在找,警察同志在查着监控,目前都还没有消息。贵刚媳妇儿快崩溃了,在高速路口截车,哭着让他们交出女儿。

我在手术台上熬了十六个小时,医生说我活下来是一个奇迹。

“哦哦,好的,那我先换衣服。”

一天、两天,整整一周过去了,大家心里都明白,找回甜甜,希望渺茫。贵刚和她媳妇儿一直不放弃,在网上发帖子、寻人启事。也不去卖菜了,几乎不吃不喝,到处打听消息。坏事接连发生,半个月后的一天,贵刚娘被人抬着回来了,浑身湿透。原来贵刚娘,觉得是自己弄丢的孩子,心里难受,对不起儿子儿媳,现在孙女生死未卜,就想死了算了。贵刚跪在母亲面前哭,哭着娘,你怎么这么傻。夜里,儿媳过来了,端了一碗红糖水,她说了一番话,让贵刚娘再不想着寻死了。她说“娘,以后不能做傻事了,甜甜被人抢走,不是你的责任。怪我,怪我连孩子身体不舒服都不知道,如果当时知道的话,可能就是我和贵刚带着去了,那两个人看着有男人,也不敢怎么样了。娘,我和贵刚明天就开始出去找甜甜了,你好好守着家,不能让甜甜回来的时候,没有家没有奶奶”说完以后,俩人抱着哭到半夜,贵刚在门外捂着脸哭。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有个意念一直支撑着我我要回家,送奶奶出门。

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婚纱,苏湘又仔细检查了下,虽然之前已经检查很多遍了。

第二天一大早,贵刚和妻子背着简单的行李就走了,贵刚娘一边哭,一边扫着院子,她不能让孙女回家的时候,看到家里是脏的

母亲敲门进来喊她吃早餐,絮絮叨叨着嫁出去就是别人家媳妇,要怎么怎么样。

两年多了,村里都没有他们的消息,只是每隔两个月,贵刚都给他娘寄钱。贵刚娘每天都打电话,问,找到甜甜了吗?甜甜吃饱了吗?每次的答案都一样,还没有,快找到了,找到了就带甜甜回家了,娘,你照顾好自己。贵刚娘开始变的神神叨叨,每天都呆呆地坐在村口,看到人出村,就拿着甜甜的照片,跟那人说,留意一下我们甜甜,看到了抱回来,孩子还发着烧呢,医生说,下午还要打针。看到有人进村,就问你看到我们甜甜了吗?村里人都说贵刚娘疯了,打电话让贵刚回来,贵刚没回来,把母亲托付给妹妹。村里人不知道贵刚在外面过的什么生活,有人说,贵刚出去发财了,又生了一个孩子,不回村了。有人说,贵刚和他媳妇儿一直在找甜甜,一辈子找不到,一辈子不回来了。

苏湘心不在焉听着,匆匆吃完就跑进去换衣服。

过了几天,我回北京开始工作,奶奶送我到村口,远远看,贵刚她娘,坐在石头上。我走近后,贵刚她娘,笑着问我们,要出去啊?我奶奶告诉她,是啊,在家就待五天,赶紧要出去上班。贵刚她娘把甜甜的照片举到我面前,照片里,甜甜抱着玩具熊,笑得甜甜的。贵刚娘说,你如果看到我孙女儿甜甜了,你就把她抱回家,这孩子还发着烧呢,还要打针。我鼻子一酸,点点头。

二、

走了很远,回头看,依稀看到我奶奶和贵刚娘都在望着我。贵刚娘把每一个出村的人身上,都寄托着希望。她希望她爱的孙女,能早日回家。

换好衣服的苏湘,看到手机的三十几个未接来电,是同一个座机号码。

我心里希望甜甜早日被找回来,那些抢走她的人贩子能绳之以法。但是全国有那么多被拐的孩子,他们被找回的几率是那么小,可能他们回来的时候,都是人到中年,可能贵刚娘等不到那时候了。想到这里,我心里就像被石头压着。

还在疑问是谁,手机又响了。

表姐打来电话,表姐听奶奶说,我对此事很关注,甚至影响到我的心情,她说,奶奶那个故事有掺假,可是真实的故事,奶奶不会告诉我。我不解,问她,她却怎么都不告诉我,最后用我新买的包包成交了。原来奶奶告诉我的故事,有些是奶奶改编的。真实的故事是,甜甜早就找到了,当时那些人把甜甜抢走之后,就把甜甜的肾挖走了,可是手术的过程中,感染病毒,甜甜没撑过一个星期,就离开这个只待了三年的世界。贵刚媳妇受不了打击,就吞安眠药自杀,好在抢救及时。贵刚媳妇儿说,你救我一时,救不了我一辈子,你就让我走吧。贵刚看到媳妇儿眼里的决绝,和媳妇儿商量,看到两边父母年岁以大,再受不了打击,就谎称孩子还没找到,等找到就回家。贵刚提前在手机里录音,母亲一打电话,就是贵刚说,还没找到,不过快找到了,等找到甜甜,就回家了,娘,你好好照顾自己。贵刚全部存款都寄给妹妹和媳妇儿父母,他打电话让妹妹好好赡养母亲。等警察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自己吞安眠药离开这个世界三天了。

“你好,请问是苏湘女士吗?”

我握着手机,突然哭了。耳边响起,贵刚娘说,你见到我们甜甜,就把她抱回家。

“是,你是?”

“这里是第一医院,您认识陈亦南先生吗?”

医院?难得他发生了什么事?

“认识,他是我丈夫。”

“是这样,您先生前面出了车祸现在在我们医院,麻烦您过来一下。”

车祸!

“我马上来。”

没有换衣服,直接跑了出去,一路跑到医院,身上的婚纱引来经过的人注目。

“护士,我是刚刚送进来车祸的亲戚,他人在哪里啊?”

婚纱已经被灰尘弄脏,苏湘惊慌着看到经过的医护人员就问。终于问到地方,急救室的灯光还没有灭。

婚纱过长的裙摆妨碍着她走路,后知后觉下,借来剪刀把精心挑选的婚纱剪去了大半。

三、

苏湘不知道等了多久,手机一直在震动。

灯没有灭,医生摘下口罩出来,告诉她因为车祸可能需要截肢。

截肢?

“医生,非要这样吗?”

“很难保住,我们只能尽力,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

苏湘瘫坐在地上,他怎么能忍受自己不能走?

陈父陈母和苏湘的父母急忙赶到医院,看到的是脸色苍白如医院白色的墙壁一样。

“湘湘,医生怎么说?”陈母着急知道情况。

“医生说,可能要截肢。”苏湘近乎平静的表情下,声音是如沉溺水中,再无希望的人。

终于陈亦南被推出手术室,医生说腿保住了,但是可能对日常生活有影响。一番兵荒马乱下,苏湘送走了长辈们,自己留在了病房。

病床上躺着的那个男人,昨天还笑着和自己说话,现在却如此安静。

“陈亦南,你快起来,我们婚礼快开始了。”

有人礼貌的敲了房门,推开门进来,“嫂子。”

苏湘抬头看,是陈亦南的好朋友。

“阿林,你们都知道了?”

“嫂子,我对不起你。”

阿林拿出一个很久的怀表递给她,“如果不是我和他说,这怀表修好了,他不会出车祸。”

四、

苏湘看着躺在手心的怀表。

那一年,他们刚刚在一起的第一年。

苏湘带着陈亦南回到老家,乡下爷爷奶奶,现在只有爷爷住的地方。

“爷爷,这是陈亦南,我男朋友。”苏湘甜蜜着介绍。

苏爷爷笑得脸上皱纹都舒展开了,“哎呀,我瞧瞧,这孩子长得真好,你奶奶要是知道了肯定很开心。对了,丫头有东西给你。”

苏爷爷从屋里拿出一个古朴的雕花木盒子,打开来是一个老旧的怀表,翻开来一面是可以放照片,另一边的指针已经不走了。

“这是你奶奶留给你的,老太婆说要等丫头你带男朋友来的时候给你当嫁妆。”

苏湘愣住了接过怀表。

那天晚上,她靠在陈亦南背后,声音里是满满的落寞:“这个怀表我小时候见过,奶奶一直带在身上。奶奶说这是爷爷给他的定情信物,后来奶奶走了,我以为这个也随她去了,没想到。”

陈亦南转过身抱着她:“你奶奶肯定希望你可以和她一样幸福,湘湘这个怀表我去帮你修好吧。”

苏湘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嗯,我们可以像爷爷奶奶一样白头到老,对不对?”

他低头亲吻苏湘的头顶:“对,我会陪你一辈子的。”

五、

苏湘打开怀表,照片是他们的结婚照,她穿着红色的礼服坐在椅子上,他单膝跪地亲吻着她的手背,虔诚如面对着自己的女王。

另外一边传来指针滴答滴答的声音。

阿林说:“我陪南哥找了好久,总算是找到能修这个的一位老师傅,老师傅说,这个时间太久了可能修不好。南哥想把这个当作送你的结婚礼物,求了师傅很久,师傅总算愿意修理。”

“到昨天,师傅那边还没消息,我们都以为修不好了。没想到今天早上师傅打电话来说修好了。南哥车钥匙在我这,本来今天我开他车去接嫂子,南哥就叫我先陪他去拿东西。”

“因为怕耽误时间,他让我开快点,没想到路上有辆送货的大卡车突然出来。嫂子,是我对不起你,要不是南哥扑到我身上,现在躺着的应该是我。”

苏湘合上怀表,摇摇头:“不怪你,发生这样的事,我们都不想的。”

六、

医院的夜晚,伴随着消毒药水和缓慢的呼吸声,苏湘低下头亲吻着陈亦南紧闭的嘴角。

看着指针指向12点,苏湘拿出结婚戒指,套在他和自己的无名指上,低声道:“苏湘愿意成为陈亦南的妻子,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陈亦南,你是否愿意娶苏湘为妻?”

苏湘伸出手抱着他,“我等你醒来,回答我,是或着Yes,I do  ”

你说过,要一辈子的。

我还在爱你,我们这一辈子才刚刚开始。

我在等你,等你兑现承诺,陪我看繁花盛开,陪我到白头偕老。

下一篇:岁月不曾苍老我爱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故事文学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